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致命解剖课 > 详细内容

致命解剖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今天是月月第一次上解剖课。

课室中央放了一张小床,是那种带轮子的可以移动的床,床的边缘很旧了,还带着一些奇怪的液体痕迹遗留在边缘。上头盖了一块白布,已经有点略微发黄,看得出来用了很久。

“好了,同学们,现在每2人一个小组,围着坐下。”教授带着白色口罩,语音听起来并不那么清晰。

“哎,我和你一组吧。”一只手拍了拍月月的肩膀,她回头,看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她的眼睛很大,睫毛弯弯的,脸很白,皮肤很好,晶莹剔透,个头小小的可能还不够160,整个人看起来像洋娃娃一样好精致。

“你是?新同学吗?好像没有见过你。”

医学院一共100多人,月月当然不认识所有的人,只是难得遇到一个主动和自己说话的人,开场白罢了。

“我叫若微,你可以叫我小微。”说完,小微对她甜甜地笑了起来。

“我们一组吧,月月!”没等月月反应过来,小微便拉着她坐下,像是认识了好久的好盆友。

月月有些无所适从,她很少朋友,也没有被热情对待的经历,可能因为自己从小就很平凡吧,总是容易被忽略。此时此刻,她看着身边笑眯眯的可爱的小微,竟然不由得开心起来。

“好了,今天大家很幸运,今天解剖课的素材,是学校从特殊渠道找到的新鲜的尸体。非常贵,比平时的干尸要贵好几倍的价钱。”

话音一落,大家开始议论纷纷。

“特殊渠道?什么特殊渠道?”A说。

“该不会从殡仪馆拿的?还是偷的?”B说道

“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应该个头很小。你看。”

“月月,你猜里面的尸体是什么样子的?”耳边传来若微的声音。

“不知道,一会就能看到了。”月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身边的气温有些低,小微的手似乎变得更加苍白,抬头看她,眼神却还是那么有活力,只是多了些莫名的悲凉??

错觉吧。她拍拍她的手,企图想拉回心神。

“好了,”教授拿起解剖刀,“都坐下,大惊小怪的。一会儿解剖开始,每个小组可以轮流上来近距离看一下尸体的不同部位,包括一些内脏器官,你们需要记住的。”

教授交代完毕,他熟练地撩起白布的一角,然后两只手分别抓住两边,掀开了整张布子。

白布未落,月月看到了一具雪白较小的尸体,是个女孩子。看上去年龄与她相仿,尸体的脸不是骇人的白,相反,脸庞还带有一丝丝红晕,尸体是裸体的,没有穿任何衣服,表面也没有一点伤口,看上去就像一个睡着的活人。

“你们看,还很新鲜的尸体,可以看到她的一些脉络,还有皮肤纹路,都很清晰。”教授似乎是也很满意这具女尸,语气里面都是高兴和得意。

此时月月觉得他的笑容很碍眼。她嘴角不由得往下,开始幻想刀子在女尸身体上。却感觉不到一点兴奋和好奇,只有失落感。

“你看,”若微的手此时变得异常冰冷,她抬起月月的下巴。“多美的尸体,你看到她的血了么?哎呀,流下来了。我好想自己也用刀试试在她身上划的感觉”。小微的手一边说,一边在月月的脸上游离,冰冷的指尖透着些许寒意,让月月不由得心里发毛。

月月有些不舒服地看着解剖刀划过女尸。看着满床的鲜血,她开始变得有些呼吸困难,左右转头却发现所有人都看的出了神,大家一动不动地睁大双眼盯着中央的那张小床。

“月月,你还好吧?”若微拉拉月月的衣袖,似乎有些疑惑和不解。

“我,,”是幻觉么,总觉得身边的人都失了心神,“我没事。”

月月的心跳随着教授的刀起刀落加速起来,她逼自己认真地观察女尸。

正当月月感觉自己越来越在状态时候,教授停下来了。“好了,现在到你们了。”

“好的。”

所有人2组为一个单位,自觉排好了队。

月月以为是2人一组观察尸体和解剖部位,却不料,看到第一组的同学,一个躺在地上,一个开始拿起刀往对方身上划去!

“教授,我们做的对不对”,同学A一手拿着刀子,满手是血!

“很好,下一组。”教授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若微,你,呕.......你看到了么?“月月指着她的同学,忍不住被血腥味熏到呕吐起来。“这是在干什么!”

“月月,这是我们的解剖课啊。”若微没有一点惊慌,反而用最正常不过的语气和月月说话。

“这个,不是解剖!我要离开!”

月月起身想逃离这个可怕的课室,却发现所有的人都突然停下来看着她。仿佛看着妖怪。

“你看,是你不正常了,我们都在上课呢。”悠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犹如鬼魅。

“月月,乖,坐下来。一会就到我们了。”

月月的身体随着说话人的声音,不由自主地移动,她的眼神开始涣散,迷离,最后拼着意识和求生欲,她喊出一句话“那为什么不是我给你解剖?”

若微拿起解剖刀,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月月。“我不是已经被你们的教授解剖过了么?好看么?哈哈哈”

这时候,她原本白皙的手腕上显露出一条血痕,赫然和刚刚见到的女尸体手上的一模一样!

“为什么是我?”月月自问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若微笑的更加甜了,她眯了眯自己的双眼。“因为,这间课室里面,只有你能看见我阿,我要你和我一样,我要你,,下来陪我。”

月月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你很快就会解脱了。我会帮你的。”

手起刀落,此时若微的笑容是那么地甜美而致命。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课。”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