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子若鬼魂的复仇 > 详细内容

子若鬼魂的复仇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76 次  点赞:10 次  鄙视:1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房间里面阴暗潮湿,一盏小灯摇摇晃晃,将影子拉扯得分外狰狞。

鲜血流了满地,那个女生尖利叫着,眼神里面的绝望和恐惧一如当初的子若。

子若慢慢摘下手套,疲倦似的揉揉太阳穴。

我就跟在她身后,心知肚明她此刻当然不会疲倦。

但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曾经我听过一句话:当你身处地狱时,只有魔鬼才能救你。

……

第一次见到子若是在学校的一间教室里,彼时我正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晒太阳,她站在讲台旁边,校服是新的,书包是新的,鞋子是新的,洒满阳光的脸上,有点局促。

她说,她叫子若。

模样跟名字一样端庄。

当我的目光扫到子若的时候,我愣了一下,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太对,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并想不出来,索性睡觉。

我化生几千年了,时光于我,比小鱼干还不如。睡一觉起来,不知今夕何夕,只知道教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夕阳照在我身上,暖暖的。隐约听到走廊里面有惨叫之声,猫儿耳朵尖尖,一下子分辨出是子若的声音。

我伸了个懒腰,不紧不慢踱出去看热闹。

这个学校向来如此。

子若新来,想必也免不了一番折辱。

这几千年以来早已把我的心性磨平,何为义愤填膺,不懂。更何况司命在时总是告诫我,休要管那人间的闲事,可如今他已经离开很多年,当初我放弃成仙,如今空得长生,旁的本事半点没有,能做的也便只能是看看热闹。

走过长长的昏暗的走廊,便到了一个楼梯间门口,门虚掩着,里面声音纷杂。

“你很牛是吗?抢我的风头?进学校之前难道不会学学规矩吗?你爹妈是不是从来都不管你啊?”三个女生的背影,其中一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子抓着子若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冷笑:“我看你,根本就是有娘生没娘教育!”说着将子若的头狠狠往墙上一推。

子若受了伤,血从鼻子里流出来,她说:“别说我妈妈。”

“哎呦,不服气是吗?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着?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看你这样子,你妈应该跟你一样贱吧?哈哈……”

“我说,”子若抬起头,眼神衬着血色很冷硬,“不准说我妈妈。”

“我就说你能……”高个子的女孩抬起手想要打她,可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破风声音。

楼梯间里面推着的是保洁阿姨的杂物,比如,抹布,扫帚,还有,拖布。

拖布可能放的时间有点久,只剩一根棍子。正好就在子若靠着的墙旁边。

那三个女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子若就已将拿根棍子舞得虎虎生风,三个女孩子落败而逃,只剩子若一个人,喘着气,披头散发,颓在楼梯间里。

我突然来了兴趣,一直不远不近跟在身后,想要看看她的家。

她的背影踉踉跄跄,我跟在后面走走停停,一人一猫,有点岁月静好的错觉。

她发现了我,大眼睛里有一点惊喜,转身蹲下来叫我:“小猫,过来。”我屁颠屁颠跑过去。

肮脏潮湿狭窄的小巷,摇摇欲坠的木门,推开门之后是可以看到的贫穷。这就是子若的家。

子若的母亲,有点残疾,似乎腿脚不太利索,看到她很开心地招呼:“子若啊,回来啦,快来快来,饭都好了……诶?你这伤。”

“没事,不小心摔的。”

“哎呦,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这么不小心,你说说你……”没完没了的唠叨。

我生来没娘的,突然有点羡慕。

我在子若家里蹲了许久,原来她妈妈是在外面摆摊的,第二天是周末,一般子若也会跟着一起去帮忙。

我远远地蹲在墙头上,看着子若忙忙碌碌,远处三个熟悉的身影,我的眼皮一跳。

“哎呦,子若,真是好巧啊,你也来买东西?”

子若有点困窘,旁边的妈妈试探地问:“子若,这是你同学?”

“是妈妈,您别管。”说着将妈妈推回去,自己走出摊位,压低了声音:“你们来干嘛?”

其中一个女生挑眉一笑:“跟我过来。”

我发誓,那一刻,我真的有想过要不要出手帮她。可是帮了她,其他人呢?

可是最后,我过去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我曾经见过她们打骂女孩子,说不上忍心不忍心,就是不喜欢看。

可我没想到,这一次的情况如此严重。以至于后来再想起,我总是觉得,这事我能难过几千年。

我是在一间KTV的包厢找到她们,灯红酒绿,子若头发凌乱地坐在沙发上,那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坐在她旁边,手里举着一个手机,在放视频给她。视频里有纷乱的尖叫声。

沙发后面站着四五个年轻男孩。=

我挤过去看了看。

子若面色苍白:“你想怎么样。”

那人得意笑笑:“我可告诉你,我能怎么样对你,就能怎么样对你妈妈。”

“你别伤害她!”

“一句话,做还是不做?”

子若的头低下去:“做。”

于是那女孩满意地笑了。

视频里的子若已经受尽了折辱,触目惊心。

人去屋空,子若倒在沙发上,很痛苦地抽动肩膀。

她们逼她去卖,整整两个月。

这期间,上次看到的那些男孩经常会来找子若。

拳打脚踢,百般凌辱。

两个月之后,子若自杀了。

她妈妈对一切都不知道,只是在买菜回来的路上,刚刚走到自家楼下,就看见一个人从天而降,“嘭”一声砸在引擎盖上,然后掉在地上,死不瞑目。是子若。

妈妈扔掉菜,扑过去痛哭失声。

我看见她的灵魂慢慢飘出来,于是冲着她身后的老熟人打了个招呼:“黑白无常,又有生意了?”

两兄弟嘻嘻哈哈:“最近生意多的,有点忙不过来了。”

子若抬头看到我,苍白的脸上有一点惊愕:“我见过你,你是趴在学校里的那只猫。”

白无常戳了她一下:“说什么呢,这是我们忘川的神。”

“你是神?”她突然朝我跪下,“求求你,帮帮我。”

我舔舔毛:“帮你死而复生吗?这怕是不能。”

黑白无常拖拽她:“时辰到了,快走快走。”

她不肯,脸上满是泪水:“我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要报仇!”

“你这样,是要被惩罚的。”

“我甘愿。”

“你这是逆天,一定会受到惩罚的,现在好好投胎不好吗?那些人你不必担心,恶有恶报,只消等着便是了。”

“我不要,我要亲手报仇,哪怕十八层地狱也没关系。”

我叹了口气:“你这样执着,不是好事,就连我也会受罚。”

她直直地看着我:“你是神?当你旁观的时候,就已经是魔鬼了。”

我深吸一口气:现在的小姑娘,可了不得。

三天以后,凌晨一点钟。

我们站在殡仪馆的床前,子若的身体冰冷地躺在那里,她的灵魂站在我身边。

三天,我们一直在一起,她不曾说话,不曾动。

她妈妈找过学校,可是没有证据,无奈返回,学校认定为是这个学生精神压力过大导致自杀,于己无关。妈妈悲愤之下选择自杀,她躲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她妈妈被黑白无常带走。

一桩冤案。

我说:“这法力只能维持七天,你动作最好快一点,而且现在是夏天,这个身体要不了多久就会腐烂,你控制它就会很困难。”

她点点头,慢慢躺上去。我掏出一粒药,掰开尸体的嘴扔进去。

尸体慢慢张开眼睛,是子若的眼神,冰冷的,怨毒的,看着我。

她说:“其实你都知道吧?我经历的一切,你都知道吧?”

我咽了咽口水:“当然,你没听说过吗,人在做,天在看。”

“天也不帮我。”

“她们会受到报应的,只不过时候还早,你这样未免有点不值得。”

子若坐起来,动动脖子,揉揉肩膀:“我不相信天命了,如果天命真的有给她们安排报应,那个报应,想来应该是我。”说着便要往外走,我叫住她。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你想报复,变成鬼就可以了啊,直接把他们吓死,不就结了?”

她冷笑:“我第一次做鬼,掌握不好火候,不如这具身体可以做很多事。更何况,我不想让他们死,我还祈祷他们能长命百岁呢,呵呵……”

寂静的殡仪馆,这笑声分外恐怖。

我想起她冰冷的眼神,想起她蹲下来叫我,声音轻快:“小猫,过来……”脆脆的声音在脑海中来回反弹,我痛苦地闭上眼。

第一个人,是那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子。

凌晨一点对于她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沉醉在酒吧的声潮中,她跟姐妹们打个招呼说,要去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口,是子若,好整以暇地靠在门口,手里一根木棒。女孩的脚一顿:“子……子若,你不是死了吗?”

子若没有看她,只是笑,手中的木棒一下一下敲打地面:“记得着根棒子么?当初就因为我用它打了你们,就被你们逼死。”

“子若,我错了,你……你饶过我吧。”边说着,便看了眼地上,有影子,面色安定了几分。话音刚落就扭头准备跑路。

子若抬手,一个棍子甩过去。

棍子正好打在后脑上,那姑娘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她用这种办法抓齐了当时虐待她的所有人,三个女生,四个男生,一共七个人。手段狠厉迅速,凌晨一点我们才从殡仪馆出来,破晓之前,这七个人就已经躺在了一间仓库里。

仓库很脏,很破旧,很偏远,子若活着的时候,他们有时会把她带过来这里侮辱取乐,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像一个待宰的羔羊一样。而我知道子若,绝不是会宰了他们这么简单。

七个人慢慢转醒,第一眼,就看见坐在杂物中的子若:“鬼啊,鬼啊!”一边喊一边缩成一团。

子若笑着,站起来走过去,连话里都带着笑意,仿佛是面对多年未见的好友那般:“说什么呢,好好看看,我是人是鬼啊?”

“你,你是人?你没死?!”看到影子,他们有点安心,同时又有点愤怒。平时任人欺负的人现在居然妄想开始反击了,还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子若敲着棍子:“大仇未报,谈什么死啊?”

“你最好现在放了我们!”其中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人叫嚣:“不然的话,你知道下场的?”

“哦?下场?”子若用棍子抬起他的下巴:“我不想用我的手碰你,因为脏,不过我有兴趣听听,什么下场啊?我妈都已经死了,你还能拿什么威胁我?”

“哼,看来你忘了那段视频,只要我们放到网上,你这辈子就全完了!”

“呵,你是说,这个?”昏暗的灯光里,子若掏出七部手机,是那些人身上的,现在全部在子若手里。

子若还是保持着略微渗人的笑容,拿起手机,一个个朝着墙面狠力摔过去。现在的子若已经是一个行尸走肉,用时下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丧尸。

七部手机摔出去,一个个砸在墙上,当即四分五裂,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扔完最后一个,子若抄起棍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圆,然后飞起一边横向砸中了红毛的脸,我在旁边看得一抖。

红毛只发出了一声闷闷的惨叫,剩下的声音估计全给砸回去了。眼看着那张脸一下子肿起来,鲜血流了大半边,估计这一下鼻梁骨都得粉碎性骨折。

其余几个人也都害怕了:“你想怎么样?”

“看来当初的事情,各位记得比我清楚,你们也都还记得当初是怎样对我的吧?啊?记不记得!”说着用脚狠狠踢了一下那个高个子的女孩,高个子女孩一颤:“记……记得。”

我跟黑白无常躲在角落里看得一清二楚,至今我仍不知道帮助她这一次,是对还是错。记得我苦笑着调侃她说她“像鬼一样可怕。”

她顿了顿,居然笑得很开心,说:“这倒是不假。”我愕然,才反应过来她早已成为鬼,于是觉得很难过。

我也曾经问她,为什么不去抱抱她的妈妈,无论如何,下一世都不会再相见了。

她说,“不可以。”不能让她妈妈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变成了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如果她知道女儿跟地府做了交易,一定非常非常伤心。

其实也不能算是交易,是惩罚,她这一次放弃轮回跑出去害人,按例,当灰飞烟灭。

她轻轻一笑说“好。”

昏暗的库房仿佛地狱,三个女孩胆小地缩在一起呜咽。子若说:“记得便好。”说着,便解开了捆着红毛的绳子。

红毛被她一棍子打得不清,早已血肉模糊,她蹲在他面前:“当初怎么对我的,就怎么对她。”她指着那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子。

红毛不敢违抗,摇摇晃晃走过去,女孩手脚被捆住,动弹不得,瞪着红毛:“你敢这么做,出去我就让我爸弄死你!”

子若的话很及时:“不做的话,我现在弄死你。”

女孩惊恐的眼眸中,红毛的身影越来越近,她嘶吼着:“子若,你真的不怕遭报应!”

“你们都不怕,我怕什么!”

子若很聪明,她知道自己虽然已经成为鬼,但是也没有什么能力,而且这具身体已经开始腐烂,并没有很大的力气。

她会把男生一个一个打晕,一个一个解开绳索,让他们对那三个女孩做当初对自己同样的事情。

那笔债,一宗一宗,一样一样讨回来。

只有七天时间,子若很珍惜,她已经死了,不用睡觉,我劝她:“收手吧。”

她不看我,看着眼前七个人狗一样趴在她面前,吃着她给的“饭”,饭里面有秽物,他们当初逼她吃过,现在原封不动还给他们。

“刚开始确实是不吃,打了几顿就老实了。”子若抚弄指甲,这期间她一直戴着手套,因为怕指纹留在现场,对于世界来说,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死人出来犯案,太惊悚。骨子里,她不想吓到别人。

她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尸斑,还散发出一阵一阵的腐臭味。

眼前的几个人莫不是鼻青眼肿皮开肉绽的惨状,外面他们的父母正在兴师动众的寻找,我依稀记得几千年以前暴君当政的时候,曾经不幸看过这样的惨状。

子若说:“凭什么收手,我用灰飞烟灭换来的,这么大的筹码,总得来的值得你说对吧。”

第四天,当初折磨子若最严酷的高个子女生承受不住,用头撞击地面,自杀了。

子若叹:“这才是第四天,就受不了了,我当初可是两个月呢。”

我看着满目疮痍,看着身体已经明显腐烂的子若,觉得很悲凉,觉得神很无能。

七天之内,另一个女孩因为高个子女生的死压力很大,最终也以同样的方式自杀。那四个男生也因为种种原因死亡。

第七天,当子若背对着最后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的时候,她摘下手套,手已经烂了,。

这七天,我第一次看到有悲哀的情绪从她眼神中流露出来。

“我要死了。”

我点头:“灰飞烟灭,再也无法投胎,这不是当初你的选择吗?”

“嗯,这一点我不后悔,我只是有点遗憾,要死在她前面了。”她看着最后一个女孩。

我说:“这一世的仇,报得差不多了吧?算了吧。”

她苦笑,笑着笑着,眼泪和脓水就一直流出来,流在她凹陷的腐烂的脸上。

当初那么美的姑娘。

她说:“阿星,再见。”

我闭上眼,耳边突然又响起她的话:“小猫,过来。”

可是这一次,我再也没有过去了。

只希望她下一世能投胎个好人家,不用再遭受今世所遭受的苦难……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