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电话那头的另一个人 > 详细内容

电话那头的另一个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6 次  点赞:15 次  鄙视:7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好吧,不过这是你这周第五次请假了——你几乎一整周都在放假。”

“真的很抱歉,可是,”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我的孩子得了严重的传染病,你知道的,我最在意他们。”

“如果你不介意扣工资的话,你当然可以不来。”

“不介意,”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平静,“请您扣吧,或者——我不拿工资也行。”

美儿已经很久没来公司了,她的上司许竹寒为此非常不解。邻居也表示并没有看见过她,事实上,大家都只是在电话里跟她通过话。

“美儿,”

美儿自从上回半夜出去之后,迟迟不回家。

“美儿,你怎么了?你跟你的上司撒谎了,我们的孩子根本没事。”

“没什么,亲爱的,我只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美儿的丈夫秦毅城用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之后,故作镇定地说:“你快点回来吧,孩子都着急了。”

秦毅城挂了电话,许竹寒的表情非常的复杂。

“美儿,她怎么了?我们,好像至今都没有看到她本人。”

“这不是她,她说话的语气从来都是慌慌张张语无伦次的。”美儿的丈夫此时在许竹寒宽敞的办公室里,但是他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在凝结。

“是啊……可是报警的话,证据在哪儿呢?这的确是她的声音啊。”许竹寒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秦毅城站起来:“有事情的话我再联系你,我再想想办法。”

许竹寒起身,将他送出办公室。但是此时她刚刚想起来一件可怕的事情,那个新闻。

三小时前,许竹寒家中……

“最近在本地区陆续有女孩死亡,死亡时间均为一个月以上,可是家属表示前一天还和死者通过电话。疑似是凶手冒充。请各位注意,不要在夜晚贸然出门,关好门窗……”

“妈,你又看这些,是与你们公司有关吗?”

“没有什么关系,”许竹寒笑着向孩子解释,“我最近很无聊,打发一下时间。”

“这些案件每年都会有的,再说了,你又不夜晚出门。”

“是啊,我该去上班了,又是忙碌的一天。”

现在的许竹寒一想起早晨的新闻就觉得后背发凉。她马上跑到座机的旁边,按下一连串号码:

“是秦毅城吗?”

还没等她说话,秦毅城就失控般地在电话那头大叫:

“她,她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在大桥底下!我录了音,这回确实是她,确实是她!”

等秦毅城到了办公室之后,许竹寒急忙问:

“怎么样了?”

“我的朋友雪铃,专门负责最近这个区域的连续的凶杀案的,她已经去了。”

许竹寒听了录音,这声音语无伦次,的确像是美儿,与之前的镇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录音有两条,一条是美儿说自己要跟另外一个人开启新的生活,跟对不起秦毅城。另一条则是说自己在大桥底下分户他。

正在此时,秦毅城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我是雪铃。在桥下的河中找到了……应该是美儿,请您节哀。”

许竹寒在一旁,看见他的眼泪不住地落,便猜出了八九分。“你……别伤心了,我们去看一看吧。说不定,不是美儿。”

许竹寒将自己的车开了出来,和秦毅城直奔市中心。

“您需要做好心理准备。”雪铃不仅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而且还是法医。她领着秦毅城和许竹寒。

秦毅城面对白色的布,始终没有勇气掀起来看一看。“请您节哀。”雪铃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的许竹寒和秦毅城都吐了。

“至少一周以上。”雪铃说,“你们接到的电话很可能是用了什么装置,例如变声器。最近的案子都有共同的特点,都是半夜出门的女孩儿,但是地点却变化,有时候甚至相隔的很远。”

“但是前几个案子中凶手没有告诉受害者家属,在大桥下面。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美儿。”

“这是不是她其实很简单……”秦毅城突然说,“她的脖子上的项链后面应该写着美儿,这是我亲手给她做的。”

这句重要的话提醒了雪铃,她走了过去,仔细地检查一遍,可是没有发现什么项链。

“不可能,不可能掉的,这个项链是我特地设计的,不可能……”

“确实是,我觉得也不像是美儿。”许竹寒接着说,“虽然……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但是美儿的腿比较长,比我的腿还长。”

雪铃打量了一下许竹寒的双腿,然后又看了看。

“这更加复杂了。”

秦毅城出来之后还一直在吐。许竹寒好多了。

“没事的,不是美儿。”

“等等!”

秦毅城闻声望去,见正是雪铃,雪铃气喘吁吁地说:“我有一个办法,但是不知道你们肯不肯答应。”

“什么办法?”

雪铃望向许竹寒:“用你当诱饵!”

“啊?”许竹寒明显一惊,“有人保护我吗?”“有,当然有,我们都会在附近。”雪铃说。

“那……”

秦毅城见她犹豫,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他的眼睛中满是焦急。

许竹寒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答应了。

“那就今天夜里,你穿着红衣服,到大桥上走。”

雪铃又叮嘱了许竹寒几句。

凄清的夜里,整条大街上空空荡荡的。

角落里,雪铃带着许多人一动不敢动,看着许竹寒在大街行走。许竹寒假装打着电话,目的是刺激这个凶手。

“你好,哎呀,你听说没有,最近还有一个凶手呢,我肯定没事,这凶手顶多害那些没有本事的弱小的女孩儿。”

“哎呀,你不知道,这种案子的凶手一般都是没有用的人!”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身影从旁边越了出来,雪铃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凶手被抓捕归案。

“秦毅城,他说想见见你。”

秦毅城没有犹豫,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其实知道这些案子存在的关系。”面前坐着的人外表看起来不像丧心病狂的人,“你知道这些被害的人和你都是什么样的关系。”

“你说什么?”秦毅城的脑袋上冒出了冷汗。

“你还利用我杀了美儿。”

秦毅城依旧没有说话。过了半晌,他才问:

“你知道些什么?”

“我就给你从头讲一个故事吧,”面前的凶手说,“你和美儿其实只是经济上的联姻,你们家庭安排的。你几乎不怎么喜欢和她说话。因此你在网上和各个地区的女孩儿聊天。”

“这些女孩儿一一被杀死,”凶手接着说,“你和美儿的上司许竹寒其实是青梅竹马吧,只是你的家人都不太了解,你对她的印象。于是,你故意让美儿出来买东西,你知道,她不会拒绝你。于是你故意像是对她好,还让她穿着红色的裙子。”

“后来呢,你料到了这一切。但是既然你们用许竹寒当诱饵……她已经死了,雪铃还是没能保护她。”

“许竹寒?她死了……”

秦毅城此时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翻了翻面前的资料。

秦毅城的手猛然停住了:“你和美儿是大学同学?”

“没错。”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美儿在大桥底下。其实你之前告诉我美儿私奔了,我能相信的。”

秦毅城始终不理解这件事情,雪铃和许竹寒也一直为此困扰。

“我……我之后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面前的凶手难得露出了惊诧的表情,“我只是想冒充美儿告诉你美儿私奔了!然后……然后我就把手机扔进大桥下的水里了!”

气氛一时间非常的恐怖。

“可能我们都快死了吧。美儿她也许已经回来了……”

秦毅城说到一半,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

凶手看到这儿,惊慌失措。突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原来,是秦毅城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

“我是美儿,我真的不理解……”

可是接下来的话凶手也听不见了,他也瞪大了眼睛,倒在了地上。

尾声

门外的人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快叫救护车!”

几个小时的抢救之后,秦毅城和凶手被医生宣布死亡。

没有人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又听到了什么。

秦毅城的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将会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

雪铃走出医院,外面阳光笼罩着整个世界,风吹着枝条。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车。路边有很多卖小吃的人,她买了一份,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