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鬼丈夫之至死不渝的爱 > 详细内容

鬼丈夫之至死不渝的爱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fldyy.cn 收集整理

急诊室里手术台上一个面容苍白如纸的男人扯住周毅的手,喊道:“医生,我……不想……死……”

周毅伸手试探了一下已经没有呼吸了,急诊室的灯暗了,周毅推开了门摘下口罩,看到一位泣不成声的女人坐在椅子上,“你是林胡的家属?”

女人抽泣的抹了一把泪站了起来,“我是他的老婆,他怎么样了?医生……你快告诉我!”

周毅伸手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安抚着,“你丈夫,因为哮喘突发送来的不及时……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请你做好思想准备!”

女人瘫坐在地上,用手捶打着地面,“林胡……我们不是说好,要白头到老?……你怎么舍得留下我一个人。”

死亡只是一霎那的时间,然而让周毅觉得要更加珍惜自己身边每一个人,因为不知道下一秒谁又会松开你的手。

下了班,周毅到了车场里取车,刚走到门口,周毅看到之前那个刚过世林胡的老婆正依偎在另一个陌生面孔的男人怀里。

这让周毅大吃了一惊,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果不其然。

女人嘴脸上扬的弧度显而易见她有多高兴,“林胡死了,按你的办法我把他的药藏了起来……反正早死晚死都一样。”

男人宠溺的摸了摸女人的头发,说道:“太好了,现在……他的钱都是我们的了,宝贝你真棒!”

周毅手里的手机正记录着他们的对话,一个天大的秘密,蓄意谋杀!

周毅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要把这个证据交给警方?

接下来的7天里周毅一直都在犹豫不决。

周毅走在回办公的走廊里,一个身着黑色T恤,牛仔裤,一头干净流利头发的男人站在窗口,周毅感觉这一身衣服在那见过,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傍晚时分,周毅走出办公室,那个男人依旧现在窗前,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就像被定格了一样。

周毅的心还是疑惑起来了,伸手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膀,“先生,你是在等人?”

男人没有回头,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还是那样的站在那里,周毅感觉到手心传来冰冷的触感,下意识的抽回了手加快脚步离开。

“医生……我不想死!”那熟悉的话语,周毅回过头,那个背对着他的男人慢慢的转过身

周毅面容失色,瞳孔放大,头皮发麻,那张脸……正是几天前死去的那个林胡!

“鬼……鬼!”

周毅拔腿就跑,电梯还停在20楼,没有时间考虑直接冲下楼梯,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护士。

护士看到周毅冷汗直流嘴唇发白:“周医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没事!”周毅没有多说什么,不想闹的人心惶惶

周毅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医院门口的椅子上松了一口气,为什么林胡会找上我?

周毅看向5楼的窗户,心脏扑通扑通,小鹿乱撞,林胡还在那看着自己。

周毅没办法冷静的思考,边走边拿起手里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妈,你听我说……”周毅擦着额头的汗。

周妈妈叹了一口气:“我的儿子啊,你就不能让你老娘我……痛痛快快的旅游一次?我这才刚到海南……屁股都还没坐热!你就一堆事!”

“妈啊,你儿子我撞鬼了,你就这么一个儿子!我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周毅汗颜。

“行,你妈我现在就搭飞机回去!今晚12点前,你抱着一只公鸡放在床上!桌子上在放一碗鸡血,放个人偶在写上你的名字……你就躲在衣柜里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来……记住你妈我说的话。”

周毅魂不守舍的回到家里,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午美,周毅的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才刚结婚不到一个月。

时间就像流水,周毅的心就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沉,周妈妈一秒钟不出现就感觉离死亡越来越近。

一切都准备好了,周毅躲在衣柜里,闷热的感觉,呼吸变不通常。

墙上的钟每走一步都撞击着周毅的心,午美透过缝隙轻易看到房间里的窗户前出现人影,刚要尖叫起来就被周毅捂住了嘴巴。

周毅知道那个叫林胡的男鬼出现了,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林胡空灵的声音响着:“医生……医生!”

周毅感觉毛孔悚然,都快吓哭了,床上的那只公鸡一直叫,乱跳着打翻了鸡血,那个写着周毅名字的人偶弹了起来,林胡被吓的本就苍白的脸现在和墙壁一样了,下一秒穿墙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门外传过来敲门的声音。

“小毅,妈回来了!你没事吧?”

“妈,我是你儿子,你怎么一定都不担心!”周毅都快给跪了,瘫软在沙发上。

“我已经算过了,我儿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周妈妈不急不慢的坐了下来

“今晚你就放心的睡觉,一切都妈在,别怕!”周妈妈摸了摸周毅脸。

这一天晚上,周妈妈关着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合眼,桌子上点着油灯,忽闪忽闪的燃烧着。

一阵阴风从窗口飘了进来,周妈妈瞄了一眼,从伸手掏出了八卦盘,锁定位置,拿起灯油泼了过去,男鬼面目扭曲的现身了。

周妈妈刚要动手,男鬼跪了下来,“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找周医生救救我老婆……求求你了!”

周毅从房间里有了出来,看到脖子到胳膊已经灼伤的林胡,“你到底想怎么样?”

“医生,说话帮帮我,你跟我回我家一趟,如果你怕,带上你妈也可以……求你救救我老婆,他要自杀!”男鬼哀求着。

“你老婆怎么可能自杀?”周毅皱着眉头。

“我没有骗你,我死没多久,我老婆就和情人跑了,那个男人骗了我老婆卷了钱跑了……我老婆想不开要自杀,我没办法靠近她,求你帮帮我!”林胡不停的磕头着,一下又一下。

周妈妈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老娘信你一次,你要是敢骗我,我就让你投不了胎。”

跟着林胡到了他家,敲门没有人应,周妈妈推开周毅:“别敲了。”

周妈妈直接伸腿就把门给踹开了,走到客厅看到卧室里正要割腕的那个女人。

周毅夺过她手里的刀,女人吓的不敢啃声,她看到了凭空出现的林胡,疯了一般的挥舞手大叫:“鬼!鬼!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胡蹲在女人的面前,那张憔悴的脸林胡想要伸手抚摸她却碰不到。

“杨玉,不要做傻事,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不会怪你,钱没了没有关系。我总是想着上班没有好好的陪你,在抽屉里面我放了一张城郊别墅的收购单子,只要你签了字,房子就是你的了,我是打算等你过生日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杨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泪顺着眼眶留下来,后悔莫及,杨玉伸手打着自己的脸,一巴掌又一巴掌,喊道:“我不是人,我不是人……老公,对不起!该死的人应该是我。”

林胡脸上带着笑容:“傻瓜,这一生只要你快能就是我最大的满足!抽屉里还有一份离婚协议书,把那个签了你就自由了,我知道哮喘也不能熬多久……”

杨玉想要抱住林胡,却扑空了,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那痛苦而绝望的表情。

林胡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周毅,“谢谢你,周医生,我真的不想死……但是请为我超度吧!”

周妈妈咬破手指将血掉在林胡的额头上,围着他装了一圈嘴里念咒:“一路走好!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我爱你!”林胡看着杨玉,面带着微笑消失了。

周毅拿出了手机,将那天的录像给杨玉,杨玉跪在了地上痛哭。几天之后,警方在杨玉的协助配合下成功的抓住了那个卷着钱跑路的情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