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收尸人之临死之前 > 详细内容

收尸人之临死之前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我,是一名医院的护工。说护工是好听的,其实吧,我就是专门负责推尸体的人。但是我又不是只负责推送尸体,我还负责看候将死之人。

比如说,某某病房中的病人快要不行了,这时候就该我出面了,我就会来到那间病房内,静静的看着病人呼出最后一口气,静静的离世,然后将他抬到推车之上,送到死人该去的地方——停尸房。

当然,能被我送到停尸房的人并不多。大部分病人死的时候都有家人陪在身边,死后的尸体也会被家人带走,这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要负责的,都是一些家人不在身边,或是意外出事而死的人,这样的人死去之后,才会被我送到停尸房。

这份工作我干了好几年了,其中也遇到过一些比较诡异恐怖的事。在我刚刚干这份工作的时候,那会儿我还比较年轻,心里也很不成熟,看到一个人就在我的面前慢慢死掉,然后再被我送到停尸房,这种心理上的压力,不是正常人能体会的。

我记得有一次夜里,我被通知要去等候一位快要断气的病人。接到通知后,我的心里还没什么。但是当我走进那间病房的时候,我就开始有些紧张了。

那位病人是一位老人,儿女都没在身边,发病的时候是被看守他的保姆送来的,而现在的那位保姆正站在老人的旁边,看着这位躺在床上快要离世的老人。

我看着床上的老人,他很瘦,脸上的颧骨高高耸起,已经没有了上牙的牙床高高突起着,而下牙床则深深的下陷着。

此时这位老人的嘴上还带着氧气罩,但就算这样,他的呼吸依旧坚难。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眉头紧紧的锁到一块,脸上也表现的很痛苦,此时我好像能感觉到他的感受,这感觉就像是窒息。

这位老人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刀刻的一样,尤其是他额头上的皱纹,更显的沉深,清晰。应该是听到了我走路的声音,这位老人的双眼慢慢的睁开了。

看到老人的双眼,我的心里就是一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睛啊!混浊的,绝望的,伤心的,难过的,愤怒的,还夹杂着点点的不甘心,这种含有大量负面情绪的眼睛,带给我很大的冲击。

老人睁开双眼后,他又艰难地抬起了一只手,将带在他嘴上的氧气罩颤抖的摘了下来。然后他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上面,嘴里也不清不楚的说着些什么。老人所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清,也听不懂。这时老人身旁的保姆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转头看了看保姆,是个年纪快六十的女人。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我也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问道:“你知道?”

保姆点了点头说:“我在他身边快一年了,他一直都是这样,一开始我也不懂,可是渐渐的,我就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了。”

“哦?那他在说什么?”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保姆盯着躺在床上的老人,声音有些飘忽的说道:“他现在是在跟他的父母对话!”

听到这话,我后背一麻,同时心里想着:“跟他的父母对话?难道,他的父母此时也在这里?”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问道:“他都说什么了”

保姆的双眼还是盯着床上的老人,嘴里却对我说道:“他说,不要这么快来接我,我还有话没交待完,我还在等人,他们还没来呢,我不想就这样跟你们走,爸妈,求你们再等等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保姆的翻译后,我的鼻子居然酸了一下。

是啊,这么一位老人,到现在还不肯离去,他一定是在等他的儿女们呢,他想最后再看看他在这世上的牵挂。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他的儿女却一直都没来看过他,就算现在老人快不行了,他的儿女也没来过!

正当我感慨的时候,我身旁的保姆又开口说道:“他们不来看我,他们不会来看我了,爸妈,他们为什么不来看看我?我不甘心啊,好啊,他们不来看我,那我就去看他们去,去看看他们究竟在忙些什么,就算是我快死了,他们都抽不开身?我这就去看看他们,这就去……”

听着这段话,我的双眼也盯着床上的老人看着,只见此时的老人一脸的怒气,额头上的皱纹也更显狰狞。接着,他的脸突然没有征兆的转向了我的方向,然后这位老人抬起了他的一只手指向我大声叫着什么,我赶紧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保姆。

保姆此时也将她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转向了我,然后她对我说道:“他叫你走,快走,不要在这里,他不会跟你走的,他还要去找他的儿女,让你先不要在这里等了!”

“什么?他叫我走?”我吃惊的问道。保姆冲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看你还是先离开一下吧,给他一点时间!”

听到保姆的话我更加不懂了,难道这老人知道我是干什么的?看着在床上不断吼叫的老人,我无奈的退出了房门,走到了一旁。

我站在门外的走廊上等了一会儿,这时一位医生路过我的身旁,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我问道:“你怎么站在这?这病房的病人怎么样了?”

那时候我刚来,看到医生如此问我,我的心里也很紧张,生怕自己做错了事被骂,我赶忙把刚才的事对这位医生说了一遍。

那医生听完我的叙述后,他摇了摇头对我说:“这应该是回光返照,这位老人快走了!”

果然,他刚说完这句话,那名保姆就走了出来,出来后她对我说道:“麻烦你,将老人送走吧!”

这时的我还没反应过来,看刚才那老人愤怒的样子,不像这么快就死掉的人呐?

想归想,我还是疑惑的走进了病房内。当我再次看到病床上的老人时,只见他额头上的皱纹已经完全的舒展开了,但是脸上的表情并不安详。

这时那名医生也走了进来,他扭头看了看一旁桌子上的各种探测生命迹像的仪器,又用手摸了摸老人脖子上的大动脉,这才转头对我摆了摆手,意思是这老人已经走了,把他送进停尸房吧。

看到医生的手式,我赶忙上前去抬老人的尸体。看着这个瘦的只剩下皮和骨头的老人,我把手伸到了老人的身体下面,用力一抬,结果很令我吃惊,我居然没抬动,这怎么可能?这老人看样子也就几十斤的分量了,我怎么可能抬不动?

想到这,我又用力的抬了抬老人的尸体。可结果还是跟刚才一样,这老人的尸体就躺在床上,纹丝没动。

这下我可有点慌了,我站起身看了看身旁的医生,意思是让他过来帮帮忙。那医生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走到了病床的另一头,也把手伸到了老人的身体下面。

这样一来,我和那医生就站在了老人尸体的两边,两个大男人,怎么着也能把他抬起来了吧?

可是当我和那医生用力抬的时候才发现,就算是我们两个男人,也根本抬不动老人尸体的分毫!

就这样,我和那医生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最后我们俩都累了,也就放弃了继续抬动老人了。

可是这人已经死了,不能一直停在病房里啊。在我和医生商量了一番之后,医生决定连床带人一起推走。反正是不能把死人留在病房里的。还好这病床是那种可流动式的,下面都有轮子,只要把这床推到停尸间去,那就算完事了。

想到这,我和那名医生开始把床下面的四个轮子的固定卡打开,然后由我推走。固定卡都打开后,我马上抓着床尾的护栏处,就要往外推。

可是当我用力推动床的时候,奇怪的事又出现了,没错,跟抬动尸体时一样,这床根本就推不动。

医生见我费了半天劲,这床也没动,他也急了,上来把我推到一边,他亲自来推这张病床。可是结果还是跟我一样,他也推不动这张病床。

这时站在一旁的那外保姆说话了:“他的心事未了,是不会走的,你们别白费力气了!”

“那怎么办?”我站在一边,喘着粗气问道。

那保姆说:“我想,等到他的亲人来了之后,应该就没事了。”

这时那名医生说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如果他的亲人一辈子不来,那他就在这病房里一辈子不走了?”

保姆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现在你们是推不走他的。”

听到这话,我和那名医生对望了一眼,最后只能接受这诡异的事实了。

那医生在这病房里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他看了看表冲我说道:“今晚你在这里看着,我先回值班室了,有事就去那里找我吧!”

我能怎么样?我只能点头表示同意了。这时那名保姆也对我说道:“太晚了,这里有你看着,我也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还没等我说话,她也转身走了。

说实话,虽然我是专门跟尸体打交道的,但是以过这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后,让我跟这么一具尸体共处一室,我还是很畏惧的。但是没办法,谁让我是干这行的呢?别人都可以怕,只有我不能怕。

送走了医生和保姆,我回到了这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我心里也很别扭。还好,这里有两张床,对付一晚到不是问题,问题是,我能睡的着吗?

这老人的床是在靠近门的方向的,而另一张床则是在里面靠近窗子的,其实我很想跟这老人换一下床位,我睡在门口,就算有什么事,我爬起来就能跑啊,但是他能跟我换吗?

不想这些没用的了,现在差不多快半夜12点了。刚才抬了半天的尸体,又推了半天的床,我是真累了。

反正任务已经安排好了,不接受也不行,除非我不想在这里干了,那我倒是可以马上起身走人,但我不干这行,还能去干什么呢?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些无聊的问题!

有些时候,越无聊的问题,越是能让人快速的入睡。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如果我还醒着,我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可是我现在已经睡着了,而且睡的很沉,所以糟糕不糟糕的,也想不到了!

我记得那时候是夏天的六七月份,正是非常闷热的时候。本来我应该被热的睡不着才对。可是那晚的病房里,却非常的阴凉。在睡梦中的我还以为是窗子开着的缘故。

迷迷糊糊中,我睁眼看了一下,发现我面前的门是开着的,“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么凉快,原来这风是从门那里刮进来的!”我心里想着。

接着我便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准备舒服的再继续睡。可是我刚把眼睛闭,猛的,我又把眼睛睁开了。

“不对啊,我的面前怎么会是门?我睡的地方不是里面的床吗?是靠着窗户的那张床才对啊!还有,这靠近门的床,应该,是那个死去的老人睡的床啊!”

轰的一声,我的大脑一阵嗡鸣。现在的我是侧躺着的,我的脸是朝着门的方向的。如果我没做梦的话,那我现在是睡在死人的床上了?那个死去的老人呢?他不会是在我的身后吧?

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刷的一下,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感觉到那很舒服的凉气,并不是来自门口,而是发自我的身后。

我现在身后就好像有一块寒冰一样,那种阴冷的,冰凉的感觉,正透过皮肤刺进我的身体之中。

虽说我现在感觉很冷,但我的额头却还一个劲的往外渗着汗水。当然,这不是热的,而是吓的!

“我是怎么跑到这张床上的?是我自己来的?还是,被别人抬过来的?”

我越想越害怕,如果真是我自己走过来的,那我还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被别人抬过来的,那不是太吓人了吗?谁会跟我开这种玩笑?医院里不可能有人会这样对我,那么可能就只有一个。

就是那个已经死去的老头把我抬过来的了!

身后的凉意还在穿刺着我的身体,我的思维也越来越清晰。

“现在该怎么办?下床跑吧,对,赶紧跑!”

我想到这里,身体借势就要往床下滚,可是我的身体刚刚动了一下,一只僵硬冰冷的手臂从我的身后搂了过来,一下就将我死死的抱住了。

“我的天,我被那死老头抱住了!”我惊骇的想着,同时我的身体也在拼命地挣扎着,但是没用,我的力气没有这条手臂的大。不论我怎么用力挣扎,都挣不脱这条手臂。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就这么被乖乖的禁锢住,我的双手更加的用力。

“你想去哪?”一个苍老的,语气有些愤怒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我一瞬间停止了动作,呆呆的愣住了。

“你不是想跟我换个床吗?我这不是让你过来了吗?你还不满意?我都死了,你们也不来看我一眼,啊?我真是白养活你们这群畜牲了……”

听着我身后的骂声,我心里明白了。这老头是把我当成他的子女了,可是我这也太冤了,凭什么你儿女不来看你,你就拿我出气啊?想到这里,我终于大喊出声:“老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孩子,我是这里的护工啊,你看清楚一点啊!”

“我白养活你们了,死了你们也不来看我一眼,真是白养活你们了……”

老人的声音依旧从我的身后传来。看来我的解释是一点用也没有。这也就算了,但是这老头现在可能是真生气了,我只感觉他的那条手臂的力量越来越大,我都感觉我脖子要被勒断了。

那时候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面部表情,但我自己也能想像到,我肯定是脸色通红,而且快要接近紫色了。双眼也肯定外突了,因为我感觉到我的眼睛一片模糊,而且还在向外用力的挤压着,就好像这双眼睛快要破眶而出了一样。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的死法会是被一个死去的老人勒死。正当我觉得马上就要死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门前传来了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爸,爸我们来晚了,您别生气,我们知错了!”

接着我就感觉那条死命搂着我的手臂突然消失了,而我也终于有了得已喘息的机会!

呼吸恢复了正常,我的全身也终于能动了,双眼也能睁开了,耳朵也听的清楚了。

此时的病房里早已是一片哭声,我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时我发现,我还是在那里面的床上躺着,而我的对面那张床上,老人正躺在上面,姿势跟刚死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起身走下了床,来到了老人病床的面前。现在他的床前正跪着三个人,两男一女,都在地上痛哭流涕。如果我是刚看到这种情况的话,我一定会认为这三个子女对老人真是孝敬,可是经过保姆的翻译和我的亲身经历后,我就不会那么想了。

也不知这三个人跪在地上哭了多久,值班的那名医生也过来了。他掺起了这三个人,然后跟他们说:“这老人早在几个小时前就走了,走之前还在等你们呢,你们怎么才来?”之后便走了出去。

看到医生走了,我来到了那三人的面前说:“几位,先别伤心了,你们是不是先把老人的尸体安排一下?如果你们暂时没地方放的话,可以先存在医院的停尸房里!”

三人听到我这么一说,互相看了看,然后其中的一个男人对我说道:“嗯,我们来的匆忙,还没做好准备,这样,先存放到医院的停尸房吧,等我们做好了安排,再来把老人接走!”

我点了点头说:“行,不过这样,你们得先跟老人商量一下,不然,我可请不走他。”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后悔了。我真怕这三个人会把我当成精神病举报了。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三个人听到我的话后,都一起的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就都跑到老人的尸体前去商量去了。这一幕我还真没想到,这几个人真是好说话啊!

我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看了眼时候,已经是后半夜3点了。这时那三个人也走了出来,他们对我说:“行了,把老人送到停尸房吧。”

听到这话,我便把推尸体的小车推进了病房,当我再次来到老人面前的时候,我发现,老人此时的面容又不一样了。

我清楚的记着,老人刚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并不安详,而且还带着愤怒。可是现在我看到,老人的表情十分的安详,而且嘴角好像还带着微笑。

我的心中虽然奇怪,但也不能总在那傻站着,我赶忙伸手托住了老人的身体,然后一用力,非常轻松的,就将老人的身体给抬了起来。

在去往停尸房的路上,我的身边跟着老人的两个儿子。我当时无意中问道:“你们怎么才来?你家老爷子好像都生气了!”

哪知这二人听到我这句话,身体都不由的打了个寒战。然后还没等我发问,老人的大儿子就对我说了这样一件事!

他说,他昨晚本来是跟客户出去吃饭了,手机关机了。并不知道老人进医院的事。后来他吃过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加上喝了不少的酒,到家他就睡下了。可是他正睡的沉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拽他的被子。

一开始他也没在意,被子被拽下去了,他就伸手把被子又拉上来了。可是他把被子拉上来后,就又被拽下去了。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他也就醒了。

醒了后他亲眼看到,自己的被子正慢慢的向一滑动着,他的双眼顺着被子滑动的方向看去,却看到有一个黑影正站在他的脚边,正用手拽他的被呢!

这一下他也睡不着了,马上坐了起来,正准备去开灯的时候,只见那黑影唰的一下,就贴到了他的面前。

然后那黑影就说了一句话:“不孝啊,你们不来看我,我就来找你们!”

就这一句话,算是把他给惊到了,黑暗中,他就那样愣愣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黑影,直到那黑影渐渐的后退,消失不见为止!

看到黑影消失了,他赶忙把灯打开,然后拿过了手机,开了机才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而这些电话号码都是同一个人打的,就是负责看护他父亲的那个保姆打过来的。

他通过电话知道了老人已经走了的事实,之后他又给他的弟弟妹妹也打了电话,在电话里,他了解到,他的弟弟妹妹也遇到了老人找他们的事情,三人就马上赶来了这里。

听完了老人大儿子的叙述,我心里冷笑了一声:“哼,要是我是你们的亲爹的话,我就不会只吓吓你们了事,我非把你们个个都掐死不可!正所谓百善孝为先,父母身体有恙,本就该衣不解带,侍奉塌前,这几个人可到好,老爹都翘了辫子了,他们还不知道呢!”

好了,以上的就是我在医院里经历的灵异事件之一,在之后的工作中,我还经历了很多诡异恐怖的事,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把这些事都记录下来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