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张道人的道 > 详细内容

张道人的道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我有一个同行,就是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这种同行.

其实严格意义上,我们不是同行,道家和咒门,差别还是很大的,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分不清楚,对他们来说,我们都是解决一些不合理的事的人.

我这个同行姓张,名道人,不知道的人都以为张道人是个称呼,其实就是他的名字,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悟道20年,喝了酒,他就是道家第一人.当然,这个道家第一人也有过在破三幽夺魂术的时候,被人背后捅一刀的羞耻经历.

每次我调侃他的说,你这个道家第一人名号太响,小心马家找上门.

“找上门,他们也得认我这个道家第一人!”每次他都是眉头一扬,不屑地说:“再怎么排,都不敢和张家争第一.”

其实这位张道人,我认识也有20年,当年,还真风光了一次,足够让他吹一辈子的风光.

不多不少,20年前,18岁,清明,为什么我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清明是我生日,所以,我从来没过过生日.

那一夜,我还坐在月下河边的大青石上炼咒:

“文曲康贞,武曲破军,天泉,愈!”我左手祭起手诀,念动咒怨,河中的水里,泛起点点柔和的蓝光,像萤火虫一般,星星点点的向我左手指尖云绕,我右手再次祭起手诀,与左手相触,点点蓝光通过我左手指尖,云绕我右手指尖.我移开右手,指向身边一支枯叶,蓝光通过我的右手,不断的在这枯叶上云绕.渐渐的,枯叶长出了新芽,然后是绿叶,接着出了一颗花蕾,花蕾欲开未开,点点蓝光渐弱,但最终,花蕾还是未开.

我收起手诀,轻叹一声,还是未能枯枝重生。

咒术好学吗?好学,因为咒语大部分不长,愈咒就那么短短11个字,或者说就3个字,不管是掌门,还是门人,都是那么一句,修为就在于炼咒,通过一次次的重复修炼加强效果。而我刚刚炼的愈咒,必须到枯枝重生,花开3朵,才可以进入第二层,很明显,我失败了,一朵都没开,但是比起一年前,绿叶都成不了,还是有进步.

虽然我也知道炼咒不可急于求成,尤其基于月光做基础的咒术更加不能急于求成,但是修炼了一年多的入门级愈咒,连第一层都没过,枯枝重生,花开3朵,现在连1朵都开不了,多半还是有点懊恼.

“哈哈哈哈,你这个可以去玩变魔术”一个笑声传过来:“你们玩咒术的,那天混不到饭吃,可以去变魔术至少饿不死.”

我寻声看去,一个年龄身材和我差不多少年道人,穿着道袍,弯着肚子在笑的人:“笑死我了,还文曲康贞,武曲破军,太,太次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沉得住气的人,哪怕那时候我才18岁,但时作为第八代长师兄,我一向算是冷静。但是他一句话,我瞬间被激怒,因为他这不是取笑我一个人,甚至不是取笑咒术门,而且取笑咒术所尊的力量来源“文曲康贞,武曲破军”.

我二话不说,右手祭起手诀“文曲康贞,武曲破军,天泉,矢!这次,水中瞬间一道蓝光聚与我右手指尖。我指向那少年道人,蓝光如箭矢般向他右肩射去,我没有瞄准他喉咙,只是射像他右肩,我无意取他性命,但是要他受到惩罚.

他阿了一下,两指并拢,往胸前一挥,接着就是一道弧形火光,把我射出的冰箭打掉,冰箭的蓝光瞬间消逝,但是弧形火光还在他胸前凌空燃烧。他化指为爪,伸入胸前的火光,火光也瞬间在他抓中聚合,亮度大增,他再化爪为掌,向我挥来,一道火球从他掌中向我射出。

我本可以躲开,但是心中不忿,硬用双手聚起罡气档下,火球被罡气档下在我胸前炸开,我虽然没受伤,但是也是输人一筹.

“好你这小子,还好我预先祭起真火符,你这是要人命啊”他叫喊着对我说:“怪不得说你们咒门的人都小气,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还好是我这个正宗张道人,别人就栽这里了”

从此,我就知道这个人,叫张道人.

“文曲康贞,武曲----”我再起祭起手诀.

“得得得,你厉害,我不打架,要打以后打,都什么时候了,你知道吗?”他急急忙忙打断我。

他说完跑过来,拉着我说:“你师父叫我来找你,你师父和我师父还有各种各样的师父,在和将家的一个战尸打得不分你我。”

“听懂了吗?”他再次问我。

我那时候后估计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然后我和他说,你意思是:“这次议事,将家战尸失控,各路高手在联手对抗战尸?”

“对头,你师父怕你出事,让我来叫你快逃命,走。”他和我说:“你逃命去吧,我回去帮我师父,对抗战尸”

后来我才知道,我师父和他说,通知我徒罗森,天命咒,到了他这里,变成“逃命,走”

但是当时的我,一下相信了,因为当时,师父带我来此地议事,曾经表示过,这次恐怕要动武,本次议事目的,是将家新秀,将不明,寻得一铁尸,但未能操控,但将家家规,将不明已经出师,将家内部不便干涉起炼尸事,哪怕是他力有不逮。但将不明有次与人切磋,起尸助阵,却控尸不稳,虽非本意,但却杀了同盟之人。

所以就有了这次议事,大家希望将不明毁去铁尸,也算是给受伤的人一个交代,也不伤同盟和气.如果将不明不答应,大家就联手毁尸。将家老爷已经暗示,将不明只要只伤不残,他也不过问.但是按被杀之人临死是说,铁尸失控的确不是将不明本意,将不明最后用了伏尸令,按理说铁尸会马上倒下,但是铁尸倒下到他似乎看到银光一闪,然后铁尸向他飞来,重重打到他身上,之后他就昏迷了。如果这个说法正确,这个铁尸似乎有升级银尸可能,那个将不明是不是愿意毁去这个铁尸,就难说了.

我当时还问了句:“为什么?”

“因为如果变成了银尸,将不明可以说,就是联盟里他这一代的第一人,将不明是好名之人,不一定愿意毁去这个很可能变为银尸的铁尸”

“但是他控制不住,不怕吗?”我再次问师傅.

“他不怕,将家炼尸,就是失控,也是不会伤主人的”师父说:“而且银尸千年一遇,就是现在将家,也最多3具,如果他这一铁尸最终变为银尸,他在将家地位也会大大提高.”

由于我级别不够,所以议事,我无法参加,师父就吩咐我在附近等候,我在修炼愈咒之时,就莫名其妙被打断,和这张道人过了一招。然后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完全相信他是帮师父来叫我快逃的.

我不是遇到危险就逃的人,我听了反而马上向师父议事的地方跑去,他又一把拉着我:“你不要命了”

“师父有危险,我不会独自逃离的”曾经年少的我,也有着一腔热血.

“你那点道行,你了也是送死”张道人不屑的说,但是:“勇气可嘉,我们一起杀回去”

“好,对了,那铁尸真的变银尸了?”

“什么,还吟诗作对,都什么时候了”

“不是啊,我说将不明那铁尸,变银尸了吗?”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吟诗,还是淫尸?淫不淫还真不知道,尸就是尸”张道人一面迷惑的看着我:“你对淫尸有意思?”

“你不知道将家战尸的等级吗?”

“不知道,淫尸还要登记?排队不?怎么淫?”

“滚------”我气的大叫一声.

我们赶到了议事点,才发现情况真的不乐观,铁尸虽然没有完全变为银尸,但是尸身已经隐约泛出银光,除了铁尸主人将不明没有受伤,白家的人已经倒下,胸口5个窟窿直冒血,我师父盘腿坐他身边,念着咒语,手上泛着绿光捂在白家的人胸口为他疗伤,古家的人扶着长刀半跪在地上,看了一时半会站不起来,将不明双手合十,夹着个黑木令牌,脸色发白,嘴角也渗出了血,看得出他在全力发起伏尸令。

但是他的战尸正着和张道人的师父打在一起,一点都没有倒下的意思,而且看得出张道人的师父也已经渐露败痕迹.

看到我们到来,我师父和张道人师父几乎同时叫起

“不能出手,马上离开。”

我楞了一下,不明白师父什么意思。

“他娘的这什么破尸,”张道人可没管他师父说什么,起手一挥,5到符飞向战尸,崩崩崩崩崩五声,战尸身上火光炸了5下,战尸停了下,转头看向张道人.这一看,不是看向我,但是我也心头一愣,我们都不由退后一步.

张道人的师父借机一脚踢去,战尸也后退几步,但是似乎没受伤。起身一跳,扑向张道人的师父,张道人的师父的桃木剑一档,竟然硬生生截断了。战尸接着举起手,伸开五指,向张道人的师父胸口插去.

张道人的师父似乎也没想到桃木剑会截断,一下没有挡住.

“文曲康贞,武曲破军,天泉,御!”我念动咒语,张道人的师父身前时间蓝光一闪,接着一阵破冰的声音,蓝光再一闪。战尸的五指似乎被一道无形的冰墙档了一下,但是马上又击破了冰墙.不过至少档了战尸一下,张道人的师父往后一滚,暂时脱离了危险.

此时战尸转头看向我,我此时觉得眉心一疼,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刚刚到的时候,我师父和张道人师父几乎同时叫起“不能出手,马上离开。”原来一旦伤了此战尸,马上被下印记,永生为敌.和这一个不用吃饭不用睡觉的战尸永生为敌,所有人都不愿意的.

我师父看了微微一叹,张道人的师父看了我们一眼,好像下定决心,再次扑向战尸,有种抱有拼死一战的感觉。

“他娘的”身边的张道人叫了起来:“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三十三,天外天,九转重阳,焚天道火-----师父,后面两句是什么?”

我听到张道人念到三十三,天外天,知道他要发动一个很高级的道术,但是再听到他大叫师父,后面两句是什么的时候,按现在话说,三观尽毁。而且在此后20年里,不管正道邪道,我还没遇到一个人咒语念到一半忘记的,当然,除了这个张道人.

“灭魔捍道,三清宁世,”张道人的师父喊出:“你发动不了这个道术的”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三十三,天外天,九转重阳,焚天道火,灭魔捍道,三清宁世,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此后,便出现了张道人可以吹了一生的道家第一人的事情,在他咒语念好以后,时间似乎停止了,所有人的动作都好像凝结在空中,周围似乎成为一个被白光笼罩的空间,一个没有时间,静止的空间.

张道人身后,白光更裂,隐约看到好像一老者,拂尘一挥,战尸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接着,白光消去,时间又开始流动,所有人呆呆看着张道人------

而这次是张道人一面懵逼的喃喃说:“咒语------错了?”

以下是我和师父的对话

“师父,张道人发动的是什么咒术,瞬间灭了战尸?”

“他,发动的是九转道火术,道火术中最高级别的道术,但是还是比三昧真火低一级的,理论上可以重创铁尸,对银尸也是伤害不小,只是------”

“但是师父,张道人不是重创铁尸,而且瞬间消灭”

“是的,但是我说不清楚,如果要我说,我只能说,当时,某位不可能请到的道家圣人,借张道人手,发了九转道火术,那位道家圣人的手所发九转道火术,别说银尸,恐怕将臣再世,也可能灰飞烟灭.”

“师父,那位道家圣人------”

“不可能的,或许,那位道家圣人是路过,或许------不可能”

以下是我和妻子的对话

“张道人的道术到底有多强?”我说

“纯正张家血脉,纯阳八字,纯阳血气,纯阳精气,三纯同体,25年修为,你说有多强?”我妻子回答

“破个三幽夺魂术都受伤的,真有那么强?”

“常常念个咒语念到一半忘记的,你说能有多强?”我妻子回答

“这叫什么?”

“神一样的属性,屎一样的操作”在我这里打工的小英突然冒了一句.

对了,我叫罗森,一个被白咒门逐出师门的可怜虫.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