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原配者 > 详细内容

原配者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24 次  点赞:8 次  鄙视:15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小山村里,村里有户姓李的人家,李老汉今年58岁,老伴死了五六年了,膝下有三个儿子,都已经成家,而且还都挺孝顺。

这天吃过早饭以后,李老汉就赶着牲口下地干活去了。

在村外不远的上坡上,是一片坟地,都是李家的祖坟,李老汉的老伴也葬在这里,空出来的地李老汉都种上了庄稼。

在地里忙活了一上午,李老汉又渴又饿,心想到中午了该回家吃饭了,歇歇脚,喘口气,抽袋烟,回家吃饭。

坟地里有几棵大杨树,李老汉就找了片阴凉地背靠着大树坐了下来,干了一上午活,又累又乏,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昏昏沉沉中也不知道是清醒还是在做梦,忽然冒出来几个光腚的小孩,都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围住了李老汉,有的抓住了李老汉的胳膊,有的抓住了李老汉的腿,李老汉就感觉像是被定在地上一样,怎么动也动不了,他想喊也喊不出声来。

剩下的小孩每个人都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掰开李老汉的嘴,就把土往嘴里捂,一把土,两把土,三把土,一边捂还一边说好玩、好玩、太好玩了。

李老汉嘴里被捂满了土,还在继续往嘴里捂,想吐吐不出来,想喊也喊不出来,想动也动不了,李老汉心想完了,今天我看情形要死在这里了。

李老汉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渐渐的变得模糊,离死越来越近了,李老汉绝望了。

就在这危机关头,从不远处跑过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边跑边喊:“你们几个小兔崽子,玩什么不好,敢欺负我男人,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这几个小孩一听就一哄而散的跑开了。

来的这个女的把李老汉嘴巴里的土扣出来,清理干净,又灌了李老汉两口水,慢慢的李老汉缓了过来。

李老汉很是感激,赶忙站起身来道谢:“谢谢你姑娘,是你救了俺的命,你是谁家的姑娘,改天我备一份厚礼,亲自登门道谢。”

这个女的听了李老汉说的这些话,愣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老汉,有些生气的说到:“你叫我什么,姑娘,你不认识我了吗?”

李老汉脑子在飞快的转动着,回想着他认识的每一个人,还是没想起来,李老汉疑惑的摇了摇头。

“真没想起来,你好好想想”这个女的脸通红,比刚才更生气了。

这可把李老汉给急坏了,他努力的在想从出生到现在认识的,能记住的每一个人,还是没有想起来,女的肯定认识他,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

“你这个没良心的,看来你真的把我给忘了,我是杨庄的翠翠,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我们虽然没有拜堂成亲,可是我们已经换了贴,我就是你的妻子,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你,你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你倒好,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了”这个女的越说越激动,越哭越伤心。

李老汉听明白了,也想起来了,可不是嘛,李老汉结婚之前说妥了一门亲,也换贴了,在结婚前姑娘得了一场大病,死了,就埋在了李家坟地里。因为换了贴,就是李家的人了。

“翠翠,别哭了,是我不对,我不该把你给忘了,”李老汉内疚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人无情不如鬼,鬼有义不忘夫妻情,况且今天翠翠又救了李老汉一命,李老汉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既然我们见面了,就到我家里坐坐”李老汉高兴的点着头,嘴里嘟囔着“好、好坐坐、坐坐。”跟着翠翠往家走,很快就来到了一个破屋前。两间大的破茅草屋,门板是破的,茅草屋的墙到处是窟窿,进屋一看,房顶也是破的,这样的破茅草屋怎么能住人呢,又不能遮风,也不能避雨。

“翠翠,这就是你住的房子,这么破怎么住,怎么不盖几间好房子?”李老汉心疼的问到。

“盖好房子,你以为我不想住好房子,我哪里有钱,这还不是都怪你,逢年过节你只知道让孩子们给他们亲妈烧纸送钱,一分钱也不烧给我,不要说盖房子,我吃饭都是靠要饭吃,你们啊都把我给忘了”说着翠翠就拿出来了一个带着豁子的破碗,舀了一碗凉水,递给了李老汉,“喝点水,只能用这招待你,吃的我也没有,一会还得去要”。

李老汉现在是满心的愧疚,一直在给翠翠道歉,说回去以后就给翠翠烧好多好多的钱,再给翠翠烧一座很大很大的宅院,一定要让翠翠好好的享享福,翠翠听了也很高兴。

李老汉心里想,来一趟不容易,看看我孩子他妈过得怎么样,他就问翠翠:“我孩子他妈在哪里住,我想过去看看她”。

“既然来啦,看看她也好,就是不知道她高不高兴,你出门一直向西走,最高最大的院子就是她住的,看看她你就回去吧,我也不留你了,我还得要饭吃去。”李老汉出了门往西走,翠翠拿着破碗要饭去了。

李老汉一直往西走,来到了一座很大的宅院前,很有气魄,一看就是有钱的大户人家,李老汉高兴的拍打着大门,心想孩子他妈看到我肯定会很高兴。

果然,开门的就是孩子他妈,她看到李老汉愣了愣,一脸不耐烦的说到:“你怎么到这里来啦,走吧走吧,以后别到这里来啦。”说着就要关门。

李老汉用手挡着不让她关门:“孩子他娘,我是你男人,我想你了,今天过来看看你。”

“谁稀罕你看,我们之间没什么关系了,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烦人。”说着又往外轰李老汉。

“谁在外面吵吵”说着话就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看样子有20多岁。

“是我第二个男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里来啦,我正撵他走呢,”她转过身对李老汉说:“看见了吗,这才是我男人,我们才是原配,你什么都不是,我们阳间的夫妻情分已经尽了,以后不要再来烦我。”说完“咣”的一声,把大门给关上了。

李老汉窝了一肚子气,他想不通,老婆现在怎么变的这样无情,活着做夫妻的时候多恩爱,现在对他跟仇人一样。李老汉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老汉猛地一激灵就清醒了过来,刚才我是不是做梦了,说是梦但又不像梦,太真实了。李老汉感觉嘴里有东西,他吐了出来,吐出来的都是土。

李老汉呆呆的站着,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的。李老汉算是明白了,只有原配到阴间里还是夫妻,半路夫妻不是夫妻。

李老汉回到家以后吩咐三个儿子,以后逢年过节必须给大娘上坟烧纸钱,要多多的烧,要让大娘有花不完的钱,让儿子们重新为大娘修了个大坟,烧了一座很大的院子。

晚上李老汉做了一个梦,他的翠翠回来了,穿的不再是破衣烂衫,而是优容华贵,一身的珠光宝气,就像一个待嫁的公主。

翠翠来到了李老汉的床前,俯下身子亲吻了一下李老汉那布满邹纹的脸,轻声说道:“冤家,还算你有良心,我会一直在那边等你,一直保护你,等着你来和我团聚。”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