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地狱使者:欺骗的爱 > 详细内容

地狱使者:欺骗的爱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8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我叫辛奎,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住在孤儿院。我师父说我是地狱来的使者,天生命硬,克父克母克兄克弟克妻,所以我注定这一世都是孤身寡人。

我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住在孤儿院,我的父母亲人在哪里,我向孤儿院的院长和修女、阿姨们打听着自己的身世,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只有一位在厨房打下手的老阿姨跟我关系比较好,就跟我说过,我是在孤儿院的门口被修女发现的,当时包着我的被单和衣服料子都是上好货色,猜我应该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还有我身上挂着一个小牌子,刻着辛奎和一个日期,大家都认为辛奎就是我的名字,而那个日期就是我的出生日期。

我知道这些后,每天都会留意报纸,新闻,想通过外界的媒体发现更多与自己有可能关联的事与人。报纸有一版就是寻人启事,我每天都会必须翻一翻,但都没有看到有寻我的报导。

慢慢的报纸与电视新闻都满足不了我,我就开始偷跑出去瞎逛,看能不能遇到认识我的人。住在孤儿院的孩子住食衣着比贫民区的只是稍微好一点,所以出了孤儿院,很容易就被别人瞧不起,被欺负。我就试过有几次在大街上被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使唤,打骂,旁人只会冷眼相看,每次我都会忍受着不反抗。

就在我都记不清第几次私自逃出孤儿院时,中午肚子很饿,我刚好路过一家西饼店,一个小女孩拿着蛋糕从里面出来,刚走出门口由于手没有捉紧,蛋糕掉在地上。我饿得很,想着都掉地上了别人也不会再吃的,我就把蛋糕捡起来蹲在一旁。小女孩哇哇哇的大哭,马上就有一个年级大点的男孩跑过来,问小女孩怎么回事,小女孩只指着蛋糕在那里哭。男孩不问所以就把我狠揍一顿,边揍还边说:让你抢我妹妹的蛋糕吃,嫌命长了。我不停的大喊说没有,我只是在地上捡的。周边围着很多人,小女孩还在那不停的哭着,大家都在对我指指点点,我强忍着委屈挨着揍,心里很想反抗,而且反抗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突然猛的站起来,一脸的怒气,男孩看着我定在那里,而且还带着一脸的惊恐,周围突然就响起了尖叫声,大家都逃离似的躲开了。突然有人从后拍了一下我肩膀,我感觉心里的怨气一下子就减轻了不少,回头看到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大男孩微笑的对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我师父。

在孤儿院外第一次有人这么和善的与我微笑,我感到很亲切。师父问我是不是很饿,说他家就在这附近不远,回去弄点吃的给我填肚子。我从孤儿院出来,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也不怕被他骗,就傻傻地跟了回去。师父的家在一条深巷子里,看着就知道也不富裕,进门后师父微笑着说:“你看我情况也不富裕,不能在外请你吃东西,只好带你回来做点吃的给你,你不介意吧?”

我连忙摇头,说:“当然不会,还要谢谢你呢。大哥,我是孤儿院走出来的,今天遇到的事情真是倒霉呢,让你看笑话。”

说着,师父已经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素面,我闻着香极了,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后我抬起头来,疑惑的问:“刚才为什么大家突然尖叫起来,而且又惊慌的躲开了?”

师父看了我一会儿,慢慢才说:“你不知道吗?”想了想又说:“那你肯定是第一次,自己都不知道。”

我抓着头发一脸懵相地看着师父。

“你刚刚是不是很生气,很想反抗,觉得自己卑冤枉了心里很不甘呢?”师父平淡的问。

我猛点头。

师父又说:“你刚才眼睛起了变化,眼白都变全黑了,就像是嗜血的吸血鬼。”

我吃惊地张大嘴定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接着师父说:“你知道你的出世时间吗?”我就把牌子刻着的日期告诉了师父,师父听后,眼底掠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又恢复平静,说了句:“你不用再找你的亲人了,你我也算是投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就跟着我,认我做师父吧,我会把我的本领教给你。”

听了这话,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相,还没等我说话,师父就说:“你都知道我家在哪里,可以回去考虑一下,也不用这么急着回复我,想好了再来找我吧。”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孤儿院的,这一晚我一直在想着为什么,根本睡不着,到天亮了还是想不出一个了然。

第二天吃过早餐,我又溜出去了。院长和修女们都已经习惯我偷溜出去,他们都知道我晚上一定会自己回来,都会留晚餐给我。不知不觉我走到师父家门口,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家里有没有人,我就在门口来回走着,突然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年迈的老妇人,老妇人一直握着师父的手不停的道谢,客套几句后,师父就把老妇人送走了。

师父看着我说:“要不要进来坐坐?”我点了下头,跟了进去。

这是我第二次来师父家,我才认真打量家里的布置。师父的客厅不大,其中有两个大大的书架靠着两面墙,刚好把墙都挡住了。书架上都放满了用线装订蓝色面的书册,跟现在图书馆的书很不一样,看似像民国时候的书。我随手拿了一本,里面图文并茂,但是内容我却不太理解,因为孤儿院虽有教学,但都是很基础的内容,所以我识字并不多,只是知道书中图案像类似符咒的东西。

师父让我坐下来喝茶,说:“有什么疑问需要我帮你解答的呢?”

我很惊讶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师父,他好像把我心思都看穿了,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还没把问题说出来,师父就说:“我的工作是帮别人解决疑难杂症的,就如医生。医生医治疾病,我是处理阴事,所谓阴事就是别人看不见摸不着解决不了的怪事。”

我终于明摆让我拜师学的是哪门子艺了。师父给我讲解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事,却一直没有提起我眼白变黑,收我为徒的原因。

师父问我:“晚上有时间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就下午的时候回去了一趟孤儿院,跟修女说了会晚点回去,让她给我留门。

晚上,师父背着一个简单的布包,带着我到了一座宫殿似的西式建筑,要经过一个很大的花园才能到主屋。虽然是夜晚,但花园的景色大部分还是能看到的,从门口铺着一条水泥路一直延伸到主屋,两边都有整齐的草坪,左边有一个长方形的水池,看着就是供人游玩用的,周围放着几张沙滩椅和桌子,还有几条石子路延伸到远处。右边有一片像迷宫一样的植物林,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而正对着主屋就有一个喷水池,池里还有锦鲤养着。

到了主屋,迎接我们的是今天在师父家门口见到的那位老妇人,见到师父后,老妇人好像突然看到了希望,原本脸上的担忧都一扫而空。我们没有太多的客套话,老妇人直接将我们领到了三楼一隐蔽的房间。

房间里很暗,只有简单的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像是谁,满脸胡渣子,看似有一段时间被困在这房子里。在这房间里,我总感觉好奇怪,好像房间里除了我们4个,还有其他的人在,但又看不到。

师父只是走进看了看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就随着老妇人一起回到客厅。老妇人让我们坐下喝茶,坐了一会儿才说:“阿杰是医生帮忙打了镇静剂才会这么安静,醒着的时候就疯疯癫癫的,见人还会攻击,嘴里说着胡话。想了很多办法,找了很多人都医不好。最后还是我的老闺蜜推荐了大师你。”老妇人说完就叹了口气。

师父摇了摇头说:“这是他造的孽,现在在承受着果,事非突然,其实有因。我尽可能试试,不过要先找出因由。药效多久才能过呢?”

老妇人说:“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吧。”

师父又带着我走进这个房间,进去后锁上门就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突然师父对我说:“你在这个房间里看到了什么?不是表面的东西,你试试看。”

房间摆设真的很简单,但是给人的感觉很压抑,我就直白的说:“我没看到别的东西,但我感觉到这房间里还有其他看不到的东西在。”

“你继续看”,师父淡淡的说了句。

我集中注意力的把房间又看了一遍,就在我扫过床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暗影,却不是很清楚。我定定的看着那黑影,慢慢的我眼睛起了变化,眼白又开始变黑了,整双眼睛就像宇宙的黑洞一样,漆黑深不见底,而这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那黑影是的女的,就像人站在黑暗中一样。

我惊讶的大喊:“我看到一个女的站在床头的位置。”

就在这时,那男人醒了,很是抓狂,幸好双手被铁链锁在床头。这时候我看到黑影飘向了男人,就消失了。

师父一直坐在椅子上没动,只是说了句:“说说你生前的经历吧。”

生前?师父应该不是在跟我说话,我现在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呢。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不再抓狂,安静下来了。“大师,求你救救我,我真的很痛苦,我受不了了”,男人说。

但师父并不理会男人,而是说:“你来说,说出你的因由。”

男人突然说:“你不是来收我的吗?”明明是男人说出来的话,却是女人的声音。

“我叫柳涵,是西安街柳公馆的小姐。在大学一次活动中,我与阿杰还有几个同学一起布置现场而相识,活动结束后,阿杰对我花近心思发出了强烈的追求。一开始我是抗拒的,不打算在大学期间谈恋爱,对学业造成影响。一直到毕业他都没有放弃过,还与我朋友一起制造了一场惊喜的生日派对给我。那时我就想,他坚持这么久真的很有诚意,最终我是同意了。刚开始阿杰对我很是体贴,我能感受到他的一心一意。在相恋的第3年,阿杰很跟我说计划着要跟我结婚,我就认定阿杰是我这一生的终身伴侣,我还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不久以后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阿杰,想他一定会在近期跟我完成婚礼。怎知他知道这消息后只是跟我说让我好好休息,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日子过得飞快,我的肚子开始现出来了,我很是着急。通过很多人终于找到阿杰别的物业地址,那天我冲冲忙忙赶到那,开门的竟然是我大学时期的德育老师,我很是惊讶。阿杰却是在厨房里穿着围裙出来的,看样子阿杰是做饭给那女吃。”说着说着,女鬼就哽咽起来,甚是伤心。

哭了一会儿,抹去眼泪,继续说:“阿杰把我拉到门口,让我把孩子打掉,放弃他,重新再找人过日子,我哪里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不愿意,阿杰就说别样自己难堪了,我已经跟姒佩(德育老师)订婚了。我不肯相信,就在他消失的两个月竟然已经订婚了。我失魂落魄地走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了湖边,我站在那很久,想了很多,摸着自己肚子感受着孩子,我决定为了孩子生活下去。就在我想转身往回走时,感觉到被人推了一把,我掉在湖里,周围没人,喊着救命也没用,挣扎了一会儿就失去了知觉。”

“我怨,我恨,为什么连活着的机会都不给我,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害我。我好恨,我要折磨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男人突然哈哈狂笑起来。

我很同情那女人,也替她伤心难过,看了看师父,他还是平静的表情。师父望了眼我,就对女鬼说:“你寻到推你下湖之人了吗?”

“就是他,肯定是他,不会有别人。”女鬼狂叫,霎时间风气云动。

“非也,你有听过他的解释吗?”师父说。

女鬼疑惑的看着师父,又看了看阿杰,自言自语道:“不是他吗?那还有谁?”

师父突然看着我说:“他能帮你找到推你下水的人,你是想知道真相,还是就这么一直折磨着他?”

我傻了眼了,我怎么帮她找凶手啊,我还是个小孩而已。女鬼也疑惑的看着我,他能行吗?

“若是想知道真相就上他身吧,然后你就会看到,”师父又说。

我立即反抗,说:“你这不是要害我吗,怎么能让她上身呢?你不是说要收我做徒弟的吗,现在怎么又推我去死了......”

我还没有说完就被师父按坐在椅子上,对我说:“放心,我不会害你,对你也没有任何损害,你能帮到她,你愿意吗?”

虽然我还是很害怕,但我很同情她,所以我愿意一试。我以为被女鬼上身就会失去知觉,怎知道我还是很清醒,而且还看到一些不属于现在处于的环境。我就站在离湖不远处的一棵柳树下,看到柳涵站在湖边发呆,过了一会儿,一个女的走到柳涵的身后用力一堆,就马上掉头跑走。就在掉头的那一刻,我清晰的看到那女的面孔,我是不认识,但是我感受到女鬼的愤怒,悲伤和失望。那女的就是她大学德育老师姒佩,我还清楚的看到就在她跑走的时候,掉了一些东西在草丛里。

女鬼离开了我的身体,没再说话。

我愤然的对女鬼说:“我不会让你冤死的,我会帮你找到证据,让一切水落石出。”

师父看着我点点头,对女鬼说:“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这之后,我在草丛里捡到了那枚掉落的戒指,阿杰也认出了这是订婚是给姒佩戴上的。姒佩最终还是难逃法网。阿杰却给柳涵立了个碑,写着:爱妻-柳涵。

从此我就成为师父的徒弟。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