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王木匠害人 > 详细内容

王木匠害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66 次  点赞:9 次  鄙视:9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王木匠和张屠夫两家是世交,从祖辈开始,两家人就开始联姻,算到现在,王张二家沾亲带故,亲上加亲。

到了王木匠和张屠夫这一代,两人更是遵循祖辈的遗愿,永世交好。

说来也巧,王木匠和张屠夫的妻子,竟然在同一年怀孕,两人就商量好,若双方生的是一男一女,那就指腹为婚,若都生的是女孩,那就结拜为姐妹,反之结拜为兄弟。

十月怀胎后,王木匠的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张屠夫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于是这桩婚事就被两家人订好了。

两家人有了亲家的关系,来往也越来越密切。

就连张屠夫家里修房子,都是王木匠一手规划的。

听说王木匠在乡里乡外有些名声,大家都说他是鲁班后人。

王木匠的手艺的确了得,大家都信服他。

不过王木匠一次和张屠夫喝酒,说漏了嘴。

他说他的确是鲁班后人,并且还学到一些鲁班术。

这鲁班术其实是两本书,分为上下两册。

其中上册害人,下册救人。

这两本书流传在江湖上,零零星星总是不全。

可是王木匠却说,当年他伺候师傅三年直到去世,师傅给了他鲁班术的下册。

目的就是希望他造福人类,多积善德。

不过师傅又害怕王木匠受到伤害,所以口头把害人的上册之法,口传了几个给王木匠。

不过王木匠醉醺醺的跟张屠夫说,虽然当年知道了这些害人之法,不过从未害过人。

张屠夫听到这里,眨了眨眼睛,道:“兄弟,对啊,那害人的法术用不得,不然有伤你的阴德。”

王木匠脸微微泛红,点了点头:“兄弟说得对。”

“既然你学到救人的法术,那有什么法术让我们家里富贵。”

王木匠想了想点头道:“当然有了。”

第二天王木匠给张屠夫修房子的时候,在张屠夫的地基下埋了一定金子。

自从房子修好后,张屠夫的生意越来越好,没过几年家里也开始富裕起来。

张屠夫知恩图报,总会提上礼品去看望张屠夫。

这十多年来,两家交往一直没断。

十多年过去了,两家孩子也有十七八岁了。

在那些年岁生,农村的孩子结婚早,那也是常有的事。

也因为两家私家甚好,经常走动,这两家孩子王悦和张权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倒是很好。

王木匠和张屠夫看到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高兴极了,就开始给两个孩子办亲事。

就这样折腾后,两个孩子终于成婚了。

刚开始结婚两年,夫妻两人感情倒也好,可是时间一久,问题就来了。

原来这王悦是一个醋坛子,若是看到张权跟其他女人交往甚密,那就要跟张权闹。

张权知道媳妇是这个性格,所以在村里的时候,都很少和女人说话,就害怕媳妇吃醋乱想。

一次张权和几个朋友进城打短工,大约三个月。

三个月后张权给媳妇买好礼物,带着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小两口小别胜新婚,感情别提多好了。

事后,张权儿时玩伴看他回来,大家都来张权家里喝酒吃饭。

那天晚上,几个大男人喝的有些多,张权也喝醉了,其中张权的一个儿时玩伴叫做二狗子。

二狗子和张权感情最好,不过嘴上缺德,因为他最爱开玩笑,说是非。

当晚二狗子也喝了不少酒,就对王悦说道:“嫂子啊嫂子,你还不知道吧。”

王悦眉头皱了皱,道:“二狗子你又要说什么胡话了!”

二狗子一震,道:“不,嫂子,今晚我说的绝不是胡话,你听我说。”

二狗子跟王悦说,张权进城这三个月里,交往了一个城市女孩。

这位女孩长得白净又漂亮,身材高挑,家庭又好,张权还答应回来要跟你离婚。

王悦一听脸色煞白,心中怒火中烧,道:“二狗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嫂子,我这是酒后吐真言啊,我看他骗你,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当晚王悦揪了揪张权的耳朵,问道:“张权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给我说清楚,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张权烂醉如泥,哪里听清楚王悦说的什么,只是趴在桌子上,嗯嗯两声。

那只二狗子在一旁添油加醋:“嫂子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我没有跟你乱说吧。”

王悦一听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卧室,二狗子听到王悦在卧室哭泣的声音,捂着嘴巴偷笑道:“这醋坛子,今天总算是给我兄弟出一口气了。”

第二天大家酒醒了,都准备各种回家。

张权也揉了揉眼睛,自己竟然在客厅睡了一晚,嘴上抱怨道:“老婆也真是的,怎么不把我扶到床上。”

张权进屋一看,王悦竟然吊死在卧室里了。

一下子张权呜呼哀嚎,悲从心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妻子王悦为何会上吊自杀,这怎么说不通啊。

自从张权回来,小夫妻两人小别胜新婚,感情很好。

可是妻子为何如此。

二狗子知道王悦上吊的事,心里害怕极了。

本来二狗子那晚喝了酒,只是想要帮兄弟张权出一口气。

故意编个故事来气气王悦,哪里知道王悦竟然这般想不通,竟然上吊自杀了。

还好那晚上,这些人都喝醉了呼呼大睡,没人知道,他自然当没有这件事。

王木匠的女儿王悦死后,王木匠气急败坏的找到了张屠夫,要张屠夫的儿子张权纳命来,并且认定一定是张权欺负了自己女儿,女儿才会想不通上吊自杀的。

一来二女,因为王悦的死,两家竟然交恶,到了仇深似海的地步,从此以后不再来往。

特别是王木匠对张屠夫一家恨之入骨,要知道张屠夫有今天的富贵,那都是他当年给的,如今这般翻脸不认,他心里好恨啊。

让人觉得更为奇怪的是,不出三个月,张屠夫一家人竟然纷纷开始得怪病而死。

最先得怪病的是张权,张权全身上下长满了红色的大疙瘩,这些疙瘩一绕就破,医治不好,没有多久张权就死了。

第二个死的是张屠夫,死状也和张权一模一样。

最后张屠夫的妻子也染上这个怪病,她知道这个病治不好,竟然一气之下跳了河。

好好的一家人竟然全都死了,有人就问王木匠:“张屠夫一家人全都死了,你现在心里怎么想啊。”

“我能怎么想,又不是我害死的。”

“唉,人情冷暖啊,当年你们两家可是世交啊,怎么搞成这样。”

外人唏嘘不已,不过只有王木匠心里自己知道。

没有多久,王木匠抑郁而终,临终前他写了一封遗书,遗书上交代,他因为女儿的死,恨极了张屠夫一家,所以有心置他们一家于死地。

他偷偷的在张屠夫家的墙角下,埋下了朱砂和驴胶木屑,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一定让这家人家宅不安,并且嘱咐他妻子,在他死后,一定要把这两样东西给挖出来。

王木匠死后,二狗子跑到张屠夫、张权和王木匠三人坟前哭泣悔过,因为他的一个玩笑搞得两家家破人亡。

不过这也是因为王木匠乱用鲁班术害人,也是害人害己,伤了阴德,没得好报。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