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空阁遗恨 > 详细内容

空阁遗恨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3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灵儿,赶紧打扮打扮,门大官人已经在楼下等候多时了!”老鸨在门外急切的催促着。

此刻东方微曦,灵儿从睡梦中惊醒,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知道了,妈妈,”灵儿一边搭话一边熟练地盘着如云的发髻。镜子里的灵儿,眉如远山,目似秋水,鼻如悬胆,唇似樱桃。她站起身,披上红绸锦缎大氅,莞尔一笑,左顾右盼,身段婀娜,真是个绝世惹人爱怜的美人。

灵儿手执香帕款款的走下阁楼的木梯,来到抚琴雅斋门前,只见门微微开启。里面烛光摇曳,她挑帘信步步入其中,此刻,门大官人正侧卧与软榻之上依手浅睡。灵儿不便打扰他的好梦,便坐在一旁的玫瑰椅上抚弄着纤纤玉指,一面静静地观瞧着门大官人。他浅浅的鼻息,俊朗鲜明的轮廓,儒雅俊逸的风骨。

灵儿记得这是她和门大官人的第五次相遇了。只是这位门大官人有些特别,他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而且每次天不亮就早早来守候了,并且一呆就是一整天,直到第二天凌晨,灵儿一觉醒来,不知何时他已经离去了。

记得第一次相遇,那是个雨后初晴的午后。

这天,吃过午饭,灵儿依旧像往常一样依着阁楼长廊的扶手观察着街市上络绎不绝的男男女女。这时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锦缎长袍的俊俏后生路过这里,他不经意的回头朝着阁楼的方向张望,正好与灵儿目光交汇。这时突然一阵风吹过,灵儿一愣神,不小心手中的香帕滑落,正好摇摇摆摆的吹过那俊俏后生的面前。后生伸手稳稳地接住了香帕,放在鼻前浅嗅了一下,然后冲着灵儿微微一笑,灵儿顿时以手掩面,脸颊泛起两朵红云。

后生下得马来,朝着灵儿的方向张望。这时老鸨迎了出来,“哎呀,大官人!还不里边请,我们这里的姑娘是貌美如花,来吧,进来瞧瞧。”说着硬拉着那后生进了厢院,后生也就半推半就的进来了。此时灵儿已经迈着碎步迎了过来,老鸨一见,满面春风的脸瞬间便像是结了霜,冷冷的说道:“怎么,你还迎出来了,太不矜持了。”

后生赶忙上前圆场,“哦,妈妈,是这样,方才小生打门前经过,恰好一阵风吹过,不巧吹落了姑娘的香帕,恰好小生一把接住。”

“哦,原来是这样,好了,好了,真是天作之合,这不正是说明你们二位有缘吗!”老鸨顿时变得眉开眼笑,一扫之前的一脸阴霾。

“这位官人,我们灵儿可是这里的招牌,每日可是缠头似锦,引得许多达官显宦纷至沓来,”老鸨说此话时竟摆出了些许轻蔑之色。后生看在眼里,面露不愠之色,“哦,妈妈,这一锭银子就当做见面礼了,小生还有公务,就暂不讨扰了,”说完把香帕连同银子递给老鸨。

老鸨顿时眉飞色舞的连忙摆手道:“哎呀!大官人,这可使不得呀,这无功不受禄呀,”但还是忙不迭的把银子揣进袖子里,“请问您贵姓呀?何处高就?”老鸨一脸俗媚。

“小生姓门名琛,家父在朝中做官,小生暂为工部侍郎之职,”门大官人对灵儿扬了扬嘴角转身离开了。

门大官人走后,灵儿依旧流连不去的样子。老鸨见状厉声说道:“还不死回去,看看你的样子跟丢了魂死的!”

灵儿无奈的回到了阁楼上,继续她静默的等待。想来灵儿已经在这阁楼上呆了整整两年了,这两年里,她面对了无数男人,可是今天她那原本已死的内心却激起了一丝波澜。

两天后,门大官人早早的便来到了秦楼。此时天还不亮,老鸨闻声自是喜出望外,一路小跑着迎进来。

“唉呀,门大官人,您这也太早了。请问大官人,来找那位姑娘呀,我们这里......”不等她说完,门大官人打断了她,“灵儿姑娘”老鸨摆出一副死皮赖脸的架势,“哎呀!我不是跟您说过了,灵儿价钱可是......”没等她说完,门大官人排出一大包银子,掷地有声,“这些够吗!”

老鸨弯腰打开包裹,顿时心花怒放,“足够了,足够了!多谢大官人赏赐......灵儿,灵儿快下来,门大官人来了!”

灵儿一番梳洗打扮,环佩叮当的走下楼梯,来到抚琴雅斋,这里是贵客的下榻之所。装饰清幽雅致,别有一番韵味。

门琛此时正摆弄着多宝阁上的文玩,听见灵儿的脚步声缓缓的回过身来冲灵儿莞尔一笑,“姑娘,小生来早了,打扰了姑娘的清梦。”

“哦,公子不必拘泥,进门都是客......公子请用茶,”灵儿脸颊绯红低下了头,手执茶壶斟了一杯。

“好的,谢谢”

“那我给公子弾凑一曲吧,”灵儿温婉的说道。

“太好的,小生正好想听姑娘的金玉之音呢!”门琛喜出望外。

灵儿缓缓落座,弹奏起来,琴声凄凄婉婉,幽幽怨怨......

门琛似是听出了其中表达的深意,随着琴声吟唱起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灵儿忽觉心头一热,都说知音难觅,此情此景她不免有些释然。灵儿本是大家闺秀,只因世事弄人,家道中落,自己又被歹人推入这万劫不复之地。

弹着弹着灵儿不禁泪洒衣襟,门琛见状,忙上前安慰,“哦,小生一时动容逢迎了几句痴语,不想侵扰姑娘为之动容,实在是罪过呀!”

灵儿拭去泪水,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小女子在公子面前出丑了,公子莫怪。”

两人相扶着坐下诉说衷肠。原来门琛已有家室,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妻子为人骄横跋扈,门琛乃儒雅之人,多有忍气吞声之举而无处倾诉。

听完灵儿的遭遇,门琛似是遇到了知音,对灵儿是愈发的爱怜。两人卿卿我我,浓情蜜意,尽享床第之乐,鱼水之欢。

灵儿的思绪又回到眼前,此时,她突然发现门琛的眼角泪光晶莹,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灵儿忙起身帮他拭去,此刻门琛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哀怨,看见灵儿,开口道:“灵儿,今日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了,以后……”他有些哽咽。

灵儿大为不解,“明明好好的,为什么?”

门琛起身轻手抚弄着灵儿的长发哀叹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哈……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无尽的快乐,可是我……”

“可是怎么了?你快说呀!”灵儿有些急切的催促着。

“我很想带你一起去,”门琛一脸深情地看着她。

“我何尝不想,只是大官人您已是有家室之人了,再者,妈妈是不会同意我离开的,她不想失去我这棵摇钱树的。”说完,灵儿一脸绝望。

“没关系的,灵儿,只要你愿意”门琛目光灼灼。

灵儿此刻冰冷的心被他融化了,“我愿意,我俩永不分离!”两人忘情拥吻,几近缠绵,巫山云雨过后灵儿忽然觉得自己飞将起来,此刻,门琛已在前面迎候她。

灵儿回首望了望床上的自己,发出了一声感叹,“这身臭皮囊不要也罢,因为她早就被玷污了。”

次日,老鸨怏怏不快的在抚琴雅斋外徘徊着,“这死丫头还不起来,一会儿客人就到了。”

“灵儿,起来吧!灵儿……”没有人回应。

老鸨打开房门,冲进屋内,只见灵儿面带微笑似乎还在熟睡的样子,她气的扬手就是一巴掌,可是她的手突然僵住了,灵儿的面孔僵硬冰冷,已死多时了。

老鸨吓得大叫,“来人呐,杀人啦!快报官。”

经查明,门琛早在数天前就因故去世了,也就是他与灵儿初次相遇的那日,门琛监管水利工程的时候,突遇塌方事故,死于当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