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鬼狱 > 详细内容

鬼狱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6 次  点赞:11 次  鄙视:8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孙如来缓缓的吐出满口的烟雾后,随手将半截烟丟在地上,然后冷哼一声声,狠狠地用脚踏熄它,就好像有一肚子,想借着这个动作发泄出来似地。

“算了吧!”坐在一旁的周木添说道:“我还不是也和你一样,被科长给派来守这破地方看开点,一晚上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

孙如来皱着眉头说道:“我不是害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哎!实在是今晚我家有事,科长硬是不准假,才憋了一肚子气!”

“哈!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怕鬼哩!”

“啐!怕鬼?”孙如来说:‘‘不是我吹牛,我经常在忠二舍和孝二舍值大夜班,也不知看过多少死刑犯被带出去枪决,或是他们房间里闹鬼的事了,却也吓不倒我孙大耳,别把我看扁啦!”

周林添笑道:“算我说错话,别见怪啊!大家都说你耳朵大有福相,名字又叫如来;今晚和你在一起守这样鬼气森森的舍房,我实在可以放一百个心了。”

“哇哈!绕了一圈,原来你才是胆小鬼呀!”

周木添给羞得面红耳赤:“嘿嘿!说真的,听说这栋舍房以前闹鬼闹得太凶了,所以已经好几年没人住了,上面干嘛要派人来清扫?又叫我们来监督,晚上还得守它一夜?”

孙如来白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呀?”

周木添想了一想说:“最近每个监狱都为人满为患,这栋舍房可容纳二百多人,说不定上面又在打它的主意?”

“哼!不可能吧!”孙如来说:就在上个星期二晚上,这栋房舍还又传出乒乒乓乓的嘈杂声和悲惨的哭声,把在对面舍房值夜的阿顺吓得大病一场,到今天都还未来销假上班哩,上面除非了是傻了才会决定重新开放!”

“唉,谁知道呢,真想不通上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管他呢,咱们这些底下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就是了。”孙如来说道:“不过,那些说要来打扫的杂役怎么还没来啊?”

“快了,他们正在吃饭,马上就来了!”

大头,小方和阿扁是清洁队的杂役,当他们向孙如来和周木添报到的时候,看来就像要来领奖金般的高兴。

不用多想,他们定是给清洁队的主管“哄”来的。

孙如来也不先打草惊蛇,以免影响他分辨工作情绪,他笑道:“怎么只有你们三个人来?这里有二十多间房舍要打扫,你们不怕累吗?”

大头说:“不怕,不怕,我们主管说今晚辛苦点,扫完了就到中央台去吃点心,明天还可以不用工作哩!”

孙如来听到差一点忍不住大笑起来:“好!好!只要你们认真打扫不打混,主管特准你们打鼓(抽烟)。”

“那太好了,可是,”大头笑着向小方和阿扁眨眨眼后,又调皮地说:“主管,我们身上没有鼓了。”

“好小子,你也懂得打蛇随棍上呀”周木添从口袋掏出半盒烟笑道:“这里有半盒烟,够你们今晚抽了吧?”

“谢谢主管啦!”三个杂役笑嘻嘻的接过那半包烟,小方接着问道:“报告主管,听说这座舍房曾经闹过鬼,是不是真的呀?”

孙如来暗吃一惊.“原来他们也知道这个传说。”

周木添说:“别乱讲,那都是你们这些挂牌子编出来的故事,哼!既然听说这里有鬼,你们还敢来?”

“哈!我们有备无患哩”小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折成八卦型的护身符笑道:“北所的鬼故事听得太多了,我们今天就是特地来这栋“恶鬼栖身的舍房”是在检验鬼屋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哪!”

“什么?他们竟把闹鬼当有趣!”

孙如来和周木添虽不以为然,也只好笑着说:“看你们这种满不在乎的样子,就算有鬼要吓你们也难喽!”

孙如来先打开整栋舍房灯光的总开关.然后打开前门。

二位主管和三个杂役走进这栋有问题的舍房后,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那种诡密的气氛。

舍房的小房间一一开启后,但见各房并无太多的杂物,只是略有蜘蛛网结于窗口和壁角和满床的灰尘。

三个杂役二话不说的拿起扫帚、抹布开始打扫,看得站在房外的二位主管暗暗佩服他们的胆气。

看着没事,周木添拉着孙如来到前门边小声说:老实讲,我一进这栋舍房就感到冷得全身起鸡皮疙瘩,怎么你好像不当一回事似地?”

孙如来微微一笑:“现在太阳还没下山,你就心里有鬼,看你今夜怎么值勤?丢人喔!”

“还不是听你说阿顿给鬼吓病了这样的,怎能怪我心里有鬼?”周术添满脸愁容。

孙如来拍拍他的肩头说:.你不是说我耳朵大有福相吗?咱们今晚也不用轮班就一直守到天亮吧。”

“这倒不错.万一像阿顺耶种情况再发生时.也好有个照应,”周木添彷如吃下一顆定心儿的笑了

“碰!碰!”

这时忽从舍房传出二声大响,又把周木添吓脸色大变,语带颤声道:“我的蚂呀!现在就开始作怪了?”

孙如米见他那胆小的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的硬拉他到那房门口斥骂道:“你们搞的什么鬼?弄得那么大声?”

那个叫阿扁的杂役说:“主管,没事啦!是我跳起来扫掉屋顶上的蜘蛛网的声音!”

周木添暗叫苦:“吗的!害我又出丑了!”

孙如来则蹙眉道:‘‘别再在床板上蹦蹦跳跳啦!让对面舍房的人听了,还以为这里又闹鬼了”

阿扁笑道:“哈哈!我看闹鬼这种事多半就是在这类情况下制造出来的。”

“喂!别老是在这里说鬼,当心真把鬼引来了!”大头狠狠蹬了阿扁一眼。

阿扁却又嘻皮笑脸地说:“安啦!太阳都还没下山,怕什么?”

是呀!太阳没下山,不会有鬼!

那晚上呢?

周木添听这些杂役笑闹,总觉怪不舒服的,加上阿顺撞鬼事件的影响,使得他不由而然地又生出一股寒意。

孙如来自然也不愿跟杂役们“扯鬼”他叫道:“够啦,赶快工作,你们不想早点休息吗?”

“是!主管”

三个杂役的确蛮勤快的,七点不到就把所有舍房清理干净,连舍房走廊的板也抹拭得亮光光的。

孙如来和周木添打发杂役回报之后,就正式开始这夜的勤务了。

从七点到天亮,真是长夜漫漫;科员和督察也已来巡查过二次了。

孙如来十一点才过来一起值班。

周木添当然大为感激,回来时带了一大包牛肉干,过来共享,也算是投桃报李。

在这栋北所有名“恶魔栖身的舍房”值夜,心理压力实在很大,除了偶有一些在别单位值勤的同事经过而说笑二句外,他们算起来还是诚惶诚恐的过一分算一分。

尤其是巡房的时候一一上面规定尽管这栋舍没有住半个人,也必须按规定每二十分钟巡房一次并在舍房两侧签到本上签名,周木沫虽然有孙如来作陪,巡房时总战战兢兢、疑神疑鬼的。

就在这种提心吊胆的情绪下,总算挨到凌晨一点,可是就在他们再度巡房回到前门这边时,从头竟然传来轻微的声音。

二人不禁心中惊骇,却不敢回头,仔细一听像是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

霎时,周木添惊出一头冷汗,拉着孙如来就往门外跑!

岂知他心慌意乱之际并没看见门路,居然重重的撞在前门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这下可好,对面房舍立即给惊醒了好几个人,幸经该舍值班主管处置得当才随即平静下来。

孙如来毕竟胆大,深吸一口气猛然转过头去,却没有看到什么,连那悚人心神的脚步声也嘎然而止了!

“喂!别神经过敏了,吓成这个样子,’’孙如来这才装出一幅笑容把周木添带到前门外。

周木添兀自惴惴不安的说:“可是难道我们二人都听错了?”

孙如来说:“那是我们受到阿顺撞鬼的影响,一直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才会产生幻觉。

“唉!这倒楣的差事真不好干!”周木添又打个哆嗦说:“喂!陪我小便去吧!”

说着就拉孙如来走人前门,因为裕厕就在前门内的左方第一间。

“真没用!小便也要人陪。”孙如来嘴里又取笑他,其实经过这一次惊吓,他心里也毛毛不安。

人在紧张的时候,排尿总有点不正常,在厕所里,两人都点上烟以舒缓那种紧张的情报绪。

解完小便,生理上是舒服多了,但却谁也不想先出声,只因他们又听到一阵阵吱吱喳喳的怪声,两人面面相觑已掩不住脸上的惊色。

“孙如来!周木添!你们赖在里面千什么嘛!?”

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大声的叫他们,孙如来凛然一惊:“糟了!有人来查了,快出去!”

哪里知道他们一走出厕所,迎面却扑来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四周同时传来阴森森的冷笑声,更令人心悸。

霎时,孙如来和周木添没命似地就要往前门跑,却给一种极大的拉力往后拉得向后跌跌撞撞的倒了下去。

两人这一倒下再也爬不起来,惊骇中只见舍房的房门一扇一扇的自动打开,里面陆续窜出一个比一个狰狞的面孔,发出喋喋的冷笑声。

身处这群恐怖鬼的包围中,周木添魂飞魄散的惨叫一声不省人事了!同样惊魂丧胆的孙如来,却紧紧闭上双眼,拼命的嘶吼,呐喊……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