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第12章 诡夜奇话:拙劣的故事 > 详细内容

第12章 诡夜奇话:拙劣的故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7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洗过澡后的小武闲得发慌,百无聊赖中他心血来潮,想要看点鬼故事来解解闷。

他打开了一个叫“鬼哥哥”的网站,上面不仅有长篇鬼故事,也有短篇鬼故事,这些短篇故事篇幅不长不会花去太多时间,最适合打发消遣时看。

然而看了数十个鬼故事后,小武越发觉得郁闷起来,原因无他——这些鬼故事实在写得不怎么样。

完全不恐怖不说,其中一些只是打着鬼故事的幌子写的既无聊又俗套的爱情故事;更多的则是开头写一大串与故事毫无联系的人物出身背景,接着又写一堆同样与故事无关的社会现状,末了才用两、三句话写鬼,一看就是为了满足有偿投稿的最低门槛而凑字数的垃圾;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故事则是逻辑混乱、前后矛盾,违背基本常识还错字连篇,连小学生写的东西都不如,却也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读者面前。

小武的心情变得糟糕无比,他正想关掉网页,正巧这时页面又更新出一篇最新的短篇鬼故事,标题叫做《恐怖故事》,作者却是佚名。

这是一个很平淡也很朴实的标题,照理说很难勾起阅读的欲望,但小武却莫名地对着标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兴奋地点开标题,结果发现这个故事除了一个标题外,竟然连一个字的内容都没有。

“我靠!这都能通过审核?这网站的审核编辑都是眼瞎的吗?”小武的怒火被这故事彻底点燃了,他忍不住叫骂一声,然后把这句话写在评论里发了出去,便关了电脑,愤愤地上床睡觉去了。

不知怎么地,平时一沾上枕头不消一会儿就能睡着的小武,今天却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的,却都是那个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的《恐怖故事》,怎么都挥之不去,这样折腾了半个小时后,小武实在受不了了,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登上网站,又打开了那篇《恐怖故事》。

稀奇的是,刚才还空无一物的内容,现在却多了一行字,写着“有什么东西在敲门。”然后就没了下文。

看着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小武哭笑不得,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夜晚下还是显得有些刺耳。

放着门铃不按,却偏偏喜欢敲门,真不知道有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小武一边嘟囔到,一边来到门口问道:“谁啊?”

没有人回答,敲门声在短暂地停了一会儿后,又响了起来。

“到底谁啊?”小武一边把手伸向门锁打算开门,一边凑到猫眼上向外张望,只见外面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门锁旋到一半时,小武突然想起一件事,吓得他闪电般地缩回了手。

他家的楼道里是装有声控感应灯的,而且灵敏的很,别说是这样的敲门声,就算是普通地上下楼,脚步都会触发,可为什么猫眼外面仍然是漆黑一片?要知道两周前物业刚进行过检修,声控灯坏掉的可能性很小。

“谁、谁啊!”小武紧张起来,质问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然而门外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在不断地敲门,而且敲门声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最后简直像是在疯狂地砸门一样。

小武更加害怕了:就算他家这层楼的声控灯真的坏了,这么大的敲门声,都已经足够触发楼上楼下的灯了,可再一看猫眼,外面仍旧是漆黑一团,一点光亮都没有。

要说整栋楼里的声控灯同时坏掉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况且对门那个平时自己在家音乐开得稍微大声一点就会立刻跑来叽叽歪歪抗议的邻居,今天却安静得出奇,任凭这令人难以忍受的敲门声响了这么久,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些反常的情况让小武慌乱不已,他不知道敲门的到底是什么人,甚至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不是人,情急之下,他找来了一把榔头,紧紧握在手中,一面站在门后瑟瑟发抖,一面声嘶力竭地叱骂着给自己壮胆。

这样僵持了差不多一刻钟之后,门外的敲门声忽地戛然而止,不过小武不敢大意,又在门后守了五分钟,见门外的确再没有动静了,这才心有余悸地回到了电脑旁,却发现那篇《恐怖故事》不知什么时候又更新了一行字,这次的内容是“在耳边的窃窃私语。”

在经历过刚才的敲门声后,小武变得有些神经质,一看到这行字,他心里一惊,连忙把鼠标移到关闭按钮上想关掉网页,但奇怪的是点击了多次后,网页却纹丝不动;他又去按电脑的重启键,长按启动键,关掉机箱电源,甚至拔掉了插头,然而电脑怎么也无法关掉,依旧死死地停留在那个《恐怖故事》的页面上。

就在小武惊恐万分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女孩子嘤嘤的哭声,那哭声最初还很飘渺,但很快就变得真实起来,仿佛就在离小武咫尺的距离。


12下一页

“什么人?”小武握着榔头大叫到,同时四处环视了一下,却连半个人影都没发现,这时,他又听到又一个男人的声音柔声道:“你别哭了,我变个戏法给你看看。”

哭声果然停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抽噎道:“什么戏法?”

“你看这盏灯,现在是白色的,我来把它变成红色。”

“好啊好啊,快变快变!”那个女声拍着手催促道。

把这段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小武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正当他犹疑不定时,无意中抬起头,发现天花板上的白色吊灯正散发着柔和明亮的光芒,而自己则正好站在吊灯的正下方。

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小武内心升起,他几乎是本能地向后一跳,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吊灯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几乎是擦着小武的鼻尖砸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后,化为了一地碎片。

让小武后怕的是,这吊灯明明并不是特别重的东西,天花板离地面也不高,可地板却被砸出了一个凹坑,可想而知,如果刚才小武没有避开的话,他的脑袋现在可能已经跟开瓢的西瓜差不多了。

“哎呀,失败了。”那个男声不无遗憾地说道,而那女声又开始嘤嘤地哭了起来。

“别哭了,下次我再变个更有趣的戏法给你看。”那男声安慰道,然后两个声音又渐渐变得飘渺虚幻起来,很快就听不到了,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

小武忽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些湿,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惊魂未定的他在愣了几秒钟后,忽地发起狠来,举起榔头把电脑给砸了个稀烂。砸完之后,他气喘吁吁地瘫坐在地上。

直到现在,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是真的,毕竟这些事情实在太诡异而又太超出常理了,可那一地的碎片和凹坑却在提醒他,刚才这一切都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小武想到了逃跑,却不知道该逃去哪里,更何况虽然敲门声已经停息,但天知道那敲门的东西是不是还在门外,他家又是住在十二楼,跳窗的话必死无疑。想来想去,小武决定报警,让警察来救自己。

他刚拿起手机,却骇然发现手机屏幕不知何时已经跳转到了《恐怖故事》的页面上,同时又更新了一行字,写着“奇特的来电。”紧接着,手机和家里的固话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

诡异的是,无论是手机也好,固话也好,来电的铃声都不是原来各自的铃声,反而是同一种音乐,那音乐尖锐刺耳,充满了凄厉悲凉的感觉,听得小武精神恍惚,情绪低落到极点,满脑子想的都是各种千奇百怪的自杀手段。

望着手机屏幕上那通红的未知来电显示图标,小武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用剧烈的疼痛让自己清醒过来,随后挥起榔头砸碎了手机跟固话,而来电铃声也随即消失了。

还没等他喘口气,原本关着的电视机突然亮了,又是自动转到了《恐怖故事》的页面上,又一行新的文字更新了——“镜子里面有古怪。”

小武赤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机,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沉默了片刻后,他再次挥舞起榔头,砸碎了电视机,一边踩着碎片,一边大声叫嚷道:“住手!不要再更新了!不要再来了!”

这样歇斯底里地发泄了一番后,有些魂不守舍的小武拖着沉重的步伐,机械地走进了卫生间,想要洗把脸冷静一下。当冰凉的水接触到脸庞后,清醒过来的他一个激灵——他家洗手台的墙壁上,正镶着一面镜子。

想到这儿,小武顾不上擦脸,颤抖着抬起头,却看到镜子上蒙了一层水汽,水汽后隐隐地照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鬼使神差地,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擦那水汽,抹了几抹后,现出了一个同样湿漉漉的小武。镜中的小武忽地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在小武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小武的手腕,然后死命地将他朝镜子里拽。

大骇之下,小武拼死抵着洗手台,另一只手牢牢地抓着洗手台的边缘努力抵抗着,可镜中的那个小武力气大得出奇,眼看自己渐渐不支,小武豁了出去,用手猛烈地锤击着镜子,一下,两下……当他的另一只胳膊已经被完全拽进镜子里时,镜子终于碎了,镜中人也随之四分五裂化作一堆碎渣。

逃过一劫的小武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大口大口起喘着气,然而刚休息了一会儿,却看到被他敲落到地上的一块比较大的镜子碎片上,竟然显示出了《恐怖故事》的页面,并且又添了一行字:“马桶里钻出来一只鬼。”与此同时,原本平静的抽水马桶里,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爬动声。

小武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慌忙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卫生间,才刚关上门,还没来得及上锁,就见一双干枯灰白的手洞穿了门板,一把箍住了小武的脑袋,任凭他如何用力挣扎掰扯,都无法逃脱。

随着那两只手越发用力合拢,小武只觉得他的头仿佛快被挤爆一般,鲜血从他的眼眶和鼻子里汩汩地流了出来,而意识也离他越来越远……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双箍住脑袋的手翛然缩了回去,只留下门板上的两个洞,而小武则软绵绵地滑落到地板上,再也没有了丝毫气息,在他那双凸起充血的眼睛里显示出了《恐怖故事》的页面,上面又更新了一行新的内容——“谢谢收看”。


上一页1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