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是醒非梦 > 详细内容

是醒非梦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3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董成汇乘出租车到了居住的辉明小区,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司机在车内弹开了后车箱的盖子。董成汇下车,从车后箱内取出了行李。夜已经深了,辉明小区内只有他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行走。距离家不远了,他可以望见家门口竖立着的路灯,昏黄的灯光吸引了一群飞蛾在其中乱舞。他的脚步放慢了速度,惊讶的发现,他家的窗户亮出了灯光。他是独自一个人居住,父母远在老家,如果他出差或者旅游在外,父母也不会登门。即使要来,他们也是先来通电话告诉他一声。

是进贼了吗?!也太大胆子了,亮着灯光在屋内搜刮财物。董成汇脚下的速度放的更慢些,落脚轻轻的,尽量的不发出响声。行李箱的滚轮从地面滚过,噪音太响。他提了起来,有点吃力的提着行李箱走到家门口,轻轻的放下。透出灯光的窗户垂着窗帘,因为布质厚,只能看出来屋内亮着灯光。董成汇从衣兜内摸出了家门的钥匙,一点一点的插入了钥匙孔。耳边听不到屋内有任何声响,只有钥匙转动锁孔发出来的金属碰撞声,每一声响都敲击在他的心脏上。总算是把家门打开了。屋内其他地方的灯光都是熄灭的,唯一有灯光的是他的卧室,从虚掩的房门内透出来灯光,投在卧室外面的地上。

董成汇踮起脚尖走路,慢慢的接近了卧室的房门边,凑近到虚掩的门缝边。他用一只眼睛看门缝内的房间里,原来的家居摆设全没有了,留下的只有墙壁上安装的灯和窗帘。房间的地上坐着一个女人,长发凌乱。身上缠着宽胶带,一圈又一圈。她的手脚都被宽胶带束缚,眼睛和嘴上也贴着宽胶带。在她的面前有个男人,也坐在地上。手脚自由,没有被宽胶带束缚,眼睛和嘴也没有被宽胶带贴住。男人盯着面前的女人,眼睛流露出了凶恶,一只手上还抓着尖刀。

突然,男人扭头看向了窗外。隔着窗帘,董成汇看不到窗外有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但房间内被惊动到的男人却爆发了,骂了一声,从地上迅速的爬起来。他绕到女人的身后,刀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男人向窗户外面叫喊着:“别进来,否则我就杀了她”。刀刃割破了女人脖子上的皮肤,血珠滚过皮肤,淌下一道血痕。女人吃痛,嘴巴被宽胶带封住,她不能张口喊叫呼救,喉咙里发出闷声的哼哼。

房门外面的董成汇犹豫了,闹不清楚家里为什么会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劫匪剧情。是冲进房间英雄救美,还是退出到屋外报警,寻求警方的帮助。几秒钟后,他做出了选择并且退出了屋子。奇怪的发现,屋外面一片寂静,退出来的他看向了窗户,灯光已经灭了。

董成汇再次轻手轻脚的进了屋内,刚才还透出灯光的卧室真是熄灭了灯光。屋内一片寂静,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摸出了衣兜内的手机,按亮了屏幕。在强光的照明下,他看见卧室的门是敞开着。轻手轻脚的走近了,他伸长了脖子,探出头,看手机强光照明的卧室里,家具摆设又恢复了平常。劫匪绑架女人,用刀抵住她的脖子的经过,没有发生过一样。

董成汇呆立在亮了灯光后的卧室中,看着家具摆设,熟悉又是陌生的。他总觉得房间里有了别的看不见的东西存在。他急忙离开了家,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居住的辉明小区,去了附近的快捷酒店睡了一夜。

起床后,董成汇利用今天是小长假的第一天,不用去单位上班,通过中介,就在居住的辉明小区内,租赁了公寓。他搬家了,暂时的去住租赁的公寓。空出来的家,要搞一次装修。他与装修队签订了合同后,放下了压在心上的石头,呆在租赁的公寓内,松弛了紧张的神经。他睡了一觉,直睡到被耳边乱哄哄的噪音吵醒了。

天已经黑了,董成汇从床上坐起来,顿时觉得肚子里饿的空空。他看手机的屏幕,竟然是深夜了。他掀开了窗帘,外面路灯光中,有很多人纷纷的走过。周围很多户人家的窗户也亮着灯光,陆续的有人走出屋,汇入到人流中,朝着一个方向集中过去。他换了出门的衣服,也开门出去,加入到了人流中。走近了出事情的地点,他看见了警车,看见了被警察和警戒线拦起来的公寓,赫然是自己刚刚搬出来的家。

围观的人群中,有认识的邻居,看见了董成汇,情绪激动的挤过人群,挤到了他的身边,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装修队把屋子里的家具搬了空后,最后离开的工人忘记了锁门,敞开着屋门就走了。

深夜里,一对正处于分手期间的童某和夏某,最后约在辉明小区内见面,谈判分手的费用。没有谈妥,两个人的争吵升级。童某先动了手,他生的人高马大,孔武有力,像控制一只布娃娃一般,轻松的将想逃跑的女友夏某控制住。

童某看见董成汇的公寓敞开着屋门,没有灯光透出,看样子是空屋一座,劫持了女友夏某进了屋。已经被争吵声惊动了的周围邻居们,纷纷的开了门窗看热闹。看到童某使用暴力控制女友夏某,有人拨了报警的电话。警笛声引来了更多的人,围在了童某拘禁了女友夏某的空屋周围,看警察如何解救被他拘禁了的女受害人。

童某将女友夏某劫持进了董成汇的公寓后,也忘记了将屋门关上,留给了警察轻易进入屋内的机会。一队全服武装的警察,手中握枪,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踮着脚尖着地,鱼贯的潜行进了屋。围观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喊一声:“开枪”。惊动了困在屋内的童某,情绪激动的也大喊了一声:“别进来,否则我就杀了她。”

几秒钟后,砰的一声,第一发子弹打出了枪膛。一声又一声,子弹连续的射出了枪膛。大约七八声后,枪击声停住了。女受害人夏某被警察扶着走出了屋,围观人群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如潮水一般汹涌。在人群中呆立的董成汇却恍若隔世,什么也没有听进。

邻居对他描述的案发经过,还有刚才拘捕的童某死前大喊的一句话,和昨天夜里的那段诡异经历吻合上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