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祭祀之复仇 > 详细内容

祭祀之复仇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阴暗的冷风吹动着整个京城,空荡的街道犹如死寂一般,一个黑影如风一般穿过所有的屋檐,跳进了寂静的皇宫之中。

张虎慢慢的拿下面罩,警觉的向四周察探,发现硕大的皇宫没有一位士兵巡逻,安静的出奇,甚至可以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张虎从屋檐上跳到地面下,他来到的地方不是别处,而是皇上就寝的宫房。

他的脚刚落到地面,一阵冷风突然吹来,卷起他的衣角微微扬起。

冷风吹得他很不舒服,脖子一直在发凉,像是有一具冰凉的尸体倒立在张虎身后,抵着他的脖子在呼吸。

张虎没有时间多想,他想需要尽快的完成任务,要不然被人发现很有可能命送皇宫,牵连很多人。

他来皇上的房间是,察看病入膏肓的皇上是否还活着,还兼具着随时杀掉皇上的准备,委托他的人正是皇上的弟弟,当朝吴王爷。

三个月前,皇上突然得了一股怪病,全身几乎瘫痪卧床不起,就当所有太医束手无策之际,突然来了一位带面具的巫师。他用了一种特殊的方式,让昏迷不醒的皇上突然睁开了眼睛,这名巫师也被皇上提拔成了国师,专治皇上得的怪病。

张虎听到吴王爷在宫中的线报大吃一惊,因为他得知国师用人心熬汤,让深睡的皇上喝完之后醒了过来,可是皇上身上的病却没有根除。

如果让皇上彻底摆脱病根,国师还需要一件药引方可治好皇上的病,皇上无法忍受疼痛,于是开口答应国师的要求。

但是让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药引是要一千位孩子的鲜血方可练成。

皇上听到这一开始犹豫了,可是身体上的疼痛最终,让他不得不去做这件事,因为他只想全力的活下来。

而张虎是京城最有名的捕快,认为皇上做这件事特别的荒唐,因为他在道家学术上学过,只有阴兵可以借命,乱杀人只会折寿无法超生。

城中几乎每一位人家的孩子都被抓走了,国师也整天陪在皇上身边帮他缓解疼痛,整个朝中大事一夜之间全成了国师说的算。

张虎叹出一口气,不在思考皇宫发生的怪事,只要他进屋确定皇上已死或者杀掉皇上,吴王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即位,可以解决天下大乱的局面。

张虎慢慢的把力聚集到手中,想要静悄悄的打开门,可突然耳边传来凄惨的歌谣,尖细的声音空洞无比,瞬间围绕在张虎的耳朵之中。

从小在道馆长大张虎来说,他可以清楚的断定这不是人的声音,他敏捷的跳到房屋柱子旁大石像后面。并且探出一双眼睛观察周围的情况,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

接下来张虎看到的场景大吃一惊,四位高脚鬼(阴兵)撑着破伞走了进来,每一位高脚鬼用长布盖着脸,嘴中发出相同的凄凉歌谣,动作几乎一致。

只是张虎第一次见到阴兵,已经渗出了一身冷汗,但是他可以确定一点,屋子里面已经有人死了,阴兵借路,阳人回归。

他一开始以为屋中的皇上驾崩了,这四位阴兵是来接皇上的,可是看到阴兵站在门前迟迟不敢进去。张虎察觉出屋子里面的情况,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阴兵围着宫房转了一圈,歌声唱的明显更加响亮凄凉,可以清楚的告诉所有人,这是阴兵唱的《断魂肠》,目的是为了吸引人的魂魄,为了让死者的鬼魂不乱跑。

可是张虎一直想不通一点,一般鬼差就可以接死者的鬼魂,为什么会来四只高脚鬼?

高脚鬼一般在阴间管理次序,很少会出阴间跑到阳间接鬼魂,纵使是皇上驾崩阴间也不用派四只高脚鬼来接,只要来一位高脚鬼就是皇上三世修来的福分。

张虎越想越觉得奇怪,因为他看到高脚鬼几乎都是相同的动作,穿着衣服也特别的讲究,用相同的布料蒙上身体所有的部位。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高脚鬼,或许这些阴兵压根就不是来接皇上的,或许他们是来这除掉什么人的。

高脚鬼转了一圈,就停住了脚步,很快一阵阴风从外界传来,张虎差一点被风吹的暴露了位置,可是整栋宫房没有被阴风吹开任何一扇门。

张虎开始觉得房屋中一定隐藏某种东西,要不然阴兵不会迟迟不敢进去。

张虎还没有思考完其中的细节,高脚鬼转身就走出了院子,嘴中发出的歌谣也变弱。

张虎虚惊一场,以为会被高脚鬼带进阴间。他跳出石像后面脑中开始思考,屋子中到底隐藏着什么?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招来了阴间高脚鬼光顾,肯定有人触犯了阴间最大的罪,要不然不会有高脚鬼出没。

张虎想用手指在墙壁上捅开个口子,用眼睛观察里面的情况。他一转眼望到眼前的石像,彻底惊呆了。

眼前居然是镇宅的石狮子,而且体型巨大,被摆放的位置也是明显刻意的。张虎下意识的把眼睛望到了整栋宫房的布局,这时他才发现宫房比他想象中的要诡异。

房子的四个角落,也就是东南西北的方向,都摆着一位巨大的石狮子,屋子的横梁之上都拉上了红线,远远的一看像是压魂的死宅。

石狮子有天生镇宅驱邪的作用,一般放在大门门口,是不会放在房间四周,因为这会压的地下的鬼魂踹不过气,屋子里面的人也会折寿。

四个石狮子摆在一座房间周围,可见住在里面的人已经不在乎阳寿了。

张虎把眼睛转到了横梁上红线,又结合了刚才大脚鬼诡异的行为,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座房子要如此讲究,也明白了为什么大脚鬼不敢进屋。

张虎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只要在墙壁宣纸上戳一个洞,观看里面的情况,就可以验证他的一切猜想。

张虎悄悄的绕到房中最东地方,通常屋子中朝东的地方是放尸体的位置,可是张虎还没有走到正东的位置,脚下突然踩到坚硬的东西,发出“咯”的一生,低头一看既然是人的骨头。

随着一声清晰的声音,屋子中瞬间向着张虎的方向发出三根银针,张虎身手特别的敏捷,迅速弯腰躲过三根银针。

随后屋子中传来恶狠狠的叫喊声,“谁在外面?报上名来。”

响亮的声音瞬间传到整个宫中,短短几秒钟的房间,整个宫中所有的房间都点上了灯,成堆的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张虎冲来。

张虎也意识到不妙,立刻跳上墙壁上逃离皇宫。

好在张虎功夫很好,虽然被成堆的士兵发现了踪迹,最终还是逃离了皇宫。

皇宫自从出现了刺客,整个京城闹的是沸沸扬扬,官衙里面的小卒每一天都疯狂的抓人,张虎也知道京城待不下去了。

于是打算到外地避一避风头,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收到一份官涵。

上面说,在一座偏远乡县中,每一户人家的孩子都离奇失踪了,需要神探张虎尽快调查,找回失踪的孩子。

张虎看到这份官涵,总感觉是有人故意送给他,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信中交待的地方和城中发生的一切有关。控制不住好奇心的他,决定到乡县中一探究竟,顺便还避开了城中的风头,他以为这一举两得,实则已经中了别人的圈套。

张虎快马加鞭,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赶到了信上的县城,可是他发现县城中空无一人,整座城犹如死城一般安静。

其中有很多地方特别的诡异,很多街道上摆着崭新的日用商品,地面上夹杂着一些浅浅的血液,四周有一点像是被刚屠城不久。

张虎在城中找不到线索,只好去失踪孩子的乡村寻找线索,一路上快马加鞭,在荒野的路上遇见一家酒馆。

张虎几夜奔波实在是累的不行,打算吃点东西继续上路,顺便向店里面的人打探消息。

点了三瓶酒和两盘牛肉,吃的那是特别香,尤其是酒特别的好喝,有一点不像是农家梁的酒。

准备离开的时候,张虎向店员打探周围的情况,伙计毫无保留的把孩子失踪案说的淋漓尽致,仿佛就像是他自家丢失了孩子一样。

张虎听到其中的消息,也不敢继续怠慢,跨上马就向着店员指的方向奔去,他一路上觉得这一天的遭遇特别的奇怪。

店员告诉张虎,不远处的大山上有一个村子,据说山上有厉鬼出没,很多孩子都被厉鬼抓到山上去了,而且夜晚经常听到厉鬼奸笑声特别的恐怖。

张虎赶到村子,发现村子里面的乱糟糟的,很多房屋都已经长满了蜘蛛网,看起来荒废了也有一段时间了,根本不像是孩子失踪的现场。

张虎越想越觉得奇怪,他总觉得这一切,像是有人故意引着他这么做。

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阵剧烈的脚步声,他转头发现一位村民向着山上疯狂的跑,张虎立刻警觉的向村民的方向追去。

经过长时间的追捕,张虎觉得体力有一些跟不上,浑身有一种用不上力的感觉,但最终还是在山间的树林中,追到了这位疯狂逃跑的村民。

张虎收起了踩在村民身上的脚,帮村民翻开身体之后,发现脚底下的人根本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已经发臭的尸体。

张虎警觉的捂住鼻子,尸体上恶臭味夹杂一股浓烈的药物,村民死前肯定泡在药罐之中,要不然不会产生刺激的药味。

张虎感觉中了圈套,但是他并没有回头下山,而是继续向山里面走,他看到前面的树林中隐藏着很多人影,他想进去一探究竟。

随着距离不断向前,他发现前面的大片区域,挂满了小孩子的衣服,而且用特别细红线系在一起。张虎看到这一幕,认为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当走进闻到衣服上散发的气味,才知道其中的具体的原因。

每一件衣服上散发一股恶臭,张虎根据多年的经验得出,小孩的衣服上泼的是乌鸦血。看来有人利用这些衣服抓鬼。

张虎觉得这其中越来越古怪,他需要走进去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随着他不断深入,他发现周围挂的衣服不仅仅是抓鬼那么简单。

他在地面上看到了大量的血迹,很多血迹都是人血与乌鸦血的混合,通常这种血适合给干枯尸体喝,通常是快要变成僵尸的尸体。

张虎觉得其中越来越古怪,也越来越复杂,想破脑袋也没有想明白,山中发生的事情到底和宫中事情有什么联系?

张虎拔出了跨在腰部的刀,因为他感觉到有很多只眼睛盯着他。他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像是真相离他越来越近。

张虎谨慎的行走,来到了看似迷阵的中心。这时他发现,中心的地带有一颗大树,所有衣服上的红线都是从这棵树窜起来的。

当他抬起头,看到树上的场景,也立刻低下头,逃避树上的场景。

粗壮的树上已经枯萎,但是树干看起来很坚硬,每一条红线插在树干里面,穿着一位成年人的尸体。大树上面至少挂了几百人的尸体,像是县城中的人都挂在树上。

张虎根据周围的红线得出,有人利用红线正在吸食树上人的血液。可为什么树上会有人的尸体,唯一合理的解释,有人想利用树上的活人,吸引大量孤魂野鬼。这样只能说一点,做这一切的人,急需非常多的阴气。

突然张虎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一把箭划过张虎的脸颊,穿到了大树上。张虎立刻察觉到,一直跟着他的刺客,要准备动手杀掉他。

张虎立刻拔刀冲向,对他放箭的地方,随后数名刺客跳出隐藏的地方,立刻扑向他,刀光闪眼速度之快,鲜血流淌。

瞬间鲜血和嘶吼声染红了周围的衣服,很多刺客的首级被张虎一把快刀砍断,人首分离。衣服上呈现了最后一位刺客头落地的场景,披着斗笠的身影注视着张虎,张虎挥刀之际,刺客来不及反应跪在地上,下一秒人首分离。

没有真正完美的胜利,张虎也被刺客砍了两刀,在背后留下长长的口子,不断渗出鲜血。

张虎查看所有的刺客,发现所有刺客都是皇上身边隐藏的士卫,他冷冷的笑道,像是知道了其中的隐藏的隐情。

张虎没有选择下山,而是继续向山上中,他感觉到真相越来越近了,仿佛发生的一切将要在山顶上呈现出真相。

张虎用泥涂在了伤口上,这样可以让他缓解疼痛,因为山顶上将是一场恶战,他没有抱着活着回去的想法,只想知道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手刃这背后元凶。

张虎一路上跟着红线,咬着牙齿爬到了山顶上,这时他发现山顶就是一座祭祀现场。

山顶的中间放着巨大的鼎,里面装满了各种灰尘,张虎拿出一点放在鼻子上一闻,立刻判断出是骨灰。从里面散发阴气可以看出,其中的骨灰都是用死了很久的尸体火烧而成,突然里面的骨灰下陷,冒出了大量的黑色爬虫。

张虎根据道家的记载,判断出这是几乎灭绝的蛊虫,他不敢相信在中原土地上会有苗族的蛊术。而且还是一种特别邪恶,让人生不如死的蛊虫,张虎突然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他拖着脚步继续往前走,此时的太阳已经渐渐下山,空中光线的亮度也在变低,张虎来到了祭祀的源头,一位红衣少女身边。

少女的头部被砍了下来,身体被悬在空中用各种红线穿插着,而头被各种针定在木头,脸上的穴位都穿插着红线。而少女穿着一身红袍不断散发阴气,终于可以断定为什么山间会有人抓孤魂野鬼了。

原来都是为了这具少女积攒阴气,张虎也突然明白,为什么让一具尸体吸收阴气,女人的至阴身体正是养鬼的容器,而需要如此多的阴气,操控者只有一个原因。

张虎觉得自己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正准备走的时候,眼睛扫到了女人胸部的项坠,看到项坠刻着的杨雪二字,他明白了幕后操控者是谁。

他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犹如尖刀划过一般,他用手中的刀在红线上划下了一个口子。然后冷笑着对刀摇了摇头,就仍在地面上,原本想手刃操控者的他,放弃了挣扎。

张虎随着落日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着眼前的大门走去。张虎推开最后一扇门的那一刻,太阳落到了地平线下,也是最后谢幕的一刻。

空荡的房间中,国师抚摸着皇上的脸颊,不断发出阴笑。而皇上躺在床上不断抖动身体,脸上满是挣扎的表情,很快身体不在抽动,眼孔放小。

成片的黑色爬虫从皇上的嘴中不断爬出,身体瞬间千疮百孔,每一毛孔中不断渗出大量的黑色爬虫。

张虎向着国师的方向不断走去,声音特别的响亮,“自从皇上让你当权,民不聊生,朝中混乱,难道只是因为心中的仇恨。而现在皇上死了,你心中的恨化解了?”

国师从一开始就遮住脸庞,没有人知道国师的样貌,凡是对国师有一点了解的人,都成了刀下鬼。

“你看他全身,被我最爱的蛊虫侵蚀的,应该是生不如死,我活活的折磨了他三个月。你说这算是他的报应?”

“他乃当朝皇上,你经历的一切并不是他做的,你只是把仇恨宣泄到了无辜的人身上。”

“是他的父亲,也是他们一家的错,我要整个世间都憎恨吴家。”

张虎停住了脚步,抬头望向房中的横梁,发现所有的红线交织在一个点。

“杨宁你现在知道错了?”

“错,何来的错,你已经即将成为冤魂,成为我当王的牺牲品,知道所有一切真相那又怎么样。”

张虎冷冷的笑了,吐出了这一切的缘故。

杨宁的父亲杨孙乃是当朝宰相,因被人陷害叛国罪,于是满门被抄斩,只有杨孙的儿子杨宁带着妹妹杨雪逃了出来。

后来杨宁一心复仇,于是跟着巫师刻苦学习邪术,为了精益求精于是背叛灵魂,按理说早该要被阴兵带到阴间。可是杨宁大仇未报心不甘,于是亲手割掉了妹妹的头,利用与妹妹的孪生关系,一直用阴鬼借命。

后来通过私人关系,终于进入皇宫然后对皇上下蛊,然后利用蛊虫一直操控着皇上让他,生不如死。

张虎在皇宫的那晚,碰巧是杨宁的最后一次借命,阴间想尽快解决杨宁这个恶人,于是每晚都会派四只高脚鬼在皇宫走动,所以导致没有士兵敢巡逻。

杨宁也怕被高脚鬼随时取走性命,于是利用石狮子放在宅院四角方向,不仅镇压住杨雪身上的冤魂,还让大脚鬼迟迟不敢进来。大脚鬼怕的不是狮子,而是屋中被红线窜在空中的杨雪尸体,因为那就是装鬼的容器。

杨宁最后察觉到了外面有人发现了他,于是连夜启程赶到了最初布法地方,也就是张虎现在所在的山。杨宁打算搜集大量的鬼魂,来一次借尸还魂,打算进入皇上的身体中,充当皇上。

这一切都是杨宁的密谋,杨雪只是这一切他完成的工具。

杨宁摘下了面具,张虎看到了杨宁恶魔的面庞,一面是正常的脸颊,一面是腐烂发霉的脸庞。

张虎看完这一切,突然吐出了一口血,他瞬间跪在地面上,对着杨宁冷笑,“酒中有毒,我先走了。”

杨宁想在张虎毒死之前掐死他,他发黑的双手刚掐住张虎的脖子,突然所有的黑色爬虫都钻回到了尸体中,像是在逃避什么恐怖的东西。

张虎仍然挂着阴森的笑容,杨宁突然察觉到了张虎做的小手脚。

杨雪被分割的头突然飘进了房中,它对着杨宁发出一丝冷笑,像是仇恨可以得到释放的冷笑。

原来张虎在红线上划的口子,让杨雪尸体与鬼魂摆脱了禁锢,又借助刚刚升起的月光,和身体上大量的阴气,于是借尸还魂,成了一具极阴之鬼。

原来张虎刚才一直都在为杨雪复活争取时间,所以他开口说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只为了转移杨宁的注意力。

张虎看到这一幕,脸上仍然是阴森的笑容,因为真正的主谋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张虎只是操控者的一枚棋子。

皇上死后,吴王爷顺理成章的当上了的皇帝,所有的事情真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吴王爷因为得不到宰相的认可,无法当上太子,于是心怀恶念找人陷害了杨宰相,顺便还买通了异国,把杨宰相活脱脱的嫁祸成了叛国罪。

可是吴王爷做的一切仍然没有当上皇上,于是心怀恶念想杀掉哥哥,于是特意找人教杨宁学巫术,在暗中一直帮助杨宁,让他趁机杀掉皇上。

杨宁可以入宫全是吴王爷打通的关系,杨宁可以阴鬼借命也是吴王爷暗中操纵,然后看到皇上命不久矣,准备想除掉杨宁。

于是找来了京城中神捕张虎,利用他做枚棋子,打算通过张虎解决掉杨宁,但是也不能让张虎活着回京城。

王爷找人转告诉杨宁,宫中出现的刺客正是张虎。张虎收到的官涵也是王爷托人送的,两人遇见只是王爷的一场安排,故意制造的一场杀戮手段。

于是王爷暗中帮助杨宁屠杀了整座县城,又在路上故意开了家酒馆,在酒中下药,这样所有人都不可能活着回来。

王爷认为做的这一切,几乎完美,可是他只考虑到了解决活人,但是有一位死人,仍然存在世界,那就是民间传说的红衣少女,杨雪。

十年之后,杨雪得知了这一切,于是屠杀了吴家所有人,皇室一夜之间全成了死人,从此战马纷飞,争夺皇位的战争即将展开。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