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玩具熊的五夜后宫 > 详细内容

玩具熊的五夜后宫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一)邮件

七月一日 天气晴

傍晚,我在家记下日记。

今天真是无聊的一天,没错,感觉就是前一天的复制黏贴。不过作为一个上班族,可能每个人也都是和我一样,不断地重复着没一个日日夜夜,每一天也都是前一天的循环往复。

不过似乎是有一只我锁看不见的大手,正在悄悄推动着命运的齿轮,让看似平常的一切似乎又在静静地改变着。

今天,我收到了一封挂号信。没有寄件人的地址,只在收件人上写着我的名字。

平时负责我们这一片的快递小哥并没有一如既往地到来,把邮件放到我手上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宽宽的下巴,略微有些单薄的身形。他戴着一定帽檐很长的鸭舌帽,并且把它压得很低,遮住了眼睛,让我看不到他的全貌。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而且并没有带快递三轮之类的任何交通工具,似乎他来的目的就是给我自己送这封邮件。

他也几乎没有跟我交流,甚至电话都没打,只是我在下班离开办公楼的时候,当我从他身边经过,他操着沙哑的嗓音,问道,是金攀吗?

虽然对他的行为感到怀疑,但是终究不是上门投递,何况我也不是女生,所以我也没什么顾虑地收下了邮件。

看到我结果邮件,他也就直接离开了。

我打开了邮件带。

邮件带里是一封信。我草草扫视了一遍,信的内容大致如下:

金攀兄,我是庆珍,前日我生意周转不开,承蒙你信任,借我资金周转,现我已度过难关,念你之恩情,故此邀请你来吾地游玩以回报,并归还所借之资。

夹在心里的还有一张车票,车票上赫然就是我的名字。

如果是平时我可能根本不会管这种邮件,不过这次我觉得不能小觑,毕竟是要还我钱,究其原因我也并不富裕。

这个庆珍是我大学的时候一个同学,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各奔东西,我老老实实成为了一个打工者,而他在魔都上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理论上来说他的发展要远胜远胜于我,可是据说因为经营不善,欠了一些外债,后来他不止怎么的就联系上了我,希望我帮助一二,由于我们在大学期间关系很好,出于无奈,或者说碍于面子,我拿出了一部分积蓄借给了他。当时所想的就是给出去,估计也要不回来了,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又发达了。


1234567下一页

(二)车

七月二日 阴

我现在在火车站记下日记。

在我接到那个邮件以后,也未向领导请假,估计即使请假了也未必会允许,所以也不用多此一举了。

自从毕业以后已经快十年了,我依旧是孑然一身,也再没回到过上海,这个度过了我大学时光,或者说我们所有青葱岁月的地方。

关于上海的回忆,很模糊,也没有多少留恋,所有的快乐悲伤,似乎都毫无意义,因为白驹过隙,时过境迁。

当我到达上海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傍晚八点钟。我现在在来接站的车上记下日记。

我根本没想到庆珍已经发达到了这种地步,在我刚下火车不就,就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没有显示号码归属地。在我还在犹是否接听的时候,电话突然就接通了,现在手机都有拿起接通的功能,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无意中抬起了手机。

来接我是一个大叔,全黑的汽车,没有挂车牌,大叔把车停在我身边,没有多余的话,只是询问了一句,金攀先生吧,上车吧。

全程那个大叔都没有看过我,脸上似乎都没有表情,漆黑的墨镜遮住了大半的面孔,我也不好意思就明显地去窥视他。

我坐在了后车座上,副驾驶还需要系安全带,坐后面也省去了很多麻烦。我刚上车,车辆就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飞驰起来,但是很诧异的,车内一直很平稳,外面的环境飞快地倒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低头写日记的时候,前面那个大叔似乎一直在搁着他那似乎令人致盲的厚厚的镜片从后视镜里审视着我。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三)第一夜

七月三日 中雨

凌晨三点,我在别墅客房中客房中记下日记。

我从梦中惊醒,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滴落在床上,在床上留下水渍,刚刚的的噩梦依旧历历在目,梦中一个破烂的玩具熊表情悲伤地看着我,“金攀,救救我,救救我!”它的双眼流下两行血泪,声音沙哑。“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救你?”我对玩具熊说着。玩具熊没有搭理我,只是不停地哭泣着哭泣着,那个声音不断传来,我从床上猛然坐起。

当我昨天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临近十一点了,很偏僻的一个地方,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中耸立着一座别墅。很难想象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地方,又或者说,这样的一座别墅,到底价值几何。

开车的大叔并没有和我一起走进别墅,而是直接驾车离去了。

我并没有见到庆珍,接待我的是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很职业的微笑,得体的西装,他解释说庆珍最近身体有恙,所以已经早早睡去了,而他吩咐过等客人们到来以后直接安排我们就餐,明天会来接待我们。

至此我才知晓,原来庆珍邀请的不只是我自己。

在饭桌上,我看到了三张熟悉又带着带着几分陌生的面孔,有些人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其中一个是我们大学时候的班花,还有一个是睡在我下铺的杨忠。另一人,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印象。很难想象,庆珍居然能请到班花,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庆珍是我们一个寝室最木讷的,不怎么说话,只要是女孩子和他说话,他都是羞涩地笑笑。

管家面无表情地一道一道菜地端上桌,饭厅装饰考究,似乎价值不菲。

他们三人在不断地诉说着自己的生意或者工作有多么多么成功,当他们询问到我的时候,我只能尴尬地笑笑,似乎在这几年的分离之后,我们再也无法融入到一起。

当饭局结束已经到了近一点钟,管家带着我们走到一排客房,并且把我们分别领到了各自的房间,我住在杨忠的隔壁,拒绝了杨忠要聊聊天的邀请,毕竟已经是深夜了。

房间装饰似乎有些偏欧式,很华丽,又有些或多或少的古风。

我没有心情去研究这些装饰,反正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我根本做不起这种装修。

我直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在床上辗转反侧很久,我都难以入睡,总感觉若有如无的有一个眼神一直在看着我,我从床上猛然坐起,在正对着床的位置上,一排排壁橱的中央,我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泰迪熊玩具,他那纽扣做成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床上的我。它那有些滑稽的笑容,在从窗户中透过的月光到照耀下,显得有些邪恶。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被自己的妄想吓了一跳,我走下床,我玩具熊翻了一面,背对着我。

然后我在迷迷糊糊中睡去,直到刚刚被噩梦惊醒。

上午,我在书房记下日记。

早晨,我们没有如约见到庆珍,管家解释说早晨在我们起来起来之前他就被私人医生带去医院做检查了,所以没能接待我们,并且留话让我们自便,并且向我们致歉。

吃饭的时候加上我也只有三人,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同学居然也不在,我询问了住在他隔壁的班花,班花说从早上起来就没有看到他,但是毕竟不是很相熟的人,我也没有更多地过问。

食物非常精致,全都是我叫不上名字的一些食材,但是由于昨天夜里噩梦,让我胃口不是很好,几乎没怎么吃。杨忠和我有一句每一局地聊着,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搭话。从和他的对话中我知晓,在前段时间庆珍公司资金紧张的时候,也曾向他寻求过帮助。

班花依旧明艳动人,我依旧没有记起她的名字,并且又不好意思直接询问。

吃饭期间,管家一直站在桌边,对于我没吃这一点,他似乎有些不高兴。

吃完饭后,管家询问我们是否要出去,如果要出去可以帮我们安排司机。外面雨很大,我是没什么心情出去闲逛的,我只想拿回我借出去的钱,因此拒绝了,杨忠也表示下雨天不想外出,班花似乎心情很好,在和管家沟通以后离开了。

这之后我在别墅里闲逛,这间别墅真是超乎想象的大,书房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图书馆了,书架上陈列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书籍,这些书以各种文字撰写,有的甚至还有很古老的那种线装书。

大多数书上都积压着浅浅的灰尘,似乎很久没有动过了,这个管家似乎很不称职,没有做好保洁。

但是有一本书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有一种感觉,冥冥中似乎它就在等待着我的翻阅,与其他书籍不同,它上面几乎一尘不染,似乎经常被翻阅。

我查看了这本书。

这本书上记载着很多晦涩难懂的文字,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是拉丁文。

我想用手机去查询内容,很遗憾,没有信号。

书的扉页是一张图片,图上是一个六芒星挚爱,在六芒星阵的五个角上是五个以大字型站立的五个人,而在顶角上,是一个剪影,胖胖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似乎是一个玩具熊。

傍晚,我在客房里记下日记。

雨依旧在下,班花没有回来。整个别墅都蒙上了阴影,下午我在客房里看电视,信号依旧不好,电视画面在跳动了几次之后,变成了一片雪花。我本身就是一个修理工,出于职业本能,我开始检查后面的线路,令我很意外,有很多线子居然延伸到了墙里,而墙壁似乎被动过,有很多裂纹,我拽动线路,那块墙居然应声垮掉了,在墙壁的另一端,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

我逃出了房间,叫声惊动了杨忠还有管家。

那具尸体是那个消失了一整天的那个我记不住名字的同学,他浑身缠满了线路,血肉模糊,电线紧紧地勒在他的肉里,而在他的旁边,赫然是一个有些陈旧的玩具熊。

我想要离开,毕竟不能为了钱丢掉性命,现在我可是和杀人凶手同出一个房间。可是得到的消息令我很失望,没错,由于连续不断的降雨大风,离开的路上被倒下的大树隔断,而且由于大于,火警也无法及时处理。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四)第二夜

七月四日 大雨

傍晚,我在客房里记下日记。

在发现那个同学死去之后,我和杨忠都换了一个房间,而那两间客房也被管家锁了起来。

管家的表情依旧冷冰冰的,好像死一个人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完全看不出他那紧绷的脸上有任何情绪波动。

在我更换的那个信房间的壁橱上,也放置着一个玩具熊,咖啡色的鬈毛,直勾勾的眼神,我有些神经质地把它取下来塞进了床底。

昨天夜里我几乎彻夜难眠,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一个玩具熊 冲着我呵呵呵地冷笑,而前天夜里那个破旧的玩具熊依旧在喊着救救我,只不过这次,他痛苦的神情中,似乎又多了一分邪恶。

每次惊醒,汗水都浸湿了床单。

雨更大了,即使别墅的隔音很好,雨声依旧不断冲击到我的耳朵里。

我真想就此冲到雨中,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可是我知道,这没用,我能做的也就是等待。庆珍没有出现,班花也没有回来。

白天,我一整天都和杨忠待在一起,他一直在瑟瑟发抖,询问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管家依然很冷静,在杨忠一再的询问下,我有些歇斯底里地质问那个管家,庆珍到底在哪,还有我们社么时候能够离开。

“道路损坏,先生暂时没法回来,等雨停了两位客人就可以离开。”管家依旧冷冰冰地回答着,哪怕面对我的咆哮和训斥,他依旧保持着那职业般的微笑。

一日三餐依旧准时,依然是我不认识的食材,这次吃饭就只剩下两个人了,由于死了一个人,我们都没什么胃口,浑浑噩噩地就离开了饭厅。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五)第三夜

七月五日 大雨

凌晨,我在一阵敲门声中惊醒,迎面就看到了玩具熊那诡异的无神的目光,不知道是谁居然又把那个玩具熊放回了壁橱的原位上。

我心惊胆战地打开门,门口是穿着短裤短袖的杨忠。他浑身湿透了,水滴从它身上不断滴落,“金,金攀……”他神情恍惚地喊着我。

班花找到了。没错,是找到了,不是出现了。

据杨忠说,他半夜睡不着,就想去别墅的市内泳池里游泳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在泳池底部,他看到了班花的尸体。整个都以为泡得发胀了,绑在一块石头上,防止她浮起来。

杨忠说他当时吓坏了,根本没有敢认真看,不过根据他的描述,可能校花已经死去一天以上了。

我终究没有胆量去查看,据说管家已经把她打捞上来了。

接下来的一天,我和杨忠一直都待在一起,他的精神似乎都已经崩溃了,说话也战战兢兢的,稍微的风吹草动都让他魂不守舍。

晚上,我们睡在了一个房间,他的状态很不好,我把床让给了他,自己睡在了地上。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六)第四夜

七月六日 大雨

凌晨的时候,我从梦里醒来,床上空无一人。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似乎从没有动过。我没有感到多少惊讶,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了。

壁橱上那昨晚被我从窗户扔出去的玩具熊又回来了,他的呆滞的眼神似乎在嘲笑我。

早晨,我离开房间,管家就站在我的门口,他的手上拿着一直玩具熊,玩具熊的手上拴着一个平安符,如果没记错,昨晚睡觉前,杨忠曾经对着这个平安符许过愿。

之后,我再一次去查看了那本书,上面晦涩难懂的拉丁文,在我看来仿佛全都是恶魔的诅咒,我胡乱翻看着,没有任何能看懂的地方,管家一直跟在我身边,似乎是在监视着我。

他一直冷漠的脸上此刻似乎是多了几分嘲弄。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七)第五夜

七月七日 大雨

我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记日记了,在这一天里,我感觉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有几次,我睁开眼睛,看到的双手都是一对毛茸茸的玩具熊的手,管家开始对我寸步不离,而且只要我合上眼睛,就会看到四只残破的玩具熊对我阴恻恻地笑着,“来吧,快来吧,和我们到一起来吧……”在他们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黑影,我知道,那一定就是那本书上的那只玩具熊。

我有些麻木地看着他们,已经感受不到恐惧,我在精神尚且存在的时候依旧记下了这些,也许下一刻,我就

(完)


上一页1234567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