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为爱掩盖犯的罪之鬼前夫 > 详细内容

为爱掩盖犯的罪之鬼前夫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5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电话铃声响起。

“报告朱sir,21:45五里国道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编号626。”

“立刻封锁现场。”我放下电话。

“小张去把五里国道的监控录像拿来给我……其他人跟我走!”我拿起外套坐上车离开警局。

10分钟后抵达了现场。

“我是重案组朱舜。”我拿出我的证件。

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在车内响起,我走向了外观已经破损的车子,身后一双血肉模糊,又冰冷的手突然间抓住了我:“阿舜,救救阿娟…货车底下在不快点她就不行了。”

我吓了一跳,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个浑身血迹,看不清面貌的男人是谁?他的声音很熟悉,陈轩吗?我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去考虑。

“你…你伤的很重…如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别管我了……阿娟要紧…一定要救她!”陈轩的声音越发的沙哑。

“把货车给撬开,我妹妹可能在里面…快啊。”我几乎有些在咆哮了。

“朱sir,车底下真的有人。”警员非常卖力。

3分钟后,妹妹好在卡在了缝隙之中,被救出来,还有呼吸:“快点送医院!”

我在转过身去已经没有陈轩的身影了,我前后左右的看都没有,我拉住编号626急切的询问着:“事发后你有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相貌清秀的男人吗?他伤的很重,你知道去哪了吗?”

编号626愣了愣,回想了一下:“朱sir,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但是事故之后就已经送往医院了,而且刚才我看你一个人不知道怎么了…表情…浮动很大……朱sir你没事吧?”

我的瞳孔颤抖了一下,用手撑着额头,额头冒出了少许的汗,我一个人吗?

那刚刚……我不敢往下想,冷静,我要冷静,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朱sir,你怎么了,脸色很差!”编号626担心的看着我。

“我没事!”我甩了甩脑袋。

“那我和你汇报一下事发经过,根据情况调查这是一起意外事故…这辆黑色小车由于刹车失灵与弯道驶来货车相撞,车身严重损坏…女伤者也就是你的妹妹,由于猛烈的撞击…被甩出车外。”编号626汇报道。

小张急急忙忙的跑来:“朱sir,我接到医院的电话…听说男伤者10分钟前送去医院的路上心跳突然停止了。”

我很震惊,陈轩死了!那么刚刚真的是鬼吗?太荒唐了,明明妹妹已经和他离婚了,为什么又会在同一辆车里呢?

我跟着去了医院,三个多小时候,我干坐在急诊室外头,灯灭了主治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我走向前。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头部受到了撞击……处于昏迷的状态,过会我们会将病人送到病房里。”

事后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爸,阿娟出车祸…现在在人和医院,医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你和妈先去看她的情况,有什么事在打我电话……关于妹妹的车祸有很大的问题……我要查清楚,先不说了。”

我挂了电话,走廊拐角我隐约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陈轩是你对吧!”

我一路追过去,到了尽头又消失不见了,到底想怎么样?

我离开医院,妹妹没事,我立马回到了警局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拿起电话:“小张把监控带给我……还有通知陈轩的家属来……认尸。”

播放监控录影带,事发前陈轩驾驶的车在半路上停下来过,陈轩站在车门外抽了大约两分钟的烟,随后又上车,开驶弯道的时候显然有闪躲货车的意思,但是车速并没有减下来,而且最后一下明显是故意要撞上去,到底制造车祸的动机是什么?

播放器突然死机,录影带弹了出来,我皱起眉头,再播放了一次居然空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意外事故!”我黑着脸巡视了办公室一周

陈轩渐渐的隐现在我的面前,那惨白血迹的脸,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阿舜,求你不要再查了……就当是意外!”

“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句意外就可以了吗?怎么和你家人交代,你想掩饰什么吗?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是警察,我就必须找到真相……就算你现在是鬼,也别想妨碍我…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查!”我甩门就走。

门自动开了又关上,陈轩响前拉住我:“不要查!”

“如果你在纠缠,我就请人做法了!”我瞪着眼睛甩开他的手。

“朱sir,你一个人在说什么了?”小张一脸疑惑。

我挠了挠头发显得尴尬:“没什么,今天蚊子特别多,嗡嗡的响……”

“对了,小张把车钥匙给我!我要再去一次现场……这起事故等我回来你在重新让编号626理一份报告上交!”接过钥匙后我就走了。

上了车怎么都发动不了,我不爽的啧了一声:“够了没有?”

车门被开了,我从口袋里抽出烟来,点燃了:“你不是鬼吗?不是可以穿墙什么的?这里有监控……让我同事看到可是会吓一大跳!”

“那是电视里才那么演的,你以为什么鬼都可以穿墙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拜托你不要再查下去了!”陈轩的表情很为难。

我拔出车钥匙:“不要妨碍我!”

我跑着出了警局,拦了一辆计程车:“麻烦你去五里国道!”

我一转眼又看到了陈轩坐在我的旁边,我铁青的脸:“你小子要缠到什么时候!”

司机转过头看着我,那眼神就像看到神经病一样。

现场还保留着,我带上手套,打开还残留的半个车门,黑乎乎的一片,我拿出手电筒,检查了一下刹车,明显是人为故障。

先前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徒手更不可能,那么弄坏刹车的工具一定还留在车里。前前后后摸索了10来分钟,没有收获。

我的手压到了副驾驶的座位,有些凹凸不平,我用手掀开坐垫,一把扳手藏在里头。我拿出紫外线,上面残留了指纹,取回去验证之后自然清楚了。

我拿出光纸在扳手围了一圈,取下来放进口袋。

我才刚一下车,扳手就飞了起来:“陈轩,你想干嘛?”

“就算得到答案……你一定很难抉择!”陈轩伸手将扳手扔下了国道边深不见底的山间。

“你这么想方设法的阻拦我……就是为了掩盖这些!你觉得你的死值得吗?”我开始质问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陈轩一说完话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我把光纸上的指纹拿去验证。

“朱sir,光纸上的指纹确实与你妹妹的吻合!”小张拿着报告单子走来。

“我知道了,你去做事吧!”我凝重的站在窗边眺望着远处。

我的手重重的捶打在墙壁上,阿娟真的是你,那么一开始你就想和陈轩同归于尽吗?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我彻夜不眠,脸上长出了胡渣,陈轩也没有在出现过。

第六天,我踏进了妹妹的病房里,空气里布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她憔悴的脸静静地坐在床边。

“为什么要那么做?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活着?因为陈轩把希望留给你了!我想了好几天…即便你是我妹妹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我哽咽着。

“哥,错的是他,既然他还爱我,我也爱他,为什么不和我复婚?我恳求过他好多次,他就是不答应……为什么要挑战我的极限……”阿娟有些抓狂。

我忍无可忍打了阿娟一巴掌:“当初是你硬要离婚,为了另一个男人抛弃陈轩…那个男人现在抛弃你了,你就想回到陈轩的身边,那你也没有必要用极端的方式…你是在报复那个男人还是在报复陈轩……”

“陈轩就站在我的身边,他让我转告你,不复婚的原因,是有一天你还会厌倦他,比起他爱你,更想给你自由,他不想束缚你,只要你快乐什么都好。一段破裂的感情是回不到最初的模样,他不怪你,只怪他没能把他的心情表达给你……忘记过去,过属于你的生活吧!这就是他的意思。”我默默的复述了陈轩的话。

“你说谎,这除了我没有人…连你都要逼我吗?”阿娟拿起桌上的东西摔在了地上。

我一个不留神阿娟推开了我,打开了窗户,站了上去:“都是骗子…骗子…”

一阵风吹过阿娟的发间,阿娟感觉有人在身后拥住了自己,那一闪而过的模样,阿娟止不住的眼泪,耳边温柔的话语:“没有人在骗你,是你自己骗自己!醒醒吧,活下去……我的死亡就到此为止…不要在让其他人伤心了,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阿娟心一阵揪着疼,刚要伸手触碰陈轩就像风一样的消失了。

阿娟回到了地面抹了一把泪笔直的伸出两只手:“哥。”

我咬紧牙关替阿娟带上了手铐。

别一念之差做让自己后悔,又伤人伤己的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