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你曾照亮我的世界 > 详细内容

你曾照亮我的世界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66 次  点赞:15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一,林潇潇:故事已经有了结局

木子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林潇潇,故事已经有结局了。”

这是三月份的湖城,公园里的桃花和梨花已经开到快要凋谢。木子解释:“南方的春天来得很早,特别是今年的。”她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走吧,时间差不多了。”一直到上火车,我才开口,问她:“你们怎么了?”

木子一直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她终于回过头,回答我:“分手了。”火车还在行驶着,窗外的景物飞快闪过,木子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

我们是在晚上到达新疆和田的,因为火车站有木子的一位朋友接应,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宾馆。送走朋友,木子躺在不高档但很整洁的床上和我聊天。

“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吧?”我问她,不禁开始回忆我们的相识。那是三年前,在一个军属的论坛。当时我们的男友都参了军,通过聊天发现他们竟然在同一个连队。不得不说是缘分。

木子“嗯”了一声,然后问我:“你和他呢?怎么样了?”

“两年前就分手了,”我说:“我已经交了新的男朋友,就要结婚了。”木子听到这话,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一脸的惊讶,问我:“为什么?他对你那么好?”我低下头摆弄自己的头发,没有回答。木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从背后抱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在我耳边说:“林潇潇,我好想他。”

木子的眼泪滴落在我脖子裸露的肌肤上。凉凉的。她小声压抑的哭泣,大滴大滴的眼泪,无声的释放着她隐忍了许久的心伤。

二,李木子:君生我未生

宾馆老旧的电视机在播放新版的《神雕侠侣》,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陈妍希饰演的小龙女的发型也没有那么搞笑。林潇潇在洗脸,她说,木子,你连做梦都在喊,顾城。顾城。我丢掉遥控器,说:“林潇潇,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时间好像一晃眼回到了五年前。

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周末,他突然出现,对我说:“木子,你好,我是顾城。”妈妈对愣着的我解释:“木子,快叫哥哥,这是那天救你的哥哥。。”救我?我想了一会,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我曾经失足落水,差点死掉。可偏偏我被一个人救起,我醒来后他已经离开。父母秉承有恩必报的观念,几个月来都在寻找那个救我的人。可惜溺水后我的记忆力变得很差,也许是脑子进水了,我想。而那一刻,他就站在我面前,微笑的看着我。妈妈又重复了一次她的话,我张开嘴,生硬的叫了一句:“顾城,哥哥。”

我想当时我一定像只呆呆的企鹅,连招呼的话都没有办法顺利的说出口。顾城的笑里没有丝毫的轻蔑。他真是一个善良的人。

那天妈妈热情的邀请他留下吃饭,在他们的谈话间我得到了很多关于顾城的信息。他是一名大二学生,比我大四岁,单身。吃完饭,妈妈在厨房收拾,我和顾城在看电视。应该说,顾城在看电视,我在看他。当顾城第五次像我投来疑问的目光时,我终于不再闪躲,我说:“顾城,我喜欢你。”他愣了一下,笑了,说:“小屁孩。”

我还差一星期十八岁生日,我没有再说话。果然,顾城在告别时,妈妈让他在我生日那天过来陪我过生日。顾城看了我一眼,没有拒绝。

顾城走后,我一直在想,我为什么会说对他说“喜欢。”白色的草稿纸被我画满了不规则的线条,妈妈进来时吓了一跳,以为我是做不出数学题在烦恼。后来顾城也问过我相同的问题:“木子,你喜欢我什么?我有什么好的?”我笑他像个娘们,问一些无聊的问题。我怎么敢告诉他:顾城,你是我的英雄。

十八岁那年的生日大概是我最快乐的一个生日吧。

要好的朋友问我:“木子,他是谁啊?”我挽着顾城的手,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小叔叔。顾城没有把手抽回去,而是与我假装熟络的扮演起我小叔叔的角色。聚会结束后,顾城留下帮妈妈收拾。我对他说:“顾城,谢谢你。”

他点点头,继续冲洗粘在手上的奶油。我们都没有想到,这双手在两年后拿起了枪,站在祖国边疆的土地上。

三,顾城:木子 李木子

她的名字真特别,木子,李木子。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顾城哥哥,我是木子,李木子。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对她微笑了。在不明白别的意思时,微笑就是最好的语言——况且,她看起来呆呆的。可是几个小时后,她向我证明了她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她竟然对我说,她喜欢我。这是我第二次被她惊到。

听她妈妈说,她在读高二,还是个小屁孩。不久后我受邀参加了她十八岁的生日派对,小屁孩竟然对她的同学说,我是她的小叔叔。那一刻我在想,我有那么老吗?可我还是配她把戏演完了,真是不可思议。

小屁孩对我道谢,我顺势问她,那天为什么要从桥上跳下河?她看起来不太想回答,慢吞吞的解释:“我就是想玩玩,尝试死亡的感觉。”后来我在她妈妈那里得知了她自杀的真正原因。

小屁孩的爸爸,是一名军人,一位因为救人而牺牲的烈士。她爸爸的生命,就消逝在那条河里。那晚我梦到了小屁孩,她就站在我对面,紧咬着嘴唇,眼睛里有泪水。无论我怎么询问,她都一言不发。醒来后我后背全都是汗,舍友轻微的鼾声提醒我还是午夜十分。我跑到厕所洗了把脸,试图把小屁孩的脸从脑海里洗掉。

小屁孩开始频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总会在不经意间看到她站在不远处,朝我微笑的招手,喊我的名字。久而久之,同学们都知道我有一个“小妹妹”。偏偏小屁孩没有丝毫觉悟,还霸占了我的周末时间,让我给她补课。我在讲题,小屁孩却在看我。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告诉她,如果在模拟考她没有办法达到我预定的目标,就不会继续帮她补课了。小屁孩点了点头,表示答应,又问我:“顾城,要是我达到你预定的目标,那么我有奖励吗?”我纠正她:“木子,要叫哥哥。”小屁孩根本没有理会我,依然不依不饶的像我讨要奖励。

“没有奖励,”我冷着脸拒绝。小屁孩撅起嘴,不满意的嘟囔着什么。没想到,她模拟考的成绩出奇的好。她妈妈激动得拉着我的手,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原来,小屁孩成绩之前一直挺好,父亲离世对她是个巨大的打击,成绩也一落千丈。她妈妈说,自从我出现后,她快乐了很多,所以才没有干涉我们的来往。

不知道是心疼这个憔悴的女人,还是小屁孩噘嘴的样子太可怜。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会帮助小屁孩重新振作起来。

木子,她叫木子,我的妹妹,我对每个人这样说。小屁孩却不这样认为,她总是不承认我是她哥哥。小屁孩得寸进尺,对我说:“顾城,我是要成为你妻子的人。”

她眼神清澈,语气肯定,就像是在宣读一份通知那样自然。我被她惊得站不稳。她哈哈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她太特别,我才能那样深刻的记得她。

也许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所以最后还是失去了她。

四,林潇潇:时光带不走好姑娘

木子给我讲了顾城。那个拯救了她整个青春的男生。或者该称为,大哥哥。

我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木子会喜欢上比她大了四岁的顾城。而且是,俗气的一见钟情。木子说:“林潇潇,你知道吗?就像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明亮了。我正好需要一个人温暖我,顾城就出现了。”我点点头,其实我并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在木子高考结束后在一起的。木子说,没有浪漫的告白,顾城只是在她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对她说:“恭喜你,未来将要成为我妻子的,小屁孩。”顾城喜欢叫她小屁孩。

木子噘着嘴,说:“林潇潇,那一刻,我感觉好像自己泡在了蜜糖罐子里,真甜。”木子开心或者不开心都会噘嘴,两个眼珠子向上转,却没有一点滑稽的感觉,很可爱。我静静地听着,想象那是怎么样一个男生,值得木子去喜欢。

木子上大一那年,顾城已经是大四了。木子没有考上顾城的学校,而是被另一个市的大学录取。木子上火车前,顾城问她,小屁孩,你怕异地恋吗?木子摇头,坚定的说:“我相信你。”木子带着这份信任,踏上了火车。木子说,那是她第一次一个人离家,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害怕。

刚在一起那年,应该是他们最幸福的日子。虽然是异地恋,但是顾城每个周末都会赶过去看她。他还是见木子“小屁孩”,吃饭时溺宠的看她大快朵颐,捏着她脸上的肉说,女孩子胖点才好看。那一年,他们虽然被往返的路程折腾得不轻,但没有起谁有怨言。

那种感觉,在他们团聚时却再也找不回来。木子说,她真的觉得顾城就是自己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了。顾城拉着她的手,嘴里说她还是长不大。

毕业即失业,这句话在顾城身边同样适用。假期和周末都用来陪木子,没有积累什么社会人脉。顾城又是那样倔强的人,不肯依附家里人的关系。然后最后顾城做的决定,木子接受不了。

顾城选择了参军。木子一个星期都没有理会顾城。不管是谁来劝她。因为父亲是烈士的缘故,她更抗拒。小时候的记忆全部浮现,父亲有时候一年都没有办法回一次家,更多的是看到妈妈一个人忙碌的身影。妈妈从来没有怨过谁,在父亲去世后,她对木子说,木子,你要记得你爸爸。

木子的记忆里,没有太多关于他的东西。但每次想起,都是心口绞痛。父亲缺席了她的人生,她没有办法接受顾城也要以同样的方式离开她。

“顾城,他最后还是走了?”我问。木子点点头,她抹掉了眼角的眼泪,说:“我妥协了。”

木子最后还是妥协了,她的怀念和失落,全部变成了泪水,离开了身体。木子哭了很久,眼睛红肿的去送顾城。她亲手为顾城在胸前别上那朵大红花,在全是送别的家属的拥挤站台,看着火车缓缓离去。木子蹲在站台上大哭起来,顾城的父母也在,他们安慰着木子。

木子从那时开始喜欢疯狂的喜欢火车。

我们这次新疆之行,是为了去见顾城。一个月前,木子给我发邮件说,她跟顾城也许走到了尽头。我们制定了这一次新疆之行,就是为了亲口问问顾城的心意。没有想到一上火车,就收到了顾城发来的分手短信。

木子的情绪已经平静了。可声音已经沙哑。我和木子是三年前在一个军属论坛认识的,一年见一次面。

时过境迁,我已经和他分手两年了,就要结婚。只有木子还是木子,仿佛时光也改变不了她的样子。


12下一页

五,顾城:答案

刚到部队前几个月,手机没收,不能和外界通讯,每天高强度的训练都让我觉得苦不堪言。跑五公里的时候,有战友坚持不住了,便喊起了女朋友的名字。他叫蒋正,嘴里不停念叨着:“潇潇,林潇潇。”我问他想念是什么感觉?他红着脸憋了一会,还是没有办法回答。

“你没有女朋友吗?”蒋正问我。我想到了小屁孩,说:“有。”蒋正白了我一眼,责怪我戏弄他。我继续说::“她叫木子。”蒋正问我有没有照片,我摇摇头。他得意了,翻出照片,告诉我:“她叫林潇潇。”挺漂亮的女生,蒋正看着照片满脸的幸福。

后来我在小屁孩的口中听到了这个名字。小屁孩说,林潇潇也在等一个人。我问,是不是叫蒋正?小屁孩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

原来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情。

新兵连的训练结束后,我和蒋正被分配到了新疆某个小地方。小屁孩问我,新疆冷不冷?训练辛苦吗?那年冬天新疆下了大雪,站军姿时衣服上覆盖满了白雪,融化后冷得人牙齿打架。我还是告诉她,不冷,不辛苦。我每天都会给小屁孩打电话,害怕她担心,有时候只有几句话的时间。小屁孩在给我寄的东西里放了一封信,她说,顾城,你回来时,我会让你看到我长大了。署名,李木子。我知道她一定是很认真的说这些话,才会写上自己的全名。她总是孩子气得可爱。

蒋正也一样,和林潇潇感情一直很好。到了夏天,蒋正却告诉我,他和林潇潇分手了,林潇潇喜欢上别人了。蒋正颓废了,训练时不断的分心。我问小屁孩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却反过来问我,什么?原来林潇潇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小屁孩。蒋正申请了休假,他再回来时已经看不出异常,只是我们都不敢提起“林潇潇”这个名字。甚至我连给小屁孩打电话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刺激到蒋正。

蒋正主动提起林潇潇,是在第二年的春节。战友们都在礼堂里看春晚,正好轮到我们两巡逻。蒋正和我说了会话,就问我:“顾城,你有多爱李木子?”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蒋正继续说:“林潇潇说,她想要的,我给不了。”我安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

小屁孩开始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她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我每次都是应付过去。那天她却不依不饶的追问,我说:“不知道,也许五年,十年。”小屁孩沉默了,正当我打算道歉时,她说:“顾城,我可以等你,为什么连告诉我要等多久都那么困难?”直到她挂掉电话,我都没有说话。

我问蒋正,我值得她等待吗?蒋正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你别辜负她。”

这算什么答案?我问。蒋正说,该怎么做只有你自己清楚,我怎么能给你答案。

六,蒋正:英雄

我问顾城,他有多爱李木子?他没有回答我。我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若是有人问我,蒋正,你有多爱林潇潇?我也回答不出来。无关爱与不爱,只是无法表达。我只是没有想到,顾城会跟李木子提分手。

林潇潇和李木子来新疆前,破天荒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她在陪伴李木子来新疆后,就会结婚。我和她分手已经两年了,听到她要结婚的消息,我平静的说恭喜,百年好合。两年前的我想不到我可以这样平静,虽然心口还是有些压抑。受林潇潇所托,我没有告诉顾城,她们来了。距这里距离她们休息的市还有一天路程,交通十分不便。我嘱咐她们要注意安全,毕竟是两个单身的女生。

我想起了顾城跟李木子分手前的事情。李木子毕业了,顾城已经在部队混上了士官。退不退伍成为了两人争论的最大问题。顾城说,他再干两年,就回家,和李木子结婚。他眼里的锋芒消退,换上了柔和的目光,注视远方。也许是李木子真的长大了,她学会了成全。她告诉顾城,她可以等待,她愿意支持顾城的梦。

这是我们在部队的第三年,有许多同年兵已经退伍,留下的大多数是单身汉。大部分有女朋友的士兵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她愿意等你,可你真的会娶她吗?我知道顾城会,他一定会。李木子侵入他的生命,成为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穿上了这身军装,就该完成军人的使命,这是一位老领导来部队视察时说的话。老领导一生未婚,全身心的投入到部队里。就是老领导走后,顾城跟李木子提出了分手。

林潇潇说,李木子哭得很伤心,她不明白顾城为什么这样做。难道李木子不够好吗?我见过李木子的照片,就是一个小姑娘的样子,眼里清澈,噘着嘴。我也曾笑话过顾城,喜欢这样一个小姑娘。顾城当时说,你不知道她有多勇敢。我不置可否,心里在一个小姑娘而已。

顾城在离开前,像部队申请了我作陪,算是告别。领导爽快的批了,顾城现在是部队的大红人了。他入选了某个保密的军事计划,就要离开新疆,去往不知名的地方,展开训练。顾城跟我讲了李木子。

他第一次见到李木子,是在那座大桥上。李木子穿着校服,书包放在一边,站在桥边。那是夜晚,没有人注意到她。片刻后,李木子真的跳下了河,像个失去翅膀的小鸟,飞快下坠。也许是良心,也许是本性,他跟着跳下,救起了她。

第二次见面,是在她家,她不停的偷看,还说,喜欢。自从知道她父亲是烈士后,更加心疼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后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这个特别的小姑娘,从让他心疼到爱情,一点点,让他无法自拔。

李木子说过,顾城,是他的英雄。她的英雄,终究是选择了为天下人而负了她。

七:李木子:你曾照亮我的世界

我们在中午到达顾城部队的驻地。值班的战士拦住了我们,问我们找谁。我说,顾城。战士让我们在值班室等候。林潇潇小声问我:“木子,你有没有觉得他很奇怪?”林潇潇指的是值班的那个战士。我摇摇头,并没有注意到。

这是我第一次来新疆,以前顾城总会以各种理由阻止我来看他。这里是很偏僻,我和林潇潇废了很大劲才找到。气候和饮食的不适应让我感觉不舒服,那么顾城,他又是怎么适应的呢?听说冬天会下很大的雪,夏天温度却高得惊人。

等了很久,值班的战士才回来,他略带歉意的说:“他执行任务去了,就要出发了,你在门口等等,可能会看到那辆车。”那一刻,我感觉到天昏地暗,幸好林潇潇扶住了我。

我们等到了那辆车。顾城就在车上。我知道他也看到了我,只是假装什么都没有。他身上的绿色迷彩服把他衬得很帅气,晒黑了不少,其他的都没有改变。三年前,我在站台送他上车。我问他,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他握着我的手,说,最多五年。他眼神坚毅,我从一开始就相信他不会骗我。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跟林潇潇说,走吧。我见到他了,他很好,那么我也只能这样了。是我说过的,我会支持他,追求他的梦。

几个月后我参加了林潇潇的婚礼,她身穿洁白婚纱,新郎温柔的给她带上了戒指。

听说接到新娘捧花的人都会幸福,在接到林潇潇特意向我抛来的捧花的那一刻,我轻轻的对着那束捧花说,再见了,我的英雄,你曾照亮了我整个世界。


上一页1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