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苗疆预言珠 > 详细内容

苗疆预言珠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65 次  点赞:11 次  鄙视:1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王纤纤最讨厌大自己28岁的哥哥王顺成。

45岁的王顺成是远近闻名的废人,啃老多年。

自从30岁那年在自家门前被三个五六岁的幼童欺负之后就躲在房间整整十五年闭门不出,每天睡醒起来不是看毛录像就是打游戏。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通通往床上拉。

最近这货因为活得太舒服,已经出现了幻听,整天说父母和妹妹的呼吸和心跳太大声,要求他们停止呼吸心跳。

每当王顺成扭着肉乎乎的小胖腰,嘟着小嘴咆哮,提出这种无理要求,父母都会苦着脸沉默不语。而王纤纤则用看排泄物一般的眼神狠狠的盯着这个一事无成的废物,冷冷的说:“废物,撒泡尿捂鼻子死吧。死了就什么都听不到了。死了就可以缩在壳里当乌龟王八蛋。死了就可以缩在穴里当婊——子。这不是正合你意吗?”

要不是父母紧紧的拉着她,王纤纤早搬起椅子砸烂这件大型垃圾的狗头。

从五岁起,为王顺成送饭,清理房间的粪便和垃圾,换洗床单和被子已经成为王纤纤的日常。一开始王顺成每天都故意对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的妹妹鸡蛋挑骨头,动不动就非打即骂。

在王纤纤八岁那年,王顺成因为打网游打输了,便把气撒在正在床上清理大便的她头上。只见他从背后悄悄接近幼小的妹妹,拔出匕首一刀刺入她的太阳穴。

王纤纤当场倒在血泊之中,被闻声赶来的父母送到医院。

由于抢救及时,而且匕首并没有伤及重要的血管和神经,王纤纤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并且没有留下后遗症。除了右边太阳穴和额角留下了丑陋的疤痕。

从此,本来温文尔雅的王纤纤性情大变,变得非常喜欢打架,经常把同年龄的男生打得跪地求饶。

十四岁的时候,一天王纤纤照例去清理王顺成床上的大便,王顺成一边咬着牙大笑一边指着妹妹额角的疤痕大叫“丑八怪”。

王纤纤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她狠狠的把沾满大小便的被子扔在王顺成脸上,一个飞踢把他踢倒,举起桌子上的电脑显示器暴风骤雨般重击他的太阳穴。

等到父母赶来,把暴怒的女儿拉开,王顺成已经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奄奄一息。

从此以后,王顺成再也不敢欺负妹妹。王纤纤每次送饭和清理粪便的时候时不时骂他几句,他也不敢还嘴。

直至今天,王纤纤知道哥哥害自己之心比起当年不减分毫,但她就不信那个废物敢搞出什么事来。

一天,王纤纤在复习学习校功课的时候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走在一座破败的石桥上。

突然,一个银铃般的嗓音从旁边传来:“来来来,瞧一瞧喽。都是稀世珍宝,白菜价……”

王纤纤循声看去,只见破旧的桥栏前坐着一个身穿苗族传统服饰的少女,年龄大慨十五六岁左右,容貌十分清秀可人。

少女的面前铺着一块破旧的白布,上面放着几件物品。看来是一个简单的地摊。

“我这是做梦吧?”

正当王纤纤揉着自己惺忪的睡眼,少女开始介绍起自己的商品来: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请仔细看着哩。”

只见她拿起一个诡异的陶器塑像,指着它张大的嘴巴:“这是会口吐粮食的陶土人,一天能吐出两斗大米哦。不过大部分都是陈化粮就是了。原价两亿,现在只卖20块。”

少女拿起一把尖刀,插进陶器塑像屁股上的洞。

“哎呀呀呀,痛死了!”

塑像发出一声煽情的尖叫,从口中源源不断的吐出散发霉味的大米,洒满一地。

如果这是梦,也太有趣了。

拔出尖刀,塑像口中的米流当即停止,但是它像人一样动起来,一跃而起,一手捂住屁股,一手指着少女破口大骂:“痛死了!谁允许你用刀的!要是老子得了痔疮怎么办?!”

“可是今天碰巧找不到小木棒嘛……”

少女不好意思的挠着自己的脸颊。

“闭嘴!妈的,老子不干了!”

陶土人嘟着嘴咆哮起来,一个优美的鱼跃越过栏杆,朝王纤纤抛了一个闪闪发亮的媚眼之后噗通一声落入桥下的河水。

王纤纤和少女一起跑到桥栏杆前观望,只见陶土人仰面浮在水中 ,向少女竖起中指之后以优美的仰泳姿势远去。

“啊……啊……”

少女朝远去的陶土人伸出手,眼中闪动着泪光。

“不要哭,小妹,”

王纤纤抚摸着少女的背安慰她:“我给你20块,就当我买下那个陶土人了,好不好。”

少女擦干眼泪,吸了一下鼻子,接着又介绍起另一个商品:

“这是能无限倒出茅台酒的壶。不过有个缺点,酒里会混有五成尿……”

“……”

“这种烂东西我是不会推荐给小姐姐的。”

少女拿起第三样东西——一个黄绿色的玉珠:“这是苗疆预言珠,会提前预知事关性命的凶祸,不过只能起一次作用。”

“这很贵吧?”

“这个我就免费送给小姐姐了,陶土人的20块我也不要你出。”

少女露出灿烂的笑容,把玉珠递到王纤纤手中。

正想说“我不能收”的时候,突然天旋地转。

王纤纤的脑袋从书桌上滑落,撞上了地板,从梦中醒了过来。

用手捂住生痛的额头,突然感觉又凉又硬。

定睛一看,梦中少女赠送的玉珠就在手里。

“真是奇遇呢。”

王纤纤重新握紧玉珠……

以后的几天,王纤纤不时把玩这个神奇的玉珠。

一天晚上,王纤纤正仰躺在床上反复观察玉珠,突然玉珠发出一束柔和的白光,接着像投影机一样把一段影像投影在天花板上。

王纤纤大气不敢出,就保持着单手举起玉珠的姿势看着影像。

影像中,她的哥哥王顺成脸带着邪恶的微笑 ,拿铁榔头锤杀了双亲之后,潜入王纤纤的房间,用绳子勒紧熟睡的她的脖子,一刀刺入她的太阳穴然后用力一拧。

在王顺成沾满鲜血的脸后面的墙上,挂钟显示的时间是明天的午夜11时。

玉珠发出清脆的声音裂开,影像至此中断。

王纤纤爬起来依靠着床边,喘着粗气。胸中恶心的感觉久久挥之不去。

“他妈的,那个废物还真敢做……”

第二天夜里,王顺成蹑手蹑脚的潜入父母的房间,对床头的影子挥动铁锤。

没有砸碎头颅的手感。

伸手一摸,没有人,只有棉被。

他正疑惑之时,手腕受到冲击,铁锤被打得脱手飞出。接着太阳穴传来更为强烈的冲击,让他惨叫着倒地。

王顺成抬起眩晕的头颅,看见妹妹正手持冷钢橡胶鞭,威风凛凛的站在自己面前。

“亲爱的哥哥哟,这么晚在这里玩什么呢?”

只见她脸带与17岁这个年纪不符的嗜虐笑容,俯视倒在地上的王顺成:“爸妈的话,在电影院看夜场呢。当然是我安排的。”

王顺成咆哮着想起身,但妹妹的鞭子更快,劈头盖脸的朝他脸上身上招呼,他只能像小姑娘一样哭叫着,缩成一团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不一会儿,浑身皮开肉绽的王顺成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王纤纤拿出准备好的绳子把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五花大绑,接着拿出床前的隐藏摄影机确认录像。

“删减一些内容就可以作为证据了呢,我亲爱的废物哥哥,你要以故意杀人罪未遂的罪名走向独立之路了。”

在王顺成向录口供的民警声泪俱下地控诉家里人没服侍好他,害他成不了世界首富的时候,父母决定放弃他的监护权。

王纤纤走出警局门口,放眼天空,思考着自己变得光辉的未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