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致我的盖世英雄 > 详细内容

致我的盖世英雄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60 次  点赞:11 次  鄙视:1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一,江湖儿女江湖老

薄荷是在无意间在柜子底部发现那本书的。

搬家公司在楼下催促,薄荷把最后一个集装箱封口,拿着那本书下了楼。开车的师傅颇为八卦,看到薄荷手里的书,说:“看不出姑娘是个武侠迷啊。”师傅一边开车,一边回忆,把薄荷当做忘年交,讲起他年轻时的故事。

薄荷不由得感叹,无论是那个时代的人,心中都有个江湖梦。下了车,有金发碧眼的男子迎上来,一个吻落在薄荷左边脸颊上。他是追求浪漫的法国人,催促薄荷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他。薄荷确实累了,点头。

薄荷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卧室开了台灯,男友就坐在床边,手里拿着那本红色封面的书。男友抚摸着着书本磨损厉害的边角,用不太流畅的中文说:“《神雕侠侣》,我看过这个电视剧,这应该是本老书。”

薄荷点点头,伸手握住了男友的手,可是他已经把书页翻开了。空白书页上一行字映入眼帘:

薄荷,江湖儿女江湖老,忘了我吧。

署名是,江酒。

男友并不了解金庸,吃力的看了一会,问道:“薄荷是你,江酒是他,中间的是什么意思?”薄荷别过头,泪眼没来得及掉落就被一双温暖的手抹去。薄荷的声音小小的,她说:“是再见的意思。”

这是一份来自八年前的告别礼物。他们从此再也没有见面,也没有机会相见了。

二,阿酒

薄荷第一次离开家乡是在十六岁那年,前往北方的原阳。火车开动的那一刻她有些迟疑,有些后悔,但窗外的飞速转换的风景让她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她千里跋涉,只为了见一个人。并且是在网络上的朋友,连面都没有见过。父母是不知道的,薄荷谎称旅行。这是她千难万难讨要来的十六岁生日礼物。

火车站人很多,熙熙攘攘的人群让薄荷心生畏惧,她抱紧了自己的旅行包,眼神却在四处扫描。试图在人海中认出只见过几张照片的“朋友”。

最后是江酒找到了她。男生很高,很瘦,皮肤比久居南方的薄荷要白很多,放在南方是典型清秀小哥。他对薄荷笑,露出同样洁白的牙齿,说:“薄荷,我是江酒。”他跟薄荷想象中的一样,又不太一样。这种感觉薄荷无法形容,脸却浮起了红云。

后来薄荷问他,怎么能在人海中找到自己?江酒拉着她的手,不时回头看她,说:“你跟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们的关系无需言表,两人都心知肚明,也都默认。薄荷再一次羞红了脸,因为那一句情话一般的理由。

薄荷只在原阳待了一星期,江酒送她上火车,亲了亲她的脸颊——这是一星期来他们最亲密的举动。

薄荷说:“江酒,你等我,我会来找你的。”江酒捏了捏她的脸,一星期来他们吃遍了原阳,每天肚子都撑得不想动弹,薄荷胖了些。他说:“薄荷,好好照顾自己。”

这是十七岁的江酒和十六岁的薄荷故事的开始。

三,我不是她

薄荷和江酒开启了异地恋,月底的时候发现话费比往常多了一倍。江酒在电话那头感叹,他的零花钱才是全部献给了移动公司。

他们每次通话都能超过半小时,倒不是有多少话说,有时候两个人都静静的不说话,薄荷努力倾听也没有听到他的呼吸声。江酒就是这样一个人,有时候很轻,很静,仿佛从未出现。

江酒心情好时就跟薄荷讲起他的梦想——他想做英雄。

他自幼练习武术,也因此耽误了学习。江酒成绩很差,到了高三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薄荷替他着急,江酒不以为然的说:“我爸叫江湖,我叫江酒,没什么能难倒我的。”薄荷叹了一口气,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男生清瘦的轮廓,她伸出手,只有空气在流动,带来微凉的感觉。

薄荷说:“阿酒,你不要喝酒了。”江酒试图抗议,最终还是答应了。他渐渐明白,无论自己和薄荷争论什么,都不会赢。

薄荷又说:“阿酒,你不要抽烟了。”

江酒说:“好。”

薄荷继续说:“阿酒,我要听你的故事。”江酒沉默,沉默了一会薄荷挂断了电话。江酒回拨了两个电话,薄荷赌气的没有接。他便不在回拨了。

薄荷躲在被子里小声哭泣,房间里留了昏暗的台灯,白色手机壳反射出灯光。薄荷第二天醒来时眼睛红肿,她干脆赖在家里,给班主任发了短信,不管不顾。家里已经没有人了,薄荷一直盯着手机,可惜屏幕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她突然感到很悲哀,她和江酒的联系仅限于网络和电话。薄荷爬起床,对着镜子收拾自己。

江酒的电话晚上准时打来,薄荷沉默。江酒知道她在听,语调缓慢的说起他的故事。

在薄荷之前,他喜欢一个女生,两年多。

他给薄荷讲那些故事,为女生流的泪,受的苦,那些岁月付出换来的是女生一句:“从此以后,我们做陌生人。”

他练习武术,无数次幻想可以保护那个女生。他得到的,是自己真心相待的兄弟的背叛。一方是心心念念的姑娘,一方是同甘共苦的兄弟。不管是如何抉择,他都只能说一句,祝幸福。

薄荷发现自己又哭了,江酒问她怎么了?薄荷强忍哭腔,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说:“没事。”江酒显然累了,跟薄荷道了晚安。

薄荷很想问,江酒,如果我是她,你会如此不在乎我的伤悲吗?

她没有问。有些问题,有些答案,早就明了于心。薄荷只不过允许自己做一个傻子。

薄荷打开电脑,点进了江酒的空间。他们相识在网络,相交于现实,终究是不稳的根基。她发现自己对江酒,一点也不了解。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年龄他的电话号码,什么都没有了。

薄荷点进了他的留言板,一条一条的看,发现有个可疑的女生带有暧昧的留言,薄荷便控制不住的把对方加为好友。对方问薄荷是谁,她一个一个字的敲击:“我是江酒的女朋友。”对方是个急性子,骂了薄荷一句:“你有病啊,”随后把薄荷删除。

薄荷嘲笑自己的疑神疑鬼,却仍在翻着江酒的空间,一直翻到两年前的内容,终于发现了那个女生的痕迹。那是江酒写的一篇告白日志,末尾还@了一个人——张曼。

原来她叫张曼。

薄荷抑制不住的趴在键盘上大哭起来。江酒不喜欢叫她薄荷,而是叫她“奥特曼”,江酒曾经说:“奥特曼,你不要哭,小怪兽保护你。”那些江酒对她说过的甜言蜜语,无一不是把她称呼为“奥特曼”。

薄荷点开张曼的空间,内容很少却很热闹,每一句透露心情的文字下面都有长长的评论。大家都叫她“奥特曼”,似乎那是她的专属一般。薄荷翻到了张曼的照片:短发,平刘海,淡淡的微笑,不是多漂亮的女生,给人温婉的感觉。薄荷把照片保存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互相对比,真的有那么几分像。

弄完这一切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薄荷给江酒留言:失眠,不知道谁会陪我。第二天看到江酒回复:无论何时,我都会接你的电话,我的奥特曼。薄荷想对他说:“阿酒,我不是你的奥特曼。”薄荷胆怯了,没有说出口。

四,一面之约

江酒没有想到,薄荷会在他高考期间来原阳。

火车是凌晨到达的,薄荷抱着包在候车室过了一晚上。江酒第二天赶到车站时,薄荷在瑟瑟发抖。处于北方的原阳昼夜温差很大,薄荷不幸的感冒了。江酒皱着眉头问她:“你怎么来了?”

薄荷扶着昏沉沉的脑袋,说:“我想见你,所以我来了。”有些姑娘年轻时勇气多得吓人,如同薄荷,不管不顾的跨越万里,只因为想见他一面。薄荷听到江酒说:“薄荷,你怎么这么不让人放心。”薄荷心满意足的笑了,因为江酒喊的是她的名字“薄荷”,而不是“奥特曼”。只因为这一句话,薄荷觉得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都值得了。

江酒把薄荷安排在朋友家住下。开门时看到对方是男生薄荷吓了一跳。江酒拉着她,对男生说:“拜托你了。”江酒安顿好薄荷就匆匆离开,男生一直盯着薄荷看,薄荷心里发毛,他才说:“我叫司穆。你很像一个人。”薄荷识趣的没有多问。

江酒每天都会来陪薄荷一会,薄荷满足于短暂的陪伴。高考一星期的假期很快结束,江酒给薄荷买了车票,让她赶紧回去,别耽误学习。送别的时候司穆也来了,他趁着江酒去买东西,跟薄荷讲:“傻瓜。”薄荷想问他什么意思,江酒拿着零食回来了。

薄荷回到家时是凌晨,她感觉自己就像老鼠,总是在半夜或者凌晨活动。也没有人管她。

不久后期末考试,薄荷问江酒,要不要来看她?江酒犹豫着,说:“薄荷,我可能要去当兵了。”他吞吞吐吐,好半天才告诉薄荷,他家人已经帮他报了名,如果体检一过,他就要去当兵了。

薄荷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薄荷那一刹那,觉得江酒像个赌徒,挥霍着她的感情。她这么告诉江酒时,江酒说:“薄荷,我觉得你像个嫖客,在浪费自己的青春。”

江酒的话说得很明白了,薄荷挂断了电话。后来她又不死心的想,赌徒和嫖客,不正是绝配吗?

将近两个月的暑假过得很快,薄荷不去主动联系江酒,江酒也没有理会她。感情到了冷淡期,多说一句话都会觉得累。薄荷努力想打破这种冰冻状态,更害怕破坏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

南方的夏天炎热得异常,薄荷大病了一场。她一个人去医院,护士把针扎进血管的那一刻,她突然哭了出来。年轻的护士乱了手脚,以为扎错了地方。薄荷摇摇头,眼泪还是不可抑制的落下。她给江酒打电话,那边吵闹得厉害,薄荷隐约听到他说:“我在给朋友过生日,你给我点面子好吗?”薄荷挂断了电话。

9月走兵季,薄荷在论坛上看到许多的待军姑娘发帖子,坚定的说,等他回来。江酒去之前跟薄荷说,新兵连结束就联系她。

在没法联系的三个月里,薄荷买了一个本子,整整的100页,每天都给江酒写一页纸的信。

司穆听说这件事,还是说:“傻瓜”。薄荷也觉得自己傻,为了一面之约跨越了千山万水,为了一句承诺,拒绝了所有男生的试好。

五,家国天下

薄荷去看江酒,是在第二年的夏天。她带去了两本厚厚的时候写满思念的本子。

江酒更瘦了,也黑了不少。站得挺拔,如同松树。他们在值班室会面,值班的战士识趣的离开。


12下一页

薄荷背着大大的背包,里面装着很多东西。零食,保暖衣,一样一样的交给江酒。薄荷说:“阿酒,我怕你过得不好。”江酒抱着她,抹点她眼角的泪水,无奈的说:“怎么还这样爱哭。”

坚强如同薄荷,唯有在江酒面前会软弱。薄荷说:“阿酒,我不走了好不好?”江酒摸摸她的头,虽然没有说话,眼神却坚定。薄荷踮起脚尖,在江酒脸上轻轻吻下,手机的前摄像拍了下来。

这是他们之间唯一一张合照。江酒脸很红,薄荷眼角还有泪水。

薄荷高考把志愿填到了江酒所在的城市,等了一个月终于收到哪所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江酒听到这个消息时,淡淡的哦了一声。他总是很忙,很累。办完入学手续,薄荷拿着东西去看江酒。

在值班室等了很久江酒才匆匆赶来,他还喘着气,说:“薄荷,以后以后不要来看我了。我很忙。”他转身走了,薄荷被值班的战士送出去。战士是新兵,安慰薄荷看开些。

部队驻地很偏僻,薄荷打不到车。九月份的阳光十分炙热,薄荷觉得晒得头昏脑涨。无奈至极,她打电话给一位学长。对方一见面就很殷勤,薄荷只能想到他了。学长很快赶来,把薄荷接回学校。

周末的晚上,女生宿舍有人私自放起了烟花。学长拿着借来的喇叭大喊:“薄荷,做我女朋友吧。”薄荷被簇拥着下楼,没说话就被学长抱在怀里。这个怀抱很温暖,跟江酒客气的感觉截然不同。薄荷竟然没有推开。

事已至此,薄荷联系了江酒,要跟他说清楚。江酒同意薄荷去看他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学长和薄荷一起去的,他在薄荷进去前捏了捏薄荷的掌心。

薄荷只问了江酒一个问题:“阿酒,你要不要跟我走?”江酒眼睛里的疑惑变成了愧疚,他说:“薄荷,对不起,忘了我吧。”

这是一场他早就想结束的感情,等了三年才等到薄荷开口。他心中有太多的东西,薄荷也只是其中一个——不是不重要,而又不能拥有。

他有他的家国天下,薄荷只是其中一部分。薄荷不应该把青春耗费在等他上面。世界那么大,那么精彩,他无缘去闯荡,只能给薄荷自由。

薄荷没有哭,冷静得异常。不远处有等待已久的学长。他说:“薄荷,你是心中唯一的天下。”

六,盖世英雄

薄荷和江酒再次联系,是在两年后。学长毕业了,薄荷借口分手。

那天是薄荷生日,她买了小小的蛋糕,拿到了江酒的部队。两年未见,江酒的军服换了,象征着军官等级的军衔薄荷看不懂。江酒说:“薄荷,你一点也没有变。”

这句话很多人对薄荷说过,那么多年了,她的脸,她给人的感觉,一点也没有改变。但薄荷觉得,这样的话还是江酒说得最动听。她说:“阿酒,我没有变,还是你的薄荷。”

可江酒摇头否认。他铁了心,无论薄荷怎么哀求,他都不接受。薄荷问他:“你是怨我吗?”江酒叹了口气,才慢慢的解释。

他跟薄荷说起他的家庭。他是独子,一家人全部仰仗他了。他妈妈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就要生病。絮絮叨叨的一大堆,薄荷忍不住打断:“又不是生死离别,你说这么多干嘛?”江酒停了,良久,说:“薄荷,除了我妈妈,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好好照顾自己。”

江酒的意思,他是一个男人。好男儿应该建功立业,而不是只懂得儿女情长。他参加了一个需要保密的军事组织,没有十年八年是回不来的。他让薄荷别等了。

哦。薄荷应道。

她一直都知道,江酒有英雄梦。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分离了。以前只要知道他在,就会很安心。如今,恐怕是再难相见。

薄荷离开前,说:“再见了,我的盖世英雄。”

薄荷不如他想象中坚强,她虽然不温柔也有公主梦。她也无数次想过,会有英雄许她一生无忧。在之前,薄荷一直认为江酒就是她的英雄。

江酒是真正的英雄,他的心在更广阔的地方。薄荷要的他给不了,就给予自由。

后来,关于江酒的消息都是在司穆那里听来的。断断续续的,还有一些薄荷不知道的往事。

司穆主动联系的薄荷。他从另一个城市赶来,在冬天的冷风里发抖。他递给薄荷一本书,红色封面烫金字体的《神雕侠侣》。是江酒拜托他转交的。

司穆说,江酒很爱薄荷。

高中时代,薄荷是他挂在嘴边的名字。薄荷第一次去看他,正好是三模,他翘掉了三模去接薄荷。

在那之前,他不学无术,像个混混一样,却做着江湖英雄梦。为了薄荷,江酒戒烟,戒酒,看书,充实自己。他说,他要给薄荷最好的自己。

对于江酒那样属于自由的人来说,为了一个女生改变自己,就是最大的妥协,最深的爱意。至于喜欢了两年的张曼,早就想不起来了。

薄荷每次去看他都会哭,他痛恨自己的无能。

他带给薄荷的,不是快乐,只好放手。

司穆说完,转身走了。他说:“薄荷,你不值得他付出。”

天空飘落了小雪,微凉的液体躺在脸上。

这是薄荷最后一次为江酒哭。

七,不再见

江酒最后去了那里没有人知道。薄荷看完了《神雕侠侣》,江酒也没有回来。

薄荷接受了异国男子的示爱,很幸福。

她没有再见过江酒,也没有机会再见江酒。

他是江湖的儿子,是风。是盖世英雄,属于自由。


上一页1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