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掉头发 > 详细内容

掉头发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夜幕降临,张禾背着挎包进了屋,还没站定,就被飘过来的头发丝缠住了拉链。

这些天她的头发疯了一样大把大把的脱落。原先不高的发际线现在秃了一大块地方,她都不敢扎头发。一扎头发,露出宽阔的额头,从前面看,就像个尼姑。

她以为是自己刚换了新工作压力太大才会脱发,从网上买了一大堆的芝麻糊和五瓶霸王,大批的快递往家里送,来她家玩的同事以为她玩开始搞微商了,打趣道:“张禾,你开了网店我们一定去捧场。”

张禾边搬快递边摆手:“开什么网店啊!我是最近脱头发太严重了,这家里到处都头发,搞得我心烦。”

平时和她关系不错的女同事坐过来,拆开了刚到的包裹,几瓶洗发水紧紧贴在一起,用透明胶带包着一圈泡沫围着。女同事拿了当中瓶身唯一是蓝色的洗发水:“这是霸王吗?看上去不太像呀!”

“不会吧!我可是从专卖店买的!”张禾拿过来,打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栀子花香飘过来:“这是商家发错了吧!”她数了数剩下的瓶子,除了她手上的一瓶,还有五瓶。

她在网上找了商家,把发错的那瓶拍照给商家看。客服发了个笑脸:“这是我们的赠品,送给您使用的。”

“不要和我说是什么三无产品啊,我可不用!”

发完这句话,张禾起身从冰箱门上扯出了一根乌黑的发丝。发丝很长,扯出来一半就有她头发的长度,剩下一半卡在冰箱里,一用力,就断在里面。

“我的头发没有这么长啊!”她打开冰箱,半个手臂长的头发丝飘飘然的落在了白色的地板上。

她把两截头发拼好,差不多有她一个手臂长。

这绝对不是她的头发,她想到了一个人,手像触电一样离开了头发。

不,这不可能。她心烦意乱地用纸巾包住地板上的头发,扔到了垃圾桶。

顺手拢了拢散落下来的刘海,收回手,她就觉得不对劲。低头一看,地板上又掉了几根不长的头发,她心疼的扔进了白色的塑料袋里。

她把掉落的头发都收集在了一起,占了塑料袋的一小半地方。

头皮传来瘙痒,她拿了一瓶霸王,视线经过那瓶赠品时,心里一个念头冒出来。张禾放下红色的霸王,转而拿起了赠品,脸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张禾挤了一点洗头水,抹到头发上,打开了喷头。细细的水流从喷头里流出来,还有一根有她手臂长得头发。她没有发觉,低着头轻柔的搓揉头发。等洗完,那根手臂一样长得头发也不见了。

头发湿漉漉的出来,张禾站在阳台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头发自然风干。

刚才她从浴室拍了几张照片,内容是她掉的头发和赠品。

她看了看这家店底下的好评,心里冷哼一声:“过几天我就把这些照片发给客服,看她是想要几十块钱还是要好评!”

心里正盘算要问商家赔多少钱才合适,头发就已经干了。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张禾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变得更加柔顺了。而且仔细看,好像长长了一点。

一周后,张禾脱发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那瓶赠品也被她一天洗两次用的只剩下一半了。

“你们送我的那瓶洗发水多少钱?”

“您好,是200块钱一瓶。”

“这么贵!”张禾想到自己把这么贵的洗头水当普通的洗发水一挤一大堆的用,心里就心疼的不行,“能便宜点吗?”

“如果您真的想要,我们可以再免费送您一箱,只是希望您每天可以拍一张你头发的照片给我们。”

张禾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犹豫了一会。

见她没有回答,对方又说:“因为是新品,我们也是想有个人帮我们测评一下,如果您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

“好,我做。”

张禾的头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越来越长,一个月的时间,洗发水都用完了十瓶,中长的头发现在长到快到屁股。

公司的同事都惊于她那一头又长又密的头发,特别是和她一起上晚班的同事,经常被她吓到,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领导都和张禾谈心,让她剪掉一半。

这些天头发已经成为了张禾最重要的一部分,她着了魔,平时在网上买四十块钱的东西都恨不得讲价的人,都能为了头发去做上千块钱的护理。

但是发质没有预想中的变好,反而变得比以前的发质都差。

这让张禾跑去头发护理中心闹了一顿,别人没办法,退了一半的钱给她。

张禾不肯剪头发,领导只好劝她辞职。没了工作的张禾整天窝在家里,脸色也变得很差,苍白到没有一点血色。而且她发现,自己每发给商家一张照片,脸色就越发苍白。

她停止了发照片,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骚扰电话。

她不敢接,只好关机。

周末,她去办了张新的手机卡。路过天桥时碰到了以前的男同学,听说他帮别人看风水,一看到张禾,就知道她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他去了张禾家,四处看了一番,最终确定那个东西就在张禾的卧室。

张禾本来不信,听到男同学说得话心里咯噔一下:“你是说,那个,就在我的床头?”

“对!”同学又看了一圈,无比肯定。

他视线落在房间的一个木箱上,里面装着十几瓶还没用过的洗发水。

“这些都是你的?你怎么放在房间!”

“因为最近头发发质不好,洗头洗的勤快,又怕自己因为上班忘记,所以就把洗发水放在房间提醒自己。怎么了?”

“恐怕就是这箱洗发水有问题。”

同学打开洗发水,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浓浓的栀子花的味道扑鼻而来,中间夹杂了一丝不自然的味道。他转向张禾:“有没有用完的?”

“有。”张禾也没多问,跑到洗头的旁边拿了一个空瓶子,“今天刚用完的。”

男同学接过瓶子,在手里掂了掂,重量不像是空的。他拿过剪刀,打开瓶身,内部的情况一览无余。

张禾捂住嘴,扑到垃圾桶旁干呕了一会。

“这是什么?”

“头发丝,还有,这是?人手指的一部分!”男同学身体一抖,瓶子被他抛了出去。周围的温度突然降了几度,阵阵阴风拂到张禾脸上。

男同学一动不动地定在原地,张禾叫了他几声都没有反应。

灯光忽明忽暗,窗外“轰隆”一声,一道闪电照亮了同学身后——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缓缓转过头。

张禾看清了她的脸,脑海中浮现一个笑容明媚的女生。

慌神间,一张腐烂的脸凑到了她眼前。

男同学醒过来时,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他看着房间角落的箱子,里面已经多了十几个鼓鼓的瓶子。口袋里的手机传来“叮咚”的声音,他脸上浮现得逞的笑容。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