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鬼姐姐招亲记 > 详细内容

鬼姐姐招亲记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8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大家快来看呀!招亲了,招亲了。”

地府,鬼大爷的府邸前今天变得非常热闹,这里要是平时一般鬼魂都是不敢过来靠近这里的,但是如今却是不同了。因为鬼大爷觉得自己的女儿也大了,应该是时候找一个如意郎君了,所以,他才这样大张旗鼓,把场面搞得这么隆重。

按照告示上面所说的内容就是比武招亲,所谓比武招亲也就是和人间所看到的一样,如果最后谁能够成为冠军,那么他就有机会迎娶为妻。

这个比武招亲的活动也是临时举办的,在之前并没有猜到他父亲的想法,所以当她从外面回到自己的府邸,看到门口上所贴告示时候,她心里忽然间大怒,连忙把告示撕掉,冲进了鬼大爷所主事的大堂之中。

鬼大爷见到女儿怒气冲冲地迎着他走了过来,心里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但是身为父亲,特别是像他这样武功盖世的人。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能够找到一个强者托付终生,他并没认为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于是他连忙喝道:“你个女儿家,不好好学习一下礼仪,整日疯疯癫癫的,这是成何体统呀?”

“爹。我不想嫁,那个招亲告示你给我撤了。”并没有理会正在生气的鬼大爷。在她看来,婚姻大事这事情非同小可,好歹也应该由自己做主才是,又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呢?纵使那个人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行,所以当鬼大爷这样去骂她的时候,她还是很强势地顶了回去。

鬼大爷是个食古不化的老鬼,听了的话后,他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居然还敢顶自己的嘴,于是,他连忙来到近前甩了她一巴掌并且喝道:“你这混账,婚姻之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但不听话,还敢顶嘴?你这是置孔大圣的礼义廉耻于何地了?”

“孔大圣算个屁呀?不管如何,我就是不嫁,要让我嫁可以,除非你让我死。”

说完,也不管鬼大爷的反应如何,连忙掉头向府邸的门口冲去。

暴怒中的鬼大爷见她连孔大圣也敢侮辱,心里对她实在是失望透顶,但是他已经放出话去,要让各个鬼魂相互竞争来娶她,如果现在就放她走了的话,恐怕自己就会失信于大众,导致他在地府的信誉大打折扣。

想到这里,他气得牙根痒痒,向左右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把她给我捉回来?”

“是。”

地府地位等级森严,左右得令,唯唯诺诺的答道。他们也不敢耽搁,连忙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从府邸的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给包围住了。

不得不说,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她在众多鬼魂的包围下如入无鬼之境,那些鬼魂下属被她打得落花流水,分不清天南地北。

没过多久的功夫,她已经闯到了门口,眼见就要从府邸里冲出去,鬼大爷再也坐不住了。他连忙从座位上跃起,趁注意力还在手下身上的时候,一掌向她后背打去。

“噗……”在这一击之下,感觉自己五脏六腑仿佛被一股巨力给震散了一样,一口黑色的鲜血狂喷而出,把地面也给染黑了一大片。

鬼大爷见状,忽然间愣住了,虽然没有听他的话,但这好歹也是他自己的女儿,自己如今出手伤了她,心里顿时懊悔不已。他正想着要冲过去查看她的伤势如何,但在自尊心的作祟之下,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冲过去。

她没有再去看自己的父亲,此刻的她心如死灰,木然地打开大门向府邸外走去。

府邸的大门前围着很多鬼魂, 他们看到她如今这般模样,再一联想到刚才府邸里面闹出来的动静,心里已经弄清楚了是什么样的情况。

虽然他们觉得此时的看起来受伤极重,心里非常同情她。但是,他们都非常惧怕鬼大爷的威严,所以没有谁敢前去帮助她。

鬼大爷见门外众鬼的反应,心里急得直骂一群废物。

鬼大爷的这个想法自然并不知晓,她冷眼看着围观的这些鬼魂,心里冷笑连连,便沿着门外其中的一条路走了下去。

她的精神萎靡到了极点,似是一张薄纸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但顽强的她并不在意,她只想离开这个对她来说像是一个牢笼的家。

走着走着,不知已经到了哪里,她再也支撑不下去,晕倒在街上。

“咳咳……”酒楼一间破旧的屋内,传出来一阵咳声。

她吃力地从床上爬起,缓慢地走出屋外,只见有一个年轻的鬼正一边熬药,一边手捧着一卷“得道经”在认真地研读着。

她正准备向前去过去和对方攀谈一下,岂料身体实在太过虚弱,没迈出几步就已经摔倒在地。

年轻鬼魂听到动静,便转过头来,一见是她,连忙走了过来扶起了她,说道:“姑娘如今伤势还没全好,还不宜走动,就让小生扶你进去吧!”

“小生名庄子,姑娘不必太客气。”年轻鬼魂笑了笑,然后出屋把药端了上来,说道:“这是治疗内伤的药,姑娘你还是喝了吧!”

她的这种想法庄子自然不知道,于是庄子又向她询问了她为何受伤的原因。

庄子听后并没有为她打抱不平,反而笑了起来。

才刚起来,庄子便又把她按了下来,不急不慢地和她解释道:“你父亲之所以打你并不是因为他不疼你,相反的,他就是因为太疼你了,所以才会出手打你。”

庄子继续说道:“这样吧,你先在这里住一晚,等明天早上我就叫你家人过来接你回去。”

“啊?不不,千万不要。”笑声戛然而止,的头摇得像个泼浪鼓似的,显然对于回家这事非常抗拒。

“我明天就要走了,总不能也把你带着吧。”

庄子并不知道她的想法,以为她是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安心养病,然后自己就退出了房间。

到了第二天一早,鬼大爷果然来了,不过这一回鬼大爷像是变了样似的,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样整天板着一张脸一样,知道这都是庄子的功劳。

一想到庄子,她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会,发现没看到庄子在,她心里有些焦急,于是向鬼大爷问道:“庄子呢?”

鬼大爷本来正在向她道歉,见她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反而问起庄子的下落,突然一愣,但是他还是老实地指了指外面。

二十年后,一本逍遥记在地府问世,引起巨大轰动,庄子由此也变成了道家继老圣人之后最伟大的创始人之一。

不过庄子和并不知道这些,他们那时候正归隐在深山之中,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