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不要相信任何人! > 详细内容

不要相信任何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7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首先这是一个感觉很真实的梦,它有着梦的本质,荒诞离奇以及不合理性.

我出身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平日里活动很少,但今天我听村里人说有一个戏剧班子在邻近的村子里表演。虽然性格宁静,但我也是喜欢追逐热闹的一个人,于是我就骑着我那辆心爱的老旧自行车赶了过去。

那是一个沿河的圩埂,舞台搭建在一片相对较大泥地上,人流很多,表演很精彩,华丽的令人眩目,可惜我来的太晚了,只看到了尾声,我在那里叹气,有些遗憾。

“哥们,是不是没看过瘾。”旁边一个和我同样年纪的小伙子问我。

“是啊!真遗憾!”我沮丧的低着头。

“不用这样,”那个男生嘿嘿一笑,神秘的告诉我:“我知道他们下一个表演的村子在哪里。”

“在哪里?”我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问。

他想了想,瞥了一眼我的自行车,问:“这是你的自行车吧!载我,我带你去。”

“上车!”我很高兴,招呼了一声,在他的指引下,追逐戏剧班子而去。

骑行并不顺利,因为这两天下过大雨的原因,黄泥地稀烂,到处都是水坑,我载着男孩一头栽到了水坑里。

“为什么要走这条路。”我开始抱怨,并推着车和他向着斜坡走去,下面已经是一个村子了,不过有点荒凉,人家很少。

听到我的指责男生也有些不好意思,挠着头,突然他瞪大了眼睛,惊呼说:“哥,快看有一条大黄鳝。”

我白了他一眼,心里嗤笑,这鬼地方哪来的黄鳝,他手指的地方就在泥路中间,这段泥路很差,泥土凹陷,那是一个一米多宽的圆坑,或许是因为下雨积水的原因,形成了一个小水塘。

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黄鳝,却看到一个个头很大的龙虾,正惊奇不已时,那水坑里真的浮起了一道黄线,我乐了,真是黄鳝,就要撸着袖子抓起来带回家,准备晚上改善下伙食。

突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好家伙确实是一条大黄鳝,有一米多长,有婴儿手臂粗,但奇怪的是它没有头,好像被一刀砍掉了脑袋,但它却活着,盘缠着身子,将断掉的脑袋,高高抬起。

我还想近距离观察,但是···我整个人都像触电般震住了。

那条黄鳝断掉的伤口处,肌肉组织在收缩,有点像一条黄色的自来水管,两只金色的不掺杂任何感情色彩的竖瞳冷冷的盯着我。

“妈呀!快逃,是···蛇!”我赶紧撒丫子跑路,路过村口时我看到了三个果农在那里看着我,着三个人有些奇怪,一个穿着破旧的皮衣,一个胡子拉碴满脸的络腮胡子像个张飞,还有一个头发很长又脏又乱,更像个乞丐。

我没心思理会他们,跑出一段距离后,却发现那条大黄蛇还在紧追不舍,吐着信子向我们游来。

我很慌张,对身边的男孩问:“怎么办?”

看得出男孩也很害怕,一脸苍白,看了眼面前一间破旧的院子咬了咬牙说:“把它引进去,然后我们趁机跑。”

没有办法,我只有同意。

这是一个荒废很久的院子,里面的屋子是泥土堆砌成的,或许因为年代的原因,横梁和一块泥墙都倒塌了,屋顶露出好大一个窟窿,地上到处都是破碎的瓦片和杂草。

我莫名的觉得这个院子有些渗人,不太想进去。

“要不算了,我们不进去了吧!”我用手拉了拉男孩,说真的,我是真的觉得腿肚子发软,这个宅子确实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进去,我俩都要玩玩,你没见那蛇有多大啊!”男孩弯腰,双手按着膝盖,气喘吁吁的白了我一眼。

“可是···”我还在犹豫,正挣扎着。

就在这时,我们瞥了一眼,那条大黄蛇果然追来了,匍匐着身子,灵活的从门槛上游进了院子。

我们捡起地上的东西就开始砸,突然我瞥到了一堆草,我是抽烟的,随身带着打火机,顿时我有了主意,我准备用这堆草把它给埋了,然后一把火烧了它。

一大把枯草被我抓了起来,狠狠的扔下大黄蛇,就在我回头想要再抓一大把的时候,电光火石间我无意中回头瞥了一眼那片草堆,草堆中有一片花花绿绿的颜色。

突然···我整个人都僵住了,牙齿都在打颤。

一条粗如水桶般的巨大蟒蛇窜了出来,它抬着狰狞的头,有三米多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它全身墨绿有无数斑驳的金色花纹,恐怖的让人害怕。

它微微前倾,距离我的头只有半米,蛇信分叉,很长,隔着距离对我吞吐。

我都能看到它森白的獠牙,恐惧,无穷的恐惧,让我恐惧到几乎浑身瘫软,我倒退了好几步,心脏狂跳不止。

就在这时,那条大黄蛇从枯草里窜了出来,飞射到空中,却被那墨绿巨蟒盯住了,一张血盆大口张开,直接将大黄蛇一口咬断,开始吞咽。

冰冷的血洒了我一脸,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大黄蛇还没死,在死命的挣扎,我终于回了一点心跳,开始拼命的狂奔。

这个时候的我心里已经没有自私这个概念,直接丢下了那个男孩,出了院子后,我找到了我的自行车,开始卖命的骑。

我该怎么办?

我不断的问自己,我害怕极了,恐惧在我心理蔓延,一脑子的浑浑噩噩,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哪里可以让我躲避。

不行!我要去躲躲,我咬着牙这样告诉自己。

对!去找女友,我要去她那里躲躲。

女友在镇子上的一家饭馆里打工,在我到来后,她显得很惊喜,拉着我坐在了店里。

我观察这周围的环境,现在没有客人,除了老板娘和女友,应该还有一个女服务员,是女友的闺蜜,她好像出去了。

正当我和老板娘寒暄的时候,女友闺蜜回来了,女友笑着迎了上去,这时候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女友闺蜜的眼睛让我发毛,她的眼睛不是正常的颜色,泛着碎金色。

是···竖瞳!

我心里一惊!!

她是那条墨绿蟒蛇,我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顿时毛骨悚然。

它竟然追我追到了这里,女友在接近它,我正要阻止,却见女友的闺蜜张开了嘴巴,两颗锋利的獠牙伸了出来,一口咬在了女友的肩膀上。

随后,它一把推开女友,向我走了过来,我很害怕,全身都是冷的,大门被它堵住了,我该往哪里逃。

我瞥见了楼梯,我快步的爬了上去,在我跑到楼梯上的时候,我冷不丁的回了下头,我看到目眦欲裂的一幕,老板娘被女友闺蜜半截身体里窜出来的血盆大口被吞进了肚子里。

我几乎爬着上了楼,然后躲在了楼上的包厢里。

听着楼梯“咚咚”的脚步声,我恐惧到血液都开始凝固。

脚步···越来越近。

它···来了!

房门被推开了一道裂缝,我看到···一只惨白的手伸了进来。

怎么办!

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窗户,这可是二楼,我推开窗户,闭上眼,豁出命的跳了下去。

还好,落地虽然不是很稳,但我赶紧爬了起来,心里松了口气。

暂时得救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我站起来看了一眼刚才的窗户,窗户前女友闺蜜站在那里,背后是一片黑暗,那张脸上,一条细长的蛇信在舔舐,一双竖立的瞳孔死死的盯着我。

我害怕的颤抖,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依旧恐惧到无以复加。

不行,我要去镇子上最热闹的地方,可是哪里最热闹呢?

有了,茶馆,那里是最热闹的地方,有人喝茶,还有人在打麻将。

我激灵一下,向茶馆跑去。

到了茶馆,果然人很多,热闹的氛围和聚集的人气,终于让我略有心安。我瑟瑟发抖的躲在人最多的地方,装作看人打麻将,但同时却警惕的环顾着四周,一连串的变故和诡异事件,已经让我差点崩溃了,我小心翼翼,稍有一点风草动,就会让我蹦得跳脚。


123下一页

人气将我心里的恐惧冲淡了一些,我心里缓和不少,同时期待,它再也找不到我。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抓我的胳膊,把我从人群里拉出去。

刹时,我心脏都停了,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寒窖里,我面色惨白的回过头···

还好,是女友,我心里舒了一口气。

“你去哪了?我找你找了好久···我看到小慧变成了一条大蟒蛇···”她一脸害怕,脸上都是泪水,紧紧的抱着我,我感受到她的身体在颤抖,这个时候的我心里很内疚,就那么抛下了她,开始自责。

“没事的。”我拍着她的后背,这么安慰着她。

虽然有我的安慰,她的情绪好了很多,但依旧很惊慌,女友很美,一头长发顺直,像瀑布一样垂落在白皙的脖颈里,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安静的像个百合,双手交织,捏着裙角,微微抽泣,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她的平静里看到了无助和祈求。

“我们去旁边吧。”她不安的看着人群说。

我有些不乐意,但还是无奈的跟她离开了人群,但我拒绝了她离开茶楼的打算,只是走到了相对安静的角落里,左顾右盼,虽然和女友说着悄悄话,但我还是坐立不安。

“你怎么了?”女友问。

“我···”我刚回过头就止住了声音···

我看到女友的脸裂开四道缝隙,整张脸都分成四瓣张开了,恐怖的好像一张血盆大口。

一张墨绿色的蟒蛇头颅从那裂开的血盆大口里浮现出来,冰冷的竖瞳,泛着冷酷,就这么···看着我。

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大蟒蛇变成了女友的样子,还追到了这里。

“哇!”我吓得腿脚发软,为什么它还不愿放过我,我想要跑,却被它死死的拉住,看着那张越来越近裂开四瓣的恐怖脸孔,我疯狂的甩开了那只苍白的手,内心滋生出无穷惊恐,生怕从这个像女友的身体里会窜出一条水桶粗的墨绿大蟒。

仓惶中我回了家,但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黑暗的夜色,空荡荡的房子,让我更为不安了。但一天的惊心动魄和拼命逃生,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身体上我都太疲惫了,我睡着了,迷糊迷糊感觉到有水滴在自己脸上。

下雨了吗?

我浑浑噩噩的闪过这个想法,擦去脸上的湿润,再次继续睡着了。

半夜,我上完厕所,拉好裤链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这件事让我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房间里怎么可能下雨?”我疑惑的想起什么。

果然,透过房门传来了房间里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地板传来的摩擦声很奇怪,像是在提醒我有什么东西在紧贴着地板蜿蜒蠕动。

我心脏跳到了嗓子口,几乎不假思索所得拉开大门,开始夺命狂奔。

这提醒了我,半夜里哪里的雨,当时那条巨蟒很有可能就在我的房间里,甚至它就是抬着头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躺在床上的我,至于滴在我脸上的水,就是它血盆大口里的口水。

没错,一定是这样!

我自言自语中,猛的身体一震,脑海里像是划过一道电光,将一切的思路都连接起来,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一阵后怕。

似乎察觉到开门声,这惊动了房间里的东西,我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隐隐有一条粗如水桶般的庞然大物冲破房门,从阴影里死死的盯着我。

那种黑暗里,择人而噬的恐怖目光,让我有一种心脏被死死揪住的恐惧,我注意到桌子上的烛火,一把抓起朝它扔了过去。

它躲闪了,并往后退。

它怕火!

我眼前一亮,趁着它后退的间隙,开始用力死跑,边跑脑子转的飞快,这条大蟒蛇能变成人的样子,难道是鬼,或者妖怪!

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向着村头跑了过去,那里住着一个老人,平常人死了都会请他过去,应该算是道士吧!我这么想着。

当我赶过去的时候,老人的门大开,好像知道我要来一样,站在大门口朝我点头,我注意到他手上有一个火圈,用桃木剑窜着,我心口大石一落,赶紧跑过去,躲在他身后。

一阵阵泥土被挤压的声音伴随着“嘶嘶”的吐着蛇信声,它果然来了,粗如水桶的巨大身体,足足有十米多长,全身墨绿,布满了亮丽的碎金色花纹,椭圆形的竖立瞳孔,狰狞的蛇颚,从斜坡上缓缓的爬了过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它果然不敢接近我们,对火圈有些畏惧。

我缓缓向后退步,跟老人拉开一点距离,它依旧死死地盯着我,可能注意到我要跑,立刻冲了上来,虽然它畏惧的倒退,但还是不断往前冲。

火圈被它撞的熄灭了大半。

老人冲我吼:“快走!我这普通的火挡不住他,你快跑!”

我有些绝望,身体冰凉,心里很无助。

我还能去哪?还有哪里可以躲!

一边想着希望老人可以帮我多挡一阵子,妈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又要跑路了。

我的脑子还是活络的,道士已经不管用了,还有谁能帮我!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后这时候我想起一件事,据说古时候军营和衙门鬼不敢接近,因为军营和衙门杀气重,主刀兵,鬼还没靠近就魂飞魄散了。

还有其他公门,公门是威严之地,再有一般大人物的官威镇压,鬼一般也不敢乱来。

这么想着我突然想起来朋友的老爸好像在单位上班,职位还不小,平常就住在单位里。

我顿时火急火燎的骑着自行车就去投奔朋友一家,这时候天刚刚亮,我去的时候朋友还没起,拉起他我就让他带我去他爸单位的宿舍。

到了他老爸单位,我还是没彻底放下心,毕竟有先前几次教训在那里,但一直等到吃早饭它还没出现,我心想果然有用,机关单位,看来它还是不敢来的。

吃饭的时候我把事情告诉了朋友一家,他们叫我放心住下,谁知道吃着吃着,突然一个巨大的蟒蛇头从窗户外钻了进来,朋友一家和我都被吓了个半死。

但它的两只竖瞳只是死死的盯着我,也不管朋友一家,我一想这也呆不下去,又开始亡命逃生。

从机关单位出来后,我走在街上,看到一大群人向一个方向涌去,我问了一下,原来今天有一个观音法会。

观音法会?

我琢磨着这四个字,眼睛都亮了起来,使劲浑身的力气跑了过去。

这个观音禅寺我知道,一来到寺庙果然人很多,外面到处都是烧香的人,都是信徒。

我快速的穿过人群走到了供奉观音的大殿门口,却发现大殿门是关着的,听信徒说里面在进行祈愿,要一个个排队进去。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性命要紧,不顾阻拦直接推门而入,并一把关上了门。

进去后,我果然看到了两个和尚在里面,还有一个信徒脱完上衣,躺在那里。

两个和尚对视一眼,问我干什么,我立刻慌忙的解释说有一个大蟒蛇在追我。

他们听完后笑了,安慰我说不用害怕,这时躺着的信徒也爬了起来,我注意到信徒身上全是用朱砂描绘的线条。

我问两个和尚他们在干什么,和尚笑着说,在给信徒画咒文,祈愿。

我眼睛亮了,问他们这咒文能对付大蟒蛇吗?他们相视一笑说能。

听他们这么说,我立刻开始脱衣服,急不可耐的催促他们先给我来。

他们说好。

就在这时,突然轰隆一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原来大殿被掀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在我们四个人的目瞪口呆下,一道粗如水桶的恐怖身影从房顶上爬了进来,我恐惧的牙齿发颤,动都不敢动。

就在它向我爬过来的时候,观音佛像发光了,大蟒蛇的爬进来的身体好像蜡烛一般融化了,我很高兴。

但它还在往里面爬,每次爬都会有一个新的蟒蛇头颅从融化的身体上重新长出来,一次一次,不断的融化和重新生长出新的头。

我注意到它的身体越来越短,从最一开始的十多米变成了一米左右,它不动了,看了看我,不再进来,我透着窗户,看到它在大殿外打转。

我不明白它为什么死盯着,怎么不盯着其他人。

我看着观音佛像,诚心跪拜,看着圣洁的菩萨尊容,我的心越发安静了。

或许是我的虔诚引发了菩萨的关注,菩萨凝视着我,给我冥冥中指引。

这一刻我的大脑各位清晰,以往的所有线索全部被我串联起来····

大蟒蛇将女友咬了···女友变成了大蟒蛇···它一直死追着我。

对!

它一直死追着我,却不追其他人,也没有伤害其他人,还有茶馆里她紧紧拥抱着我,脸上的惊慌和看似平静中的无助···

不对,不是大蟒蛇变成了女友,而是这条大蟒蛇就是女友,它为什么死追着我,因为突然自己变成她也很害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它很无助,只能想到跟我在一起,不想离开我,除此之外面对所有人她都会害怕!

我明白了!

我站了起来,想向外走去,两个和尚却拦住了我。

这个时候我无意瞥见了信徒身上的线条,眼睛微微缩了一下,刚才心里慌张没去注意,他身上那里是什么咒文,分明是人体肾脏的部位图。

我仔细的看着两个和尚的眉眼,忽略的记忆突然浮现了出来。

前几天新闻上有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犯罪团伙专门跑到乡下冒充寺庙里的和尚,蛊惑信徒给他们祈福,然后注射安眠药,挖掉他们的肾脏。

我心里一惊,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冲到后脑勺。

我笑了笑,开始打马虎眼,说那条大蟒蛇太可怕,他们能不能帮我看看,不要让它进来了。两个和尚也很害怕,答应帮我去看看,同时叫信徒盯紧我。

趁他们出去,我赶紧走到大门口,信徒拉着我防止我要跑,我没办法只好告诉信徒这件事,信徒听了,立刻披了件衣服就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我也想跑,可是我刚才想叫和尚帮我画符,已经脱光光了,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却发现上衣衬衫不见了,这时发现两个和尚好像回来了,我也快速的跑了出去。

两个和尚发现我的举动立刻追了过来,我气都不敢喘,一路跑的飞快。

这时我看到附近有很多小蛇,最后在蛇群中,我发现了只有一米长的大蟒蛇。

我心里闪过感动,看来女友召唤了这么多小蛇应该是想要突破大殿,然后救我。

我跑在那个信徒后面,刚想朝女友喊救命,却见女友飞速的爬了过来,从我面前穿过,卷起信徒就走了。

妈的!我都想哭,这时我才看清信徒穿的是我的衬衫,女友该不会把他当成我带走了吧!

没办法,我只有欲哭无泪的跑,后面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除了两个和尚,还有一个穿皮衣的男人拿着枪追了上来。

我紧张的要死,跑了很久,才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慢慢变了,原来我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这个地方有些陌生,我嘀咕了一下,这个地方好像是第一次遇见大蟒蛇的那个村子。

看到追来的三个人,我咬了咬牙,跑进了那个废弃很久的院子里。

“小子,跑?我看你往哪里跑!”穿皮衣的男人一脸狰狞的走了过来,枪口抬起,指着我。

我一动不敢动,顶着头皮笑道:“哥,哥,别冲动!”

“别冲动?”皮衣男人阴笑了下说:“妈的,你坏了我的好事,还叫我别冲动?”

“抓住他。”他冲同伴侧了下头,指挥道。

立刻两个和尚阴测测的走了过来。

我很紧张,开始倒退。

退着退着,我脚一空,差点摔倒,我看了一眼,原来我已经无意中走到了大蟒蛇出来的那个草堆,现在那个草堆不进了,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四周都是枯黄的杂草。

我刚才就是一脚踩空在了洞口上,脚边有几颗碎石掉了进去,我低头看了一眼,很深。

“别逼我!”我回过头来,厉声说。

“逼你?老子就逼你怎么样?”皮衣男人不屑一笑,然后走向我。

另外两个人也开始围拢。

危机关头,我也不想束手就擒,要是落在他们手里,铁定被挖掉器官,于是我眼睛一闭直接跳了下去。

从高空掉下,我本以为我会死,却没想到这里却好像另一个空间一样。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漂浮在空中,向一座浮空的浮岛。

这时,我听到一阵落地声,妈的,这几个混蛋也跳了下来,他们观察着环境,并把枪指向我。

“哥,我跟你们走。”我开始委曲求全。

“算你识相。”皮衣男人点了点头,收起枪。

“老大,快看!”其中一个和尚好像发现了什么,这个和尚长的很有特点,一脸的络腮胡子,还好用刀刮掉了,刮的一片铁青。

叫另一个和尚抓住我,而皮衣男人自己却是顺着络腮和尚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时,我也被押了过去,看到皮衣男人在观察和思考。

原来这个平台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沟壑,里面有一副五六米长的画卷,那一米多宽的画卷上写满了各种诡异的文字和符号,很阴森。

“你们几个也过来看看!”皮衣男人指挥道,同时也让另一个和尚放开了我。

估计他们也是料定我在这个地方逃不出去了,索性放任我一点自由,于是我也开始仔细的观察这副画卷,细细的研究起来。

看着看着我渐渐理解了,这时一副类似封印的东西,说的是有一条蛇妖被封印在这里,只要只要念动字画上的六字咒语,就可以把蛇妖召唤过来。

我心里一喜,蛇妖不就是女友吗?把她叫过来,我不就可以逃出去了,我开始找那几个咒语,终于我找到了咒语,为了怕这三个人发现,一脚把咒语踩住,并在心里念了出来。

接着,我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那三个人还在研究,但渐渐的我发现他们有些不对劲了,眼冒绿光,很可怕,像着了魔一样。

他们不再研究画卷,像饿狼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我被络腮和尚一巴掌拍出去五六米远,五脏六腑都感觉要碎了。

络腮和尚再次冲了过来,却被突然飞射过来的一道绿影给抽飞了出去。

是···女友!

我喜出望外,正要说话,却见络腮和尚眼睛更加绿了,诡异的绿光透过他的眼睛穿透了出来,他的身体突然爆炸了。

那画卷上的字符有古怪,会让人着魔,然后爆体而亡。

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然后看向其他两人,皮衣男人和另一个和尚也是双眼诡绿,十分瘆人。

这个状态的他们有些力大无穷,女友被打翻在地,痛苦的嘶鸣。

怎么办?怎么办?

我被皮衣男人一把抓住,然后扔下了浮岛,听着耳边的呼呼的风声,我面露惨然,或许人生到这里确实该结束了。

叹息中,我看到一条一米长的巨蟒朝我冲了过来,窜进我的怀里,吐着蛇信在我脸上舔舐。我有些惊讶,但随之淡然一笑。

也许!就这样了吧!

天旋地转中,我看到一座荒村,这个时候的我好像只剩下了灵魂,我看到有一两个年轻人骑着车栽倒在水坑里。

我看到村口有三个卖水果的果农,一个穿着破烂的皮衣,一个留着络腮胡子像个张飞,还有一个头发又脏又乱,像个乞丐。

我看着他们有些迷茫,有些熟悉,记忆里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一个身影,一个墨绿的身影·····


上一页123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